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第三十三章 迷雾(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三十三章 迷雾

    一般反派问这种问题就是想要使用离间计了,我已经做好准备,如果葛潇潇说是莉莉周警官或者穆老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相信她。

    葛潇潇咯咯笑了起来,盯着我心口的位置道:“杀我的,就是你的心上人。”

    我的心上人?顿时我脸上有着大写的懵,总不可能是我那死去的前男友吧。追问下去,葛潇潇却装作高深莫测的模样闭口不言。

    瞥了她一眼,我决定还是让她在椅子上睡一晚上比较好。刚往外走两步,那缠绕着的妖风停住了,窗帘前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子,正是那个女鬼。

    她的脸似是被什么给揍了一顿,青青紫紫地有些瘆人。女鬼让我把葛潇潇给放了,我干笑一声没有理会。

    让我遭受两日牢狱的不正是这个女鬼,她现在还来要求我放人?真是痴心妄想。

    女鬼看到我自顾自地要走,立刻急了,冲过来想要自己解开葛潇潇的手铐。可是才刚刚触碰到手铐,女鬼立刻惨叫一声摔在地上。

    “你给我回来。”葛潇潇对我大叫。

    我本来不想理会她们,可是脚步却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女鬼还在地上打滚,看起来十分痛苦。

    葛潇潇说,只要我解开她的手铐,就告诉我是谁杀了她。一方面我很好奇我的心上人是谁,另一方面我又质疑葛潇潇会不会说实话。

    犹豫之间,女鬼突然从地上爬起来,长长的手指一把掐在我的脖子上。顿时像是落水人一般,头脑涨得难受。

    “放了她。”女鬼阴冷地说着。

    我用尽全身力气说了声好,却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还是葛潇潇看到了我的嘴型,让女鬼快点把我给放了。

    喘着粗气,我活了小二十年,还是第一次这么直面死亡。恨恨瞪了女鬼一眼,我慢腾腾地走到葛潇潇面前,做出要解手铐的模样。

    感受到女鬼冰冷的气息就在我身后,猛地一回手,将解下的一个手铐砸在女鬼身上。顿时女鬼的肚子上破开一个大洞,洞里面弥漫着浓浓的红色气体。

    “你暗算我!”女鬼厉喝,却已经站不起身来。

    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我懂,手铐再甩往女鬼头上砸去。眼见着就要砸中了,手铐却在距离女鬼脑袋两厘米处停下。就算如此,女鬼也皱着脸看起来难受极了。

    我捏着手铐想要往前送,可那里却好像有个玻璃屏障一般挡住了,手铐无力地落在我的手上。

    是谁!我大喝,警惕地看着周围,两只脚却已经开始发软。屋子里不但有个女鬼,还有个死而复生的葛潇潇,这已经让我够害怕的了,现在还来一只鬼?

    将离的脸慢慢浮现在女鬼身边,只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搭在女鬼肩膀上,低声温柔问着有没有事。

    看到来人是将离,我的确不害怕了,可是看着他对女鬼这么温柔,心里像是被蚂蚁爬过一样痒痒的。

    我走上去想要问为什么,将离却迅速抱起女鬼向后退去。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带着女鬼一起在我眼前消失。

    愣愣地看着他们消失的那片空气,葛潇潇突然仰头大笑起来。此刻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觉得心底空了一块,根本没有力气和葛潇潇计较。

    将另一只手铐重新锁上,我关上门来到周警官家的主卧睡着了。

    第二天,莉莉没有回来,周警官回家拿东西正好撞到在主卧睡的我。

    听着他悉悉索索收东西的声音,我猛地从噩梦中惊醒。满头的汗水滴落在枕头上,留下浅黄色的印记。

    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警官,我张口想要解释,周警官却往床上扔了一套衣服,让我快点穿好跟他去警察局。

    穿着衣服,我踹踹不安地想着,难道周警官因为我睡了他的主卧,要把我关起来?

    一路上周警官什么话都不说,抿着薄唇看向前方,双腿无意识地晃动。这是紧张的表现,我想要询问莉莉的下落,想要问问周警官葛潇潇怎么办。可是我一句都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看到了在车后座那带血的衣服,是昨天莉莉穿着的那件外套。

    来到警察局门口,我发现有许多人聚集在门口围观。而穿着警服的人站在最里层,手中拿着电棍驱散人群。

    周警官带着我挤了进去,就算是这么紧张的时候,周警官居然还不忘用手笼着我的身周,为我开路。

    走进去,警察局里何止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地上全部是肉的碎块,还有人的肠子散落一地。莉莉靠着玻璃门站着,身上扎着的白色绷带此刻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周警官低声问莉莉怎么样了,莉莉指了指被紧闭着的停尸间,仔细听里面传来惨叫声和枪声。

    有个小警察递来两件防弹衣和头盔,我和周警官穿上之后,跟着他来到停尸间门口。

    “你怕不怕?”周警官背对着我,手放在门的把柄上。

    说实话我这个时候脚已经开始打颤了,抓紧手中的电棍,我说不怕。

    拉开门,有许多警察背对着我们,身前拿着一个防爆挡板。周警官带着我挤进去,我这才看到了被困在最中央的人。

    这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发白的眼睛,身上被子弹打成了筛子,却依然张牙舞爪地站着,身影每消失一次都能带走一个警察的性命。

    周警官让其他人离开,为首的警察有些犹豫,在被周警官呵斥之后,这才不甘不愿地把手中挡板递给周警官,带领其他人陆续离开。

    这下子停尸间里只剩下我和周警官两个活人,除了那怪物赫赫的叫声以外,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拿出你的符来。”周警官眨眼间和那怪物交手几下,喘着气大喊。

    我哆嗦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被叠成三角形的符,递给周警官。谁知道他推了回来,让我用。

    就在我们两个推搡间,怪物找到了机会一爪划破防弹衣,周警官的胸膛上顿时变成乌黑一片。

    这个符是白子谦当初硬塞给我的,当时我只是为了让他不要再缠着我,所以根本没有问怎么用。

    周警官捂着胸口,对准那怪物的头就是一枪,可惜这东西的动作太快,子弹只打到了肩膀上。

    “用你的血,舌尖血!”周警官大喊,怪物再一次袭来,他匆忙之间举起防爆挡板,只看到挡板如同干裂的土地一寸寸龟裂。

    顾名思义,舌尖血就是舌头最顶端的血。我试图咬破那层皮将血喷出来,可是咬得都快在地上抽搐了,皮都没有破。

    没办法,我掏出防弹衣上的一把匕首,心一横在舌头尖上割了一下。血如同泉水一样喷涌而出,直接把整个符给染红了。

    按照周警官的指示,我把符拿起来对准了怪物一贴。没有想到一张没有沾胶水的符,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紧紧黏在了怪物身上。

    怪物惨叫起来,一团黑气从其身上冒出。符咒猛地变成了一团火,等大火烧尽,只有一摊黑水落在停尸间正中央。

    “这是,什么东西。”说话间我的手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停尸间的冷气问题,还是因为刚才血流的太多,我感到浑身都在发冷。

    周警官让人进来打扫,搂着我的胳膊走出去。莉莉站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我们出来立刻迎上来。

    “怎么样,消灭了没有。”莉莉着急地问道,眼睛滴溜溜地往停尸间里面看。

    周警官大掌掰过莉莉的脑袋,让我们回去再讨论。我这才注意到,周警官的身上已经变成了五黑一片,除了脑袋完好,其他地方就跟泼了墨一般。

    车子是局里一个小警察主动帮忙开的,来到周警官家楼下,小警察暧昧地看了看周警官搭在我胳膊上的手离开了。

    葛潇潇还被拷在客房的椅子上,我们一回去她就上下打量着我们,看到周警官的时候,葛潇潇脸色一变,问道:“你们遇到了尸煞?”

    “尸煞是什么。”我反问。

    葛潇潇看起来似乎对这个尸煞十分惧怕,闭紧了嘴巴别过头去。

    这会我哪里有心情理会她,从房间中找出医药箱想要给周警官上药,莉莉却把医药箱抢了过去,摇摇头告诉我没用。

    “那要怎么办。”我急的差点哭出来,刚才在警察局的时候还没看出来,现在回家了,周警官脱下上衣,那被抓出来的伤口流出的竟然全部都是黑血,伤口周围渐渐扩散。原本只有一条痕迹,现在已经扩散到了一指宽!

    莉莉颓然地捂着脑袋说自己也不知道,一直闭嘴的葛潇潇看了那伤口一眼说话了:“这东西就是尸毒,需要有个人帮忙吸出来。”

    “怎么吸?”我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稻草,连忙问道。

    葛潇潇笑了笑,视线若有所指地看向捆住她的手铐。我此刻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立刻冲过去给葛潇潇解开,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她等待答案。

    谁知道这葛潇潇被松开后慢慢站了起来,摇摇手晃晃腿,一副悠闲的模样。不得已,我只好硬着头皮问她怎么吸出尸毒。

    葛潇潇告诉我,吸尸毒其实很简单,谁都可以做,只是如果吸尸毒的人不是至阴的体质,难保会被感染上。

    至阴的体质。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周警官向我解释,至阴的人分为两种,天生的和后天的。如果天生八字属阴五行为水,就是天生阴人。后天的形成条件比较苛刻,最重要的是长期和鬼物打交道,一只脚已经踏入棺材的才算后天阴人。

    现在这种时候,我要到哪里去找至阴之人给周警官吸尸毒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