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正文 第288章 :助 手(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288章 :助 手

    看着葛大队孩子般的笑容,让我想到了将离,以前他也是这样和我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笑个不停,刚才我是真的看到他了,还是虚幻的呢,可能是我太想他的缘故吧。

    “白警官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市局的高度重视,明天就会有心得助手辅佐你,我想你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哦。”葛大队鼓励我道。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的。

    回到了局里,我看到了葛大队桌子上摆放的一张相框,里面是两个欢声笑语的人,我都认识,其中之一的就是肖警官。

    他们原本都是最最要好的朋友,一起考上的警校,一起分配到一个警局上班,可惜现在却是阴阳两隔。

    “葛大队,我有件事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他,毕竟他和肖警官都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你误会肖警官了,他没死只是失踪了,我希望你也能把他完好的带回来。”葛大队低沉的情绪似乎没有说谎的必要。

    “什么,你知道肖警官没有死?”我可是亲耳听到了肖警官被那个赵福的坏蛋给毒杀的啊,而且我还亲眼看到了肖警官的死状,很吓人的。

    再说了那个小偷也是目击者之一,只可惜小偷早早的就被吓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他吓得丢了性命。

    “肖警官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你,神经病师父也是肖警官的师父。”葛大队一脸惆怅的说道。

    看样子他很后悔,后悔让肖警官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都是我不好,让他去冒险,现在只有你可以帮助他,求你了小白,我没有恳求过什么人,你是知道的,现在我恳求你,把他带回来。”说着葛大队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他是葛大队派给我的助手,当我第一次看到他那张精致的脸,我就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又说不来在什么地方,总之就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您好,白警官我叫吴晓磊,您就叫我小吴吧。”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行事的风格极为的利落,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新手,有些时候我都不知道是我在带他,还是他在领导我。

    也许是他的第一面给我了一个很好的印象,所以对待他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就好像我们是多年的恋人一样,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脸红,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将离啊,才和我分离几天啊,我就有了喜新厌旧的想法,不,绝对的不是,我绝对的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将别人视作恋人的可能性,难道他是将离?

    不,怎么可能呢,看来是我思恋将离过头了,把他当成了将离的替身也说不定,反正我的心里怪怪的,总觉得和吴晓磊是一对儿很熟悉的好朋友似得。

    “白警官,您好像有些疲惫,要不今天休息一会儿?”吴晓磊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问道。

    我这才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干什么一直盯着人家的脸看个没完没了的,就算是吴晓磊长得帅气阳光,我也不可以那样啊。

    “哦,没事儿,我是有点累,那个什么,你先忙着,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感觉这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尴尬,我赶紧的起身跑回了休息室,坐在里面一个人发呆。

    忽然我的储物柜里面发出了‘咔吧’一声微小的响动,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

    最近因为鬼王的事情,搞得我的神经都一惊一乍的,想必在这么下去我都要成了神经病了。

    我警觉地感觉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因为我曾经听哲学家说过,没有一件事情是简单的,他们的出现都是事出有因的。

    为了保险起见,我快速的咬破了左手的中指,然后在我的右手上面画了一个降魔符咒,这就是最简单的掌中雷,只要遇到一般的古灵精怪什么的,我就凭着这个画符,就可以轻易地解决它。

    随后我轻轻地拉拽着储物柜的门把手,向外渐渐地拉开门,右手随时对着里面,随时应付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我拉开门的瞬间,我看到里面挂着我的便服,可是我的便服却在慢慢的蠕动,虽然很缓慢,我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那意味着便服的后面有东西,还是不干净的东西。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可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说白了那个时候我也是被吓的习惯了,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于是下意识的就挥手打了过去,嘴里喊道:“掌中雷,去死吧。”

    没想到听到了我的喊声,储物柜里面忽然从我的便服后面冒出来了一个脑袋,这突然的冒出来了一个人头,你说我是啥心情吧。

    我的喊声可能很大,因为当时主要是为了壮胆子吗,吴晓磊也撞开了门冲了进来,却看到我狠狠地扇了我们分局的局长一个打耳光子,局长的脸也不知道是被我扇红的还是害臊的羞红,反正是跟猴屁股似得。

    嘴角还留下了血痕,估计那是我手掌上粘上去的。

    “局座大人。”吴晓磊半开玩笑的说道。

    我这才回过味儿来,不过也很生气的问道:“局长,您没事儿往女孩子的衣服柜里面干什么啊?”

    局长听到了我的问话,也感到非常的困惑,托了托被我打落的眼睛框,有些困惑的问道:“小白你说什么,我在你的储物柜里面,开什么玩笑。”

    可是局长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从储物柜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吴晓磊,脸色一沉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许对别人提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局长的脸上还挂着我刚刚印上的道符,似乎刚才一脸的晦气也减少了不少。

    “白警官,局座这是怎么了?”吴晓磊一脸蒙圈的望着局长的背影,错愕的表情让我难忘。

    在我的记忆里局长大人确实不是没有和窥阴癖,变态狂这些词汇联系的时候,那今天是怎么回事儿呢?

    就在局长刚刚离开不久,我办公室的电话就急促的响个不停,叮铃铃的烦死人,好像非要把你立刻拽过去似得。

    我心情也有些烦乱,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特别是吴晓磊提醒我说,是不是局长喜欢上我了,才偷偷的躲到更衣柜里面,闻闻我的气息。

    这让我情以何堪,所以心里烦乱,接起电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气:“喂喂,谁呀,说话,干嘛不吭气,我挂了讨厌。”

    我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刚要转身离开,电话又再一次的倔强的响了起来,叮铃铃的都快把我烦死了。

    “喂喂,谁呀?”

    “小白是我。”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葛大队的声音,他这个人一直都在默默地帮助我,虽然之前有些误会,但是现在已经解开了,所以我还是非常尊重他的。

    “哦,原来是葛大队啊,找我什么事儿?”我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儿,笑嘻嘻的说道。

    “来我这里一下,有重要的事情。”葛大队的语气明显很严肃,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不测事件。

    我嗯了一下,就赶紧的来到了葛大队办公室,要说我们这个分局也不是很大,我的办公室距离葛大队的办公室也就是向前拐个弯没几步就到了。

    当我站在葛大队办公室门前的时候,郑重的喊了一声‘报告’,门就被打开了,我一走进门,立刻愣住了。

    因为我看到局长大人此时正坐在葛大队的椅子上,而葛大队却站在局长的旁边看着我。

    我们这个局长可不是先前的那个加害我的局长,他是分局的局长,那个坏蛋可是市局的局长,差着一个级别呢。

    “小白来了,快请坐吧。”葛大队和蔼可亲的说道。

    我心想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局长看上我了,让这个葛大队来撮合的?不会吧,我不能这么自恋啊,人家局长还有不到三个月就退休了,哪里还有这个闲情雅致啊。

    “小白,刚才局长的事儿你也看见了。”葛大队给我倒了一杯水,端到了我的面前,很有礼貌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件事儿啊,我赶紧的表态说我不会说出去的,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可不想得罪了局长,尽管他就要退休了,可是我还没有说完,局长就着急了,屁股都坐不住了,就像是火烧腚似得,跳了起来,脸都因为着急憋得红红的。

    指着我说道:“白警官,你怎么可以瞪着眼睛说瞎话呢,你难道没有看见我在你的更衣柜里吗?”

    啊!我一听整个人都蒙圈了,这到底是唱的哪出啊,局长大人我是再为你的名声考虑好不好,总不能说一个快退休的老局长还人老心不老,跑的女属下的更衣柜里面玩猫腻吧。

    “不是局长,这不是为您好吗?”我也有些语无伦次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局长一听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那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葛大队一看赶紧的打圆场解释道:“小白事情是这样的。”

    随着葛大队将局长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我讲了一遍,我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难看,听得局长都是热血沸腾的坐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