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正文 第279章 :锁魂密函(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279章 :锁魂密函

    葛大队这个人是讲究证据的,现在一切的证据都对我不利,就连我自己都稀里糊涂的被卷了进来,所以我被暂时的停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手枪上缴到了枪械管理部,那个管理员曾经和我很熟悉,在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还追求过我一段时间,后来感觉没什么戏也就放弃了。

    这次看到我很失落的样子,他的心情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看样子依旧是很关心我的样子:“小白,大家都听说了你的事情,俗话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们都相信你的清白,也请你自己相信你自己好吗!”

    他的话让我想到了将离,如果他在场的话,也一定会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深情的安慰我的。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他努力的挤出了一丝微笑了,因为我不想让别人陪着我难受。

    出了这扇大门,我就彻底的解脱了,警局暂时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虽然名义上我是休息度假,可实际上和失业没什么区别。

    我刚刚走出大门不远,一辆黑色的捷克轿车缓缓地跟了上来,期初我还以为是来警局找人的,或者是开什么证明的生意人,可是很快的我就感到了哪里不对。

    因为这辆车子的拍照一看就是有问题,像我这样干刑侦工作一眼就能够看出其中的猫腻,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紧张起来,虽然这大白天的坏人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做什么,可是就这样一直被跟踪你说心情是啥滋味。

    索性我停下了脚步,回头盯着车窗往里看,只不过车窗贴了一层专用的单向模,只能从里向外看,从外面看就像是照镜子一样,我也要表明我的态度。

    就在我停下来紧盯着车窗看的时候,车窗慢慢的滑下来,一张帅气英俊的脸微笑着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白警官,吓到你了吧,请上车。”

    原来是法警分队的同事,我悬着心算是放下来了大半,还有一小半没有放下来,那就是我现在对于警局的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执行任务,葛大队在分局可是手眼通天。

    “不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谢谢了。”我善意的回绝了,因为我不想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在和警察有什么纠葛,尽管我也是一名警察。

    “小白,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想帮助你。”他说的很真诚,关于这一点我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别看他长得帅,也是我暗地里的追求者之一,要不是将离这个死鬼捷足先登的话,说不定我就会选择这个大帅哥了。

    说实在的,我很感动在我失落的时候还有这么多的朋友愿意帮助我,当时眼睛就有些湿润了,也没多想就上了他的车。

    然后他开门见山的说道:“葛大队就是一个工作狂,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其实葛大队也是在变相的保护你,你想一想啊是不是这个理?”

    我也理解葛大队的处境,其实他也不相信我会做出这些事情来,毕竟这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在专业上就是没有什么作案的动机,除非,除非我是一个神经病患者。

    “我明白。”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顺应着没话找话吧。

    “小白,其实我对你,哦,今天咱们不提这个,先说说你的事吧,我认识一个水平很高的心理专家,也许它能够帮我们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挖掘出事情的真相来。”

    看着他一脸的真诚,我的心里确实是很感动,可是我知道这不是人力可以解决的事情,那可是鬼王啊,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希望师父还有师兄们尽快的搞定将离,然后一起来帮助我。

    “谢谢了,我只想一个人静一会儿,我要下车了,我家已经到了。”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他的关心。

    “小白,不要遇到一点困难,一点挫折就灰心丧气好吗,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后支持你,保护你的。”

    “谢谢,我……那,好吧,我就和你一起去,会不会麻烦人家呢?”我实在是不想让他失望,虽然我并不爱他,但是看到这么关心我的人被我的冷漠伤害的话,也是我更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既然常人解决不了的事情,又何妨去看一看让他宽心呢,所以我选择了同意。

    “太好了。”他绽放了一脸的花容,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满足了心愿那样的兴奋,吹着口哨来到了一幢独门独院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在车里向外看总有点视线被阻挡的感觉,所以当我下了车看到了这桩很西洋的别墅的时候,心情立刻感到了一种压抑感。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感觉这个别墅的设计像极了中式的坟墓,正门的两边分成了倒八字形的围栏伸向左右分开,正门的上部还有一个圆形的小窗,几乎和坟墓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小白到了,傻乎乎的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进来啊。”

    “哦。”被他这么一催我才缓过神儿来,跟着他走了进去。

    看来他真的和这个心理专家很熟悉,进门的时候连招呼都不用打,就直接的走进去了,一进去,就走在了阴暗的走廊里面,旁边的壁灯释放出西洋式的火炬状浅红色的光芒,走过了狭长的走廊,来到了直通天井的大厅,一步三角钢琴摆放在正中央,旁边还有一张卧榻,也是充满了西洋风。

    “请坐吧。”

    “啊?”我这才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原来他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那个很有名的心理专家。

    “怎么,不相信我的本事,我可是留洋的博士啊。”

    “原来是海龟啊。”

    “哈哈哈……”

    感觉气氛瞬间就活跃了不少,我按着他的意思坐了下来,然后他做到了钢琴前,开始轻抚着琴键,弹奏出了一段悠扬温婉的曲乐,让我不知不觉间进入了睡眠的状态中。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另一间屋子里面打电话,职业的敏感让我轻轻地走了过去偷听他说了些什么。

    直觉让我认为他正在调查我的一切,毕竟我也是刑侦出身的优秀警员吗。

    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生怕被他发现了什么破绽,结果我听到了他的谈话,让我也大吃一惊。

    “是葛大队您放心,我一定按着您的意思办,一定查个水落石出,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果然是暗中调查我的局,葛大队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我是那种人吗?想起来就生气,不是说好了让我停职休息的吗,为什么还要背地里干这些事情。

    我也是直来直去的性子,知道了这件事又是对着我,心里很不高兴,一激动就弄出来一点响声,他毕竟也是警察,听到了异动也是很警觉地放下了电话,直接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我也不是吃素的,当他进来之后,我依旧是躺在卧榻上面熟睡着,过了一会儿才翻身起来:“诶,我这是怎么了,睡着了吗?”

    他看到我一脸困惑的样子,微笑着说道:“我是心理专家吗,刚才和你交流了一下。”

    “交流?怎么交流?”我很想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编谎话。

    “你又忘了我是心理专家,刚才给你催眠了,深度催眠,在你的灵魂深处和你交流了一下,你的状况很糟糕,目前不适宜在做警察这项紧张刺激的工作,我已经向葛大队建议,给你放个长假,彻底的放松一下。”

    看着他一脸的真诚,似乎没有骗我的意思,联系到刚才我偷听到的内容,这些只言片语组合到一起,倒是满为我着想的。

    “你也认为我需要休息,没搞错吧你,呵呵。”我还是不愿意承认我需要休息的事实,不无嘲笑的说道。

    “小白,你也是学过心理学的,也知道人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是不会撒谎的。”他的面色有些憔悴,不过明显的不是因为身体原因,而是他在担心我的状况。

    “我在清醒的状态下更不会说谎。”我不服气的回击道。

    “我相信你是一个坦诚的人,要不我也不会一直暗恋你到现在了,可是你的状况我真的不敢恭维,还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够了,说来说去的,你还不是和葛大队穿一条裤子,口口声声的说要帮我,没想到却是在背地里为葛大队背书的家伙,我算是看透你了。”我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向外走,却因为我的激动而碰到了桌子。

    桌子上的一张信函被我随身而过的风带到了地上,本想一走了之的我,还是很礼貌地捡起来了那张纸,我当时也只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却被纸张上的字迹吸引住了。

    “你对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拿着那张纸怒不可赦的问道。

    “我什么都没做,或者说只是给你深度催眠,剩下的都是你自己做的。”他无神的眼睛里充满了怜悯和关爱,只是我还什么都不清楚,我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让他这样的失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