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正文 第一百章 家徒四壁(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一百章 家徒四壁

    第一百章家徒四壁

    大爷扇了扇耳边的风,大声问我:“刚才你说什么?李什么?我没听清!”

    我只好凑在大爷耳边又重复了一遍,大爷捂着耳朵埋怨我说话声音太大,让我差点就要进入暴走状态。我的天,我还以为大爷耳背呢!

    “李大壮啊,我记得这个人。”大爷晃了晃脑袋:“不就是前几年那个心肌梗塞死的小伙子吗。他家里的长辈好哭了好一阵,哎你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突然这么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岂不是让人难过。”

    我一听大爷知道李大壮,立刻打起精神来,问他知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李大壮正是报纸上刊登的,那个死状跟花爷爷一模一样的人。据说当时引起了警界的一阵轰动,很多专家都来看了,却查不出什么来,而且当时李大壮的家人也不同意解剖尸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大爷说他知道一点,但不完全人,让我白天到李大壮的家里去问问,顺道指了指村子最边缘出一家破旧的房屋给我看,那就是李大壮的家。

    谢过大爷后,我再一次故技重施小心翼翼地回到了白子潇的家里。

    正好白子潇来敲门,我大气不敢喘打开了门。

    “你刚才出去过?”白子潇看了看我的鞋子问道。我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我的鞋子上不知不觉中沾了很多泥巴。

    干笑两声,我说今天回来的时候忘记换鞋了。白子潇也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点了点头端出一盒牛奶给我。

    “村子里晚上可能会有狗叫比较吵,你把牛奶喝了能够睡得安稳一些。”说着他放下牛奶后就走了。

    这是那种市面上卖的纯牛奶,价格不菲。我看了看却没有要喝的意思,随手摆在了桌子上。

    刚刚在床上躺下不久,敲门声再一次响起。我打开一看,是白子潇,他先是问我喝了牛奶没有,我如实地摇摇头,告诉他不想喝。

    白子潇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让我赶快喝,不然晚上会睡不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纠结在一盒牛奶上,但是看着白子潇那一副我不喝他就不走的模样,只好当着他的面一口喝完。

    提着牛奶盒晃了晃,确定里面空了之后,白子潇这才满意地离开,叮嘱我早点睡觉。

    无奈地关上房门,鬼使神差地我从门后上了锁,这才回到床上睡觉。

    这一晚上我睡得很不安稳,总觉得有人在黑暗中盯着我看。等到半夜的时候,我口干舌燥的醒了,打开门出去找水喝。

    客厅里静悄悄的,我开了灯刚要拿起水杯,就看到白子潇站在我身后,吓得我抖了抖。

    “你怎么不睡觉。”我小声问道,用来掩饰我的尴尬。

    白子潇说他睡不着,让我陪他去看星星。

    看星星?我纳闷,如果是之前没跟他来老家我还相信,可是自从来到老家后白子潇就变了一个人,没有之前浪漫不说,还有点奇怪。

    我借口说自己困了,喝了水就要睡觉。没想到白子潇直接抱住了我的腰肢,对着我的嘴唇亲了下来。

    我虽然知道很可能要和白子潇结婚,可是我们之前没有做过这样亲密的动作心里面有些排斥,立刻把他推开了。

    白子潇愣了一下,哑着声音问我为什么。我知道他想问的是,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个吻。

    “我觉得,我们可能还没到这一步。”我干笑两声。

    白子潇的脸色变得奇怪起来:“你都可以和一只鬼媾和,居然连亲我一下都不可以?况且我们都要结婚了!”

    我抿了抿唇没有做声,却悄悄拉开了和白子潇的距离。他今晚真的很奇怪很奇怪,从喝牛奶开始就不对劲了。

    白子潇的手再一次揽上我的腰肢,带着一股狠狠的味道。我看了看他的脸色没有再推开,却也没有回应他,两只手空荡荡的放在身体两侧。

    我被按在沙发上,白子潇的声音沙哑,不断在我耳边说着情话,手掌也不老实的在衣服里面游走。我有点慌了,想要大喊,却想到家里面只有白子潇的爸爸,这两父子还不是同一个阵线上的。

    微微推开他的手,我告诉白子潇我不想这样。

    “不会的,你放松身体,跟着我一起来。”白子潇喘着粗气,把头埋在我的耳边道,我看到他的耳朵开始泛红。

    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是我的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的燥.热,手脚不听使唤地自己攀上了白子潇的身体。

    白子潇的手掌渐渐往下移动,移动,就要摸到我小裤裤的时候,我突然理智回笼,咬破下唇猛地把他推开:“对不起,我想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要不等结婚以后?”

    白子潇神色复杂地盯着我,摇了摇头:“白玲,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从一开始你怀疑我排斥我,到好不容易点头和我结婚了。我怕还会有其他变故,不如...”

    咬了咬下唇,我把自己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哀求道:“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都答应和你结婚了,不差这么一会。”

    白子潇哑然笑了起来,他质问我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忘记那个杀人犯,那只鬼?我就知道,你从来都不是喜欢我是喜欢他的。”

    我想要反驳,可是语言到了口中却变得无力起来。是,尽管将离是一个杀人犯,是一只鬼,可是还是爱着他。

    缩了缩脑袋,我感受到白子潇的眼神越来越恐怖,顿时急了起来。难道我保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就要交代在这里,在这个沙发上了。

    拉着白子潇的衣摆,我哀求他道房间里去。

    白子潇却反问我,难道不觉得第一次在沙发上很有意义吗。意义?苦笑一声,我还有选择吗。

    眼中的拒绝太过明显,白子潇笑了一声嘲讽道:“我忘了,你根本就不是第一次了。怎么,一只鬼可以满足你我就不可以?”

    又是一只鬼,又是将离,我恼怒地一巴掌拍在白子潇的脸上。他阴沉着一张脸看向我,犹如饿虎扑食一把将我按倒,手指开始大力地撕扯我的衣服。

    我承认自己害怕了,怕这样的白子潇,更怕真的就在沙发被毁了清白。也不管白子潇的爸爸会不会管这件事,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楼上房间的门被人打开,白子潇的爸爸匆匆走下来,盯着白子潇怒道:“你这个不孝子!”

    白子潇在几分钟内连续被打了两巴掌,是个人都有怒气,更何况现在的白子潇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他冷冷看着他爸,猛地将我拉起来,手指一扯,我单薄的衣服立刻报废,带着颤意的肌肤露在空气当中。

    “你!”白子潇的爸爸气急,食指放在他鼻尖晃了晃,却还是选择把衣服脱下来罩在我的身上。

    此刻我算是看出来了,能够拯救我清白的只有白子潇的爸爸。也顾不上今天被他扔在火车站的事情,连忙躲到他爸的身后。

    “好手段啊将离,”白子潇冷静下来,盯着他爸大喝道:“快点从我爸身上滚出来。”

    他爸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抬起手就要打,被我拦了下来。两父子面对着面就像是仇人一样,都红了眼睛。

    “在这种地方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还扯什么将离。我跟你说,现在马上搬出去,在结婚之前都不能和白玲见面。”白子潇的爸爸被气得脸红脖子粗,食指朝着大门方向一指让白子潇滚蛋。

    而我只是一个被夹在两父子中间的外人,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决定还是缩着脑袋做人比较好。

    白子潇似是试探或是真的生气,又和他爸吵了几下,这才气哼哼地回到房间。

    等白子潇一走,我的神色顿时松懈下来,同时身体内涌来莫名的躁动。就算此刻没有镜子我也知道,我的脸肯定是红彤彤的。

    “这个逆子,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白子潇的爸爸看了看我的脸立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黑着一张脸给我倒了杯冷水,说只要喝下去就没事了。

    我正好口干舌燥,一口灌进肚子里后,乖乖回去睡觉,临睡前不忘把房门从里头锁起来,并且用椅子顶住。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下楼的时候正好白子潇和他爸都不在。桌上有一碗面和白子潇的留下的纸条,他说他有事出去等晚上才回来,让我自己弄点东西吃,食材在冰箱里。

    白子潇不在我松了一口气,回想起他昨晚暴躁的样子还有点害怕。

    吃完面后顺道把碗洗了洗,我出门直接往李大壮的家走去。

    李大壮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现在还在读初中,其母亲在他死后脑子开始神志不清,看到谁都“大壮,大壮”的叫。所以家里干活的只有李大壮的父亲。

    我到的时候,李大壮的父亲下田去了,只有一个神志不清的母亲和一个小姑娘坐在门口剥豆子。

    “请问是李大壮的家人吗?”我问道。

    那母亲立刻抬起眼睛看着我,而小姑娘则是满脸警惕。

    我顿了顿,告诉他们我是当年一个来给李大壮查死因专家的女儿,那专家在查了不久后就死了。

    “进来坐坐吧。”

    我的话让这两人放下了警戒,李大壮的母亲邀请我进屋。

    说实话这屋子真的对得起家徒四壁这四个字,除了一张大而破旧的床,和一个低矮的小木凳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屋子外有一个用石头简单堆砌起来的灶台,上面有一口破旧的铁锅。

    小姑娘局促不安地把屋子里唯一的凳子放在我身前让我坐,我顿时鼻头一酸。

    说:本书首发于阅明中文网,请大家百度搜素阅明中文网,进入之后再搜索该书名就是本书了,或者可以关注官方微信iymzww可以直接阅读到该作品,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作者,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