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第四十六章 对不起,连累你了(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四十六章 对不起,连累你了

    有包间的意思其实就是刚进来时候,那一个个隔间,我因为好奇探头看了一眼,很快就被花娘给骂了出来。

    这个包间就是供那些饥色的男人使用的,一间一晚上几十万,算是交易所的额外收入。

    交易结束了,花娘还不打算离开,而是带着我们在交易所里转悠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期间我问她,既然这么挣钱,为什么花娘还要去开个破旅馆,花娘白了我一眼,叹气道:“谁说我挣钱的?别看现在价格高,其实不是每个货色都要这个价的。就拿我来说吧,总共才遇到过十三个身怀异数的,都是些次品,成交价不过一千多万,抽去一千万的交易所抽成,剩下地再和人家分,你说能剩下多少?”

    原来还有价格这么低的?看花娘的口气,能够找到十多个这样的人已经很厉害了。

    紧接着花娘又告诉我,其实就算没有天生身怀异数的,还可以抓来后天培养。可惜她培养了几个,都跑了,白瞎她的钱。

    我假装安慰花娘几句后,提出有些困了想要回去睡觉。

    花娘对着我神秘地眨了眨眼睛,让我和曲洋洋先坐着等她,她给我们介绍个厉害的人物,要是被看上了调教一阵子,保准比其他人的价格都高。

    看着花娘扭屁股离开,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后悔躺这一趟浑水了。在场的都是大老板,而我们认识的花娘只是其中的一个小虾米。这件事不止是我们,就连警察都不一定管得了。

    刚要站起来照原路走,立刻有保镖拦住我们,看了看我们的手臂后表示因为我们没有标记,带我们来的人没来之前我们不能离开。

    郁闷地继续坐在椅子上,曲洋洋凑在我耳边低声问这下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猛地灌了几口冰水让我觉得冷静一些了,我让曲洋洋一会跟着一起做出白痴的样子,落在花娘手里还好,如果是落在邪修手里,我想将离都没办法救我们。

    不一会,花娘带着一个老头子来了。那老头子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小,可是一双眼睛色眯眯的,身子骨也硬朗着。

    花娘给老头子塞了个红包,指了指我和曲洋洋道:“就是这两个,您看合适不合适?”

    老头子拿了红包后非常好说话,尽管我和曲洋洋表现出一副白痴的模样,老头子还是大手一挥,表示我两个被他收下了。

    花娘立刻再补上红包,拉着我的手让我跟着老头子好好学,到时候可不要忘记她。

    我看着花娘的样子,连忙道:“我不想和他走,花娘让我继续呆在你身边吧。”

    花娘猛地甩了我一巴掌,紧接着对老头子赔笑说我是新来的不懂事,让他千万不要介意。

    老头子表示理解地点点头,站到一旁等我们说完话。花娘告诉我,这个老头子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实力非凡,很多富商都想和他结缘。我两现在找到这个老头算是祖坟冒青烟了,让我们好好跟着别耍滑,很快就可以回去。

    我呸,谁想回去了。我心中暗骂着,却也不敢翻脸。后来想想,若是现在就和花娘翻脸去,其他人还不一定会搭理我们这档事,兴许能顺利逃脱呢。

    接受了一番花娘的洗脑后,我和曲洋洋被老头子带着离开了。

    这老头子自我介绍叫做天蟾,这应该是他的外号。至于真名我也不好问。

    他带着我们出了镇子,来到在一片荒郊中的别墅中。里头还有其他人,都是刚才在交易会所里出现过的富商。他洗了洗手让我们上楼等着,自己坐在了富商面前,闭上眼。

    我和曲洋洋偷偷看了一会,发现他们只是闭着眼睛围成一团坐着,根本没有什么交流。而我也不理解邪修到底是什么,便觉得无趣去睡觉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将离似乎比平时更加热情,一个照面就对我狂吻不止,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着。我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那双手像是火种在身上点起一点一点的温热感。

    我小声道:“将离,你怎么这么急。”

    他对着我邪邪地笑了笑,嘴唇亲吻上我的锁骨:“怎么,你不是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吗。”

    将离的手缓缓挪动到了敏感的地方,我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你不是等这一刻很久了吗,你不是想要推倒将离吗。不要害羞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反驳这个声音,同时对这个热情的将离产生莫名的排斥感。

    “舒服吗。”将离喘着粗气正要把盖在我身上的最后一丝布料扯开。

    我猛地惊醒过来,抬眼一看,黑暗中站着一个男人,拉开灯却是天蟾!

    “你你你!”我捂着被子缩到墙角,惊恐地看着他。

    “我什么?难道你不舒服吗?别装了,能跟着花娘干这个的有几个守身如玉。”天蟾邪邪地笑着:“你不是想要学邪术吗,伺候好我保证教会你,让你的身价翻倍。”

    我猛地摇头,这不对,一切都不对。虽然知道跟着邪修来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可是却没想到要失去自己的贞/操。

    猛地从床上蹦起来,我一心只想要跑出去。却忘了天蟾可是邪修!他嘿嘿一笑,挥手之间门被隔空关上,他喃喃着:“玩这个?有意思。”

    我被天蟾抵在了门边,此刻我多么希望将离能出现啊。可惜没有如果。天蟾将我刚刚才穿好的衣服一件件撕开,手慢慢往下挪动。

    就在这时,我靠着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我不小心滚落在旁边,只看到曲洋洋拿着铲子站在门口大喊:“有什么冲我来!”

    天蟾邪修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暧昧道:“别急,你们一起来。”

    曲洋洋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她举起铲子威胁道:“你你你别动,我报警了。”

    天蟾邪修这下笑得更加大声了,他大掌一挥让我们随便告,那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激怒了我。拿起脖子上的佛牌往邪修身上砸。

    天蟾邪修稳稳地抓住了佛牌,平时对鬼物威胁十分之大的东西在邪修手里却跟装饰品一样。

    他低低看了我一眼,踮着手中的佛牌啧啧道:“不错,还有这个东西。不过你想多了吧,老子就是玩邪术的,佛牌能威胁到我?”

    我心道不好,拉着曲洋洋转身就跑。天蟾邪修不远不近地跟着,他的脚步看起来十分缓慢,可是却总是能够吊在我们身后。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被生生耗死的!我脸色沉下来,让曲洋洋先跑出去求救,自己稳稳停在邪修面前。

    听到曲洋洋还在身后说要走一起走,我大吼让她快点,不然就拖延了时间。曲洋洋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天蟾邪修一边向我走来一边鼓掌道:“好一个姐妹情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根本就不是真心跟着花娘的吧。嫌钱少?没关系,跟了我钱会更多。”

    我冲着天蟾邪修的脸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道:“去你的钱,老娘不稀罕。你最好放过我,不然我男人绝对不会让你好受。”

    “你男人?”天蟾看了看我的脖子,突然摸着他的嘴角道:“好,有意思。居然是他的人,不过我可不会怕他。”

    天蟾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知道了我是将离的人都不害怕。我顿时心下暗道不好,同时也庆幸着将离没有出现,不然若是被天蟾这种人抓到,指不定要被邪术所控制。

    天蟾慢慢向我走来,那脚步看起来十分悠闲。我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

    而我所寄予希望的曲洋洋也被人扭送上来,她哭着对我说对不起。我的心渐渐沉了下来。

    又是这张床,又是天蟾。他把我压在身下,那双枯槁的手对着我做恶心的事情。我想要流泪,却发现自己的泪腺已经干涸。

    天蟾邪修亲了亲我的眼角,在我耳边低声道:“宝贝不怕,只要和我在一起钱权都不是问题。我保证一会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天蟾邪修。

    突然,曲洋洋对我眨了眨眼睛,在我还没有意识到她要做什么的时候,一罐淡蓝色的液体灌入了我的口中。

    我的身体突然就能动了!

    一抬头撞击天蟾邪修的脑袋,我抬起脚往他的裤裆处猛地一踹。天蟾邪修惨叫起来,指着我说不出话。

    见状我连忙拉着曲洋洋就往外跑,然而门虽然没有被关上,却好似有个玻璃屏障,让我们怎么都走不出去。

    邪修哈哈大笑着:“你以为我就只有这点本事?”

    说完,他一挥手,一道肉眼可以看到的红色光芒向我飞来。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将离。

    他的腰部被那红色的光芒所划伤,冒出一丝丝的黑气来。他对着惊慌失措地我温柔地笑了笑,让我别慌。

    紧接着将离和天蟾邪修缠斗在一起,曲洋洋抓紧了我的手臂问怎么办。

    门口被堵住了,而将离受了伤还不一定打得过天蟾邪修。深深的无力感在我心底蔓延,我此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等,等着两人分出胜负。若是将离赢了,那我和曲洋洋都得救了。

    如果将离输了那也许今天交易所那些女人所要做的事,就是我和曲洋洋的下场。

    无奈地笑了笑,我对曲洋洋道:“对不起连累你了。”

    “你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曲洋洋瞪了我一眼:“要死一起死,我就不信等我成了厉鬼,这东西还能奈何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