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命运道标 > 第186章 副本:睥睨-骁骑营(作者:不要打脸)

第186章 副本:睥睨-骁骑营

    “齐步变正步,走!”

    “一二一!向右看!”

    “我武惟扬!选锋最强!”

    队列之中,头排首位的孙二亲喝口令,指挥手下部卒行止。

    小校军场北侧高台上,一溜摆了六张条桌,用长长一幅红布蒙了,有了个庄正检阅的大致模样。

    韩三在主席台后居中,左有团练使杨小顺,右有胡麻县丞李志明,再两侧都是些县乡名士豪绅,吴王府为藩王属,在兵事上需避嫌,故此无人列席。

    韩三看下面正步通过主席台的选锋营兵卒,个个军姿挺拔,个个四十五度角抬脸仰望自己,个个脸上都是狂热景仰,心中一时高兴坏了。

    就是口号琢磨的差点意思,草莽气太重,又想孙二是个镖局子的出身,总也难免……只能微不可查的摇一摇头,遗憾的在纸上写了个85分。

    主席台上,其他人都装作不经意偷瞄着某千户大人的神色,觉得拿捏准了才纷纷落笔,写下自己要给的分数。

    趟子手孙二领着手底下的人喊着号子亮镖威,一路下去了。

    紧接着,韩三眼前横着跑过两趟人。

    两人一组抱一根碗口粗六尺长的草头桩,间隔四步,蹲下身子扶持桩子立在当地,整整齐齐的分列两行。

    “下一个节目是骁骑营骑兵训练的汇报演出,烈烈长风,纠纠铁骑,不叫贼人渡北山,但有骑营三尺剑,尽斩天下凶顽……”

    韩三撇一眼站在主席台前用一个大铁皮喇叭串台词的小伙子,心里再多赞了一回好嗓子。

    这个小伙子韩三是不认得的,但韩三认得这小伙子的娘。

    小伙子他娘喜欢穿女仆装,在山左郡清河治安分局旁边开了间叫“下车吃面”的小面馆,传说和常思阡诗人的关系不那么清清楚楚的。

    韩三在某次巡营的时候,偶然遇见小伙子他娘给小伙子送鞋,一眼就认出了这位面馆女掌柜。

    又问营将王五,王五说是母子二人,自山左郡逃难来此,前次自上西乡河口流民中征兵时招进来的。只因这小伙子嗓音透亮,王五给他安排了个喊号子的差事,小伙子人也机灵,做的不错。

    自然是不错的,这样的人才,某千户大人直接征调了,到栖霞军本部当个宣传干事,总比埋没在基层作用更大。

    韩三看中这个小伙子,一是有在他娘的面馆里吃过饭的缘分,二是藏了点私心。

    韩三总觉得这小伙子的面相和某位诗人大有瓜葛,保不齐这样的相像里面,就藏了一部四五十集的恩怨情仇。

    在这个副本位面里,小伙子的假想爹现在可是官拜山左郡守,掌管一郡民政的封疆之臣。待定的二叔也威名赫赫,高居山左郡憾山军镇抚使之位……遑论哪个位面,都没有亏待的道理。

    按说亲兄弟俩,一掌民政,一掌军事,是为臣的大忌,可常家世代忠良,打古秦开朝的时候就在始皇帝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听差做事,一辈辈莫不如此。

    古秦得中洲,始皇帝不封外姓王,就托付山左郡的军民给常家。至今四朝,山左郡历任郡守都是姓常,憾山军的镇抚使也未改过姓氏,君恩浩荡,臣亦忠孝,倒也是一段佳话。

    不过,佳话归佳话,忠孝也忠孝,常家的这一辈两兄弟却有些不上台面。

    郡守常思阡勉强称得勤勉,以中人之姿理山左郡民政,一场大旱之下早就慌了手脚,焦头烂额的一批。

    镇抚使常思成,文人领军,癖好白袍小将,最出名的是提拔一个花枪武生做营官,若能带好了兵才见鬼。

    如此两匹头马,山左郡糟乱一团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上面大概也知晓些憾山军是个什么成色,不然哪有某千户大人组建栖霞新军的便宜事,这是早预备着堵窟窿的。

    一阵隆隆蹄声把韩三的思绪拉回校军场,四匹河曲马结成一个小方阵,自东向西,高速冲来。

    马上骑士手持三尺长的弧刀,斜伸手臂,随着奔马起伏,雪亮的刀芒也无定处,卷起一道白浪。

    眨眼到了两列草头桩近前,当先骑士手腕略紧,只将马刀的锋刃朝桩子上截轻轻一搭,借着极快的马速,轻松斩透桩子头上,密扎紧实的一捆长草。

    似狼毫枭首,如扫帚掉头,人马嘶鸣已去,惟留断肠透骨离愁。

    蹄声未远,后骑又至,后骑如风嘶掠,下一骑方阵紧衔而至。

    如此十阵,如动车过埠,似街獬席卷,直斩得草头乱飞,浮枝蔽日遮天,摧敌胆丧,三军皆惊,端是威风煞气,战意凛凛。

    刀马止歇,待这四十骑在主席台前重列一座骑阵立定,小校场内外掌声如瀑,呼声如雷。

    骁骑营将王五,秃头,宽额,大眼,瘦脸尖下巴,一抹短须,嘴角眼角总斜撇着,像个破解版的“睥睨”简图。

    一拨马头,王五带着满头满脸的汗来到骑阵之前,面向主席台,马刀高举,神情激动。

    众骑士亦高举马刀,一片雪亮的刀丛中,王五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喊,“骁骑营!冲锋!!”

    “骁骑营!冲锋!冲锋冲锋冲锋!!!”

    二十几把弧刀舞在当空,刀锋闪亮,在韩三眼前结成一片豪光。

    骁骑营成军不易,是韩三一力主张,才得以建制的。中洲腹地少马,吴越更是水网密织,车都不大用更不提马了。再有,骑兵训练不易,军资糜费的让人肉疼,某千户大人也是咬着牙撑下来的。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日后的战事还长着,没骑兵怎么行,管它大小多少,先得有个架子支起来。

    至于骑兵有没有马韩三不太在乎,主要是提前下手,渐渐积累出一批骑手……某千户大人在机动部队上的脑洞还大着呢,非是寻常穿越历史争霸类型可以揣摩的。

    骁骑营的汇报演出成功谢幕,下一个是陷阵营。

    坚盾厚甲,长刀硬弓,辅以床弩矛车,三伍一组,二十组为一座鱼鳞大阵,陷阵营的这次军阵演练参与了过半士卒,场面铺排的最大。

    韩三看军阵变化灵动,攻杀战守颇有法度,不由频频点头,冷不防眼角余光中,走进一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命运道标》,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