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藏在墙中的尸体(1)(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藏在墙中的尸体(1)

    雨夜,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地上溅起几丝水花。值班的小警察在出勤表上重重写上自己的名字,打了个哈欠就要回家补觉。

    然而前台的电话铃声响起,小警察嘟囔着接起电话,手指不住地揉着眼睛。

    “我好害怕,房间的墙壁上发现了死人的手指头。”电话那头的女声带着哭腔,小警察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仔细看了一下号码的归属地,的确是A市。这样的恶作剧电话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出于工作的严谨,小警察还是出警了。

    来到出租屋,将慌乱的女生留在门口,小警察拿起锤子使劲敲击墙面。不过一会,半个尸体露了出来。

    尸体的口鼻全部被水泥封住,眼睛上结了一层黑色的泥浆。小警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打电话给队长汇报。队长联系局长,委托重案组过去调查。

    ......

    我双眼无神地看着车窗外,刘飞不小心把咖啡洒在档案袋上着抽纸使劲拍打。

    “听说这一次凶手是个变态。”刘飞把湿漉漉的档案抽出来递给我。

    看了一眼,我道:“哪一次不是变态。凶手怎么想的,把尸体嵌墙上?”

    我之所以会被派给跟刘飞一组,是因为这一次周警官和莉莉家里有事,让我们先去。接到A市当地公安局的委托,我和刘飞连夜赶到A市,此时正在去凶杀现场的路上。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队长迎上来对我们伸出手掌:“欢迎欢迎,这一次就要依仗二位了。”

    不留情面地把队长的手拍开,我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头,因为我有轻微洁癖,而这个队长的手上沾了很多灰。

    队长尴尬地笑了笑,缩起手指,带头走在前面。刘飞暗中嘀咕了几句,不用听我都知道是在怪我不讲情面。

    案发现场在小区最里面那栋的三楼,走过狭窄的楼道后打开门,一股浓浓的腐臭味袭面而来。

    带起手套来到藏尸的墙边,现场被保护的很好,尸体也只是露出上半身,其余的地方还嵌在墙里。

    “因为尸体被嵌在墙里,法医无法鉴定死亡时间。同时这个出租房已经住了不止一个人,除了这具尸体以外几乎寻不着任何线索。”队长给我们介绍着案情,拉开窗户想要透风。

    刘飞连忙阻止了他,我面无表情地看了尸体一眼,让队长先出去。

    “尸体上有什么味道?”我问刘飞。

    刘飞的鼻子比老鼠还强,而老鼠的嗅觉则是狗的十倍。他能够在空气中捕捉到各种各样的味道,我想这样不靠谱的人能够进重案组,估计是托了鼻子福。

    “福尔马林,乙醚,还有...香水味,女士香水。”刘飞想了想补充道。

    乙醚是一种能够暂时麻痹人神经的药物,一般捂在口鼻几十秒就能让人明明。但是很难弄到,只在医院有售,大概在一万三左右每吨。

    仔细查看死者的头部,七窍全部被水泥封住,但是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在死前一定经历过一番挣扎。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凑的那么近。”刘飞捂着鼻子,小拇指高高扬起,这是他难受时候特有的小动作。

    白了刘飞一眼,我继续查看下去,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初步断定凶手先是通过乙醚把人迷昏,紧接着在砌墙的时候把死者放进去。

    这种小区房不是一砖一瓦的砌起来,而是先做好两边后灌入水泥等混合物。

    想象一下,有一天你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被困在墙中间,头顶上不断被人倾倒水泥,水泥渐渐地淹没你的下巴,封住你的嘴巴,堵住你的鼻子。你不能呼吸了,可是脑子却还在转动,在窒息与害怕中迎接死亡。

    根据人肺活量的不同,在失去呼吸能力后死亡时间在一分钟到五分钟左右。这个时候死者脑子里想的又是什么?

    我甚至能够想象到,死者当时可能会思考是谁要杀他,可是还没思考完毕,就已经窒息了。

    因为死者的死亡时间无法确认,而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我们找出死者的身份等信息十分难。

    先是发布了让失踪人口家属前来辨认的消息,紧接着我小心翼翼地用小钉子把周围的墙一点一点敲落,让死者整个尸体都落出来。

    刘飞在旁边看着看着,捂着鼻子不愿意靠近。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因为鼻子太灵所以有时候也会造成困扰,就像现在,我只能闻到隐隐约约的味道,但是对刘飞来说就是臭气冲天。

    把尸体带回警察局,我在他的右上边口袋发现了一张照片。是死者和一个女孩的合影,女孩紧紧揽着死者的胳膊,两人头凑在一起微笑。

    不过照片上,死者的脸被人扣了下来,就像是诅咒一样,空荡荡的洞口盯着在场的人看。

    “我们可以休息一下,等周警官他们了吧?”刘飞抱怨道。

    我摇摇头,时间不等人,我要赶在周警官来之前就把死者的身份给查清楚了。因为这几天我妈催我回家催的急,说有好东西给我看。

    虽然我明白她口中的好东西估计就是什么面膜乳霜,但我也想家了,悦儿还在我家呆着呢,也不知道我房间里的东西被她破坏了多少。

    身份排查的时间比较久,今天一共有五个失踪人口的家属来,可却不认识死者。

    就在我准备休息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她先是有些害怕地看了看警察局门口的石狮,这才开口道:“我儿子失踪了,我能看看这是不是我儿子吗?”

    我点了点头,让她看照片。妇女盯着看了一会,蓦地哭了起来:“我儿子怎么死的这么惨呀,是谁这么丧心病狂,人都死了还要给他抹粉。”

    我看到刘飞抽动肩膀的样子,皱眉踹了他两脚。对死者的不敬是我们这一行的讳忌。刘飞比我来的早,肯定见过更多的尸体,所以才会越来越不以为然。

    “你确定了这是你儿子?”我问道。

    看到妇人点头,我这才把她带进停尸间,死者被放在铁床上,脸上的石灰还没有被剥落,如果周围有个冰柜看起来就像是被冰封的人。

    “儿啊。”妇女猛地扑倒在死者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妇女情绪激动,我便没有先问话,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等着。等到妇女哭的差不多了,这才拿出记录本问道。

    “他的名字叫什么?身份证号多少?”

    妇女哭哭啼啼地说出死者叫做刘烨,刘飞立刻夸张地哇了一声,说和他同姓。我有些不耐烦了,又踹了他一脚,让他要是不想帮忙就滚出去坐着。

    刘飞这才好好地闭上嘴。

    在警察局的人口系统里查出,刘烨,性别男,曾经在本市一家矿场打工,状态已死亡。

    怎么记录里写着刘烨已经死了?明明他的尸体是今天才发现的!

    我皱起眉头,翻到下面看到,刘烨在两个月前就有人帮他办了死亡证明。看向他母亲,我问他母亲最后一次和刘烨说话或者见面是多久。

    “两个月前,他打电话告诉我过段时间要带媳妇回家,还让我们把家里清理一遍。那时候我还跟他吵架来着。”妇女说道,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我顿了一下,两个月,都是两个月前发生的事。那么凶手是怎么瞒过住在出租屋的女生,将刘烨的尸体藏在墙里的呢?

    看着我愁眉不展,刘飞立刻道:“刘烨生前是矿场工人,如果矿产里有工人因为矿难死了,那么其继承人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费。你说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矿难赔偿费啊。我问刘飞这有多少钱,刘飞告诉我,有差不多二十万。

    让警察局将这个矿产的资料查出来,我看到,就在两个月前,也就是刘烨被申报死亡的时候,那个矿产有一批工人也被申报矿难致死。算了一下,大概有几百万的矿难赔偿费。

    我问刘烨的母亲,有没有收到赔偿费。她摇了摇头。

    这很明显,是一起谋财害命案。不光是刘烨,肯定还有其他受害者。我此时一点头绪都没有,打算先寻找这些受害者的家属,拿到一些线索再说。

    将资料关上,我拍了拍刘烨母亲的肩膀让她节哀顺变。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刘烨母亲竟然哇地大哭起来。

    “他可是我家的顶梁柱啊,家里还有个妹妹在读书。你说以后我们娘两可怎么过。”刘烨母亲说到这里,委屈地看着我,哀求我一定要找出凶手。

    我答应了:“刘烨的父亲呢?”

    “他,哼,发了点财做了矿老板,就是他拉着刘烨去矿产打工的。”刘烨母亲说起刘烨父亲来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立刻眼睛一亮,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这个矿场是刘烨父亲的,那么如果是刘烨父亲为了得到一笔可观的赔偿费,会不会杀害自己的儿子?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的时候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摇了摇头,虎毒还不食子呢,刘烨父亲应该没有这么恶毒吧?

    说:本书首发于阅明中文网,请大家百度搜素阅明中文网,进入之后再搜索该书名就是本书了,或者可以关注官方微信iymzww可以直接阅读到该作品,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作者,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