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出殡 > 正文 第289章 :调 查(作者:黄色小紫人)

第289章 :调 查

    局长痛苦的抿了一口咖啡的苦涩,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轻轻地吐出了一个烟圈,缓声的说道:“我当时正在办公室里面看你书写的日志。”

    “就是你涂改的那些日志。”葛大队特别的提醒我补充道。

    “就是我梦游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涂改的吗?”我怎么也不能够将局长看我的日志,跟他钻进我的更衣柜联系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惊讶。

    “没错,就是你亲手涂改的,葛大队可是笔迹鉴定专家,他已经确定了,上面都是你亲自涂改的。”局长将烟灰弹进了烟灰缸,然后又紧接着深吸了一口,看来局长很紧张,不得不通过吸烟的方式减压。

    “那然后呢?”我吃惊的问道,我想这里面一定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要不局长也不会亲自坐在这里了。

    “还什么然后,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被你扇了一巴掌。”局长有些微怒,换做是谁平白无故的挨了一巴掌也不高兴啊,况且还是被自己的属下没头没脸的打了一次,你还说不出来啥,这是最让局长窝火的事情了。

    我不愧是刑侦出身的,一听就明白了。

    “局长您不会是突然出现在我的更衣柜里面吧?”我已经猜到了答案,还是想通过局长的嘴亲自证实一下。

    “我就奇了怪了,刚刚看出来了一点猫腻,怎么就出现在了你的更衣柜里面呢?”局长不停地用手捋着自己的白毛,看样子也是快郁闷死了。

    “那有没有时间差?”我继续问道。

    “时间差?”局长和葛大队同时瞪大了眼睛,看样子他们之前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听了我的话,局长再一次的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吃惊的看了看手表,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急忙问道:“现在是哪一天?”

    这回轮到我和葛大队蒙圈了,不会吧局长您就是健忘也不至于这么忘事儿吧,连日期都不记得了。

    不过葛大队还是恭敬地回答了局长的问题:“局长,今天可是星期一啊。”

    葛大队的言外之意是,局长您可是当官的,周末自然是在家休息了,我们这些当兵的,可都是苦命人,一个星期就得工作七天,一年到头没有休息日,您就看着办吧。

    局长听了葛大队的这番介绍,一拍脑门子,‘哎呦’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情,看样子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事儿。

    “你确定?今天是星期一?那昨天不就是星期天吗?”

    我和葛大队都有些听不懂局长想要说什么,在咱们国家,听话那得听音儿,也就是说要听领导的言外之意是什么,那才是他想做的事情,说的可不都一定是本意,这就叫做艺术,说白了就是让你猜。

    葛大队完全游离在局长的思维之外了,我也是差不了多少,就听葛大队说道:“对没错儿局长,昨天是星期天,不过我们也叫礼拜日或者星期日,还有叫做礼拜天的。”

    “废话,我还不知道吗?”局长忽然发起了脾气,吓得葛大队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个星期天的名词了。

    “老子就星期天看的小白的日志。”局长不安的说道,看样子他好像是呆在我的更衣柜里面至少一整天了,而他居然一无所知,还以为一直再看我的日志报告呢。

    我也是吃惊不小,看来我的推测还是有些符合逻辑的。

    “哎呦,这话说得,我们还以为您礼拜天呆在家里享清福呢,没想到局长大人以身作则,亲自来局里带头工作,我们得向您老学习啊。”葛大队就是这个毛病,一旦遇到强势的领导就只有拍马屁的精神了。

    “废话,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过了一整天都不知道,难道我是自己钻进去的吗?”局长有些埋怨葛大队这样的饭桶了,吃会说好听话。

    他现在可是最需要干实事的人,就像我这样的,于是局长将目光投向了我,问道:“白警官,你一直负责这个棘手的案件,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葛大队,这下葛大队可有点发毛了,有些按捺不住的冲着我吼道:“有话你就说吧,看着我干什么,好像是我和这件事情有什么牵连似得。”

    “我的意思是有鬼你们信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不过看到局长的反应,我的眉头不由得就是一阵紧皱,看来这个老头子还是不相信我的话。

    “别扯这些没用的,就是有鬼你也必须给我抓过来,让我看到了我才信,现在还是解释一下我遇到的问题吧。”局长的精神看似被打击的不小,想必他从警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案件吧。

    其实我心里早就有谱了,只不过时机还不成熟,至少我还得等将离他们回来,才有能力和鬼王进行最后的决战。

    “局长您没有吃错药吧?”我说这句话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我就想让他放松一下心情,最近看到总是流鼻涕感冒什么,就推测他最近一定是吃了药的。

    没想到局长一听就好像是触碰了他的逆鳞似得,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声的吼道:“你才吃错了药,你们全家都吃错了药。”

    然后局长好像是再也忍受不了我这样的提问,甩开旁边的椅子,推开门走了出去,吓得葛大队赶紧的追了上去,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好话。

    不一会儿葛大队重新走了进来,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呀,你这个小妮子,为啥说话不经过脑子,哪壶不开林哪壶,你难道不知道局长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吃错药?”

    我哪里知道局长不喜欢别人说他这个啊,再说了我也没有听过别人说起这件事情呀。

    葛大队气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点燃了一根烟,稳定了一会儿情绪才给我解释,原来局长年轻的时候真的因为吃错了药,产生了幻觉,然后办案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开枪打伤了一个同事。

    后来局长升官了就更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件陈年往事,所以我们新来的都不清楚还有这么一码子事。

    “好了你也别太有心里负担了,局长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人,我想过一会就没事儿了。”葛大队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可以回去了。

    就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要知道葛大队怎么说也是局里的二号人物,出了局长大人,就是葛大队权利最大了,谁要是想进来,首先得喊报告,或者敲门,能够不敲门就进来的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局长。

    “对不起,白警官刚才是我态度不好,还请您原谅。”我万万没想到,局长会给我亲自赔礼道歉,而且态度非常的诚恳。

    我错愕的同时看到了局长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就明白了局长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那是我涂改的日志吧?”我也不想和局长猜来猜去的,直接说话比较容易交流。

    “嗯,就是,我昨天一时好奇,想在退休之前完成这个心愿,你也知道这件案子拖得太久了,破不了案子我于心不安啊,这让我怎么向市民交代。”

    我终于理解了这位局长大人的心思,原来他想在退休之前结束了这桩诡异的案件。

    只可惜的是他还不知道他的对手是鬼而不是人,所以想破案不那么容易。

    说这话局长将我涂改的日志拿了出来让我看,我一看可不得了,我望着那些涂涂抹抹的字迹,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这样,这不是我写的……”

    “什么不是你写的,难道字迹还能造假不成,我可是鉴定了好几个晚上熬夜加班才确定就是你的亲笔字迹的。”葛大队一听就急了,立刻纠正我的错误。

    “我是绝对不会写出来这种东西的。”我跟着师父还有将离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虽然学习的并不怎么用心,但还是懂得一些道上的规矩和咒语的。

    这上面涂涂抹抹被修改的文字,加在一起就是一个符咒,尽管我不会默写下来,但是还是可以认识的,就像很多人不会写字,但是还是认识字的。

    “这上面写满了阴符。”我看着那些鬼蜮符咒,眼前开始出现重影,很快的那些重叠的影像开始像小精灵一样的跳跃起来,随后我就感觉整个头都大了,变得很沉重,就像是灌了铅一样。

    头重脚轻根底浅,我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下栽倒在地,随后我只听到葛大队还有局长似乎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嘴里似乎还在大声的呼喊着什么,可是我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我只感觉自己好像走在了一条通往无尽遥远的大路上,四周全部的都是漆黑的一片,只有大陆的尽头拥有那么一丁点的光亮,我就奔着那仅有的光明走去,就像是飞蛾循着亮光一样的道理。

    这个时候,他们呼唤我的声音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而我就是回应了也是毫无任何的反应,因为他们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回应,或者说太遥远了,他们没有机会听到我说话的声音。

    “小白,小白……”

    “白警官,白警官……”

    我的名字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回响,可是我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反应的人,只是认准了一条道儿,对着那点亮光而去。

    马上我就看到大路的尽头了,道路也因此变得宽敞,而且我好像还看到了路边的景象,有大树,也有野花,还有石头甚至我还看到了几个路人,也在向前和我一样走着,没有交流,没有任何的沟通。

    哎,那人不是肖警官吗,我看的清清楚楚的,那个走在我前面的人,穿着警服,眼睛无精打采的望着前方,脚下的步子显得很沉重,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是同样的表情,就好像是吸毒又或者是喝了**汤变得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估计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吧。

    也不知道咋的了,在看到了肖警官只好,我的神智似乎清醒了许多,他们还在继续呼唤我的名字,可是我使劲了全力,还是很难和他们沟通上,就好像我是一个弃婴似得,被抛弃在一个荒岛上面,显得孤独无助。

    不过我走的比肖警官快一点,在经过了一会儿只好,我就和他几乎是并肩而行了,这个时候我的意识提醒我放慢脚步,于是我侧过头去看了看肖警官。

    让我吃惊的是他面色惨白,眼圈黑黑的,就像是大熊猫的黑眼眶,好像是熬夜似得。

    “喂喂,肖警官你几天没睡觉了?”我试探性的问候着他。

    可是这个家伙就好像是没听到我的声音似得,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哎,你有没有听见我再给你说话呢。”我这次努力的伸出了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可是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固执,只认识向前的路,似乎没有了感知能力。

    前面马上就要到一个路口了,这里也是最亮的地方,而且那种光亮有些晃我的眼睛,让我一时之间适应不过来,不得不深处手臂遮挡一下强光,就在这个时候,肖警官走了进去,跨步迈进了那片强光之中。

    而我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像是被谁从身后使劲儿的拽了一把,然后我就苏醒了,真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束强光正在照射我的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