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绝地追杀 > 第1088章 演一出好戏(作者:月下寞)

第1088章 演一出好戏

    ();

    这些趣闻孙尧圣也就图个乐子,并不当真,更不会往心里去。在他看来,是猫是虎,和他这个四年过客并没有半毛钱的干系。

    还没进门,就能感受到网吧里的人声鼎沸,如果飘过来的话里不是和游戏有关的词汇,和隔着几条街的菜市场,没有丝毫的区别。甚至因为“饱读诗书”的关系,传出来的粗鄙词汇,比整日讨价还价的菜市场还要丰富多彩。至少菜市场里逼急了,也离不开传统的骂人方式,不是带“娘”就是带“妈”。但在一众学子聚集的网吧里,什么“你要是一朵鲜花,以后牛都不敢拉屎”这都算得上文雅的,“你有什么身份,你就有个身份证”这算含蓄的,这也只是小试牛刀,“你的头和屁股装反了吧”这才是真正拉开大战的序幕。

    接下来,就是一阵不堪入耳的词汇,诠释了汉语词汇为何博大精深。

    阔别已久的氛围,让孙尧圣这个外闷里骚,外表假正经,其实骨子里比朱晓飞还要跳脱的性格完全激发了出来。

    “走,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常衡有没有参赛的资格!”

    看着当仁不让的孙尧圣,又看了看跃跃欲试的朱晓飞,苦大仇深的秦火只好祈祷接下来不要出现无法控制的场面。

    一进门,孙尧圣差点怀疑走错了片场。

    “我记得,这里不是有个英雄联盟的一比一雕像吗?”孙尧圣不解地问道。

    秦火赶紧说道,“小声点,现在联盟和吃鸡可是水火不容,相互看不顺眼呢。”

    虽然秦火没有明说,但孙尧圣还是从这句话里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说小点,这是人之常情,往大了说,这是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只是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承载了太多人的青春,骤然被打入冷宫,难免会让“老人”们觉得这是在向自己的青春宣战。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问你为什么墙上的英雄联盟挂像全都换成吃鸡里的人物了。”孙尧圣紧接着说了一句废话。

    为了转移话题,秦火指了指二楼,“你们要找的人就在楼上,现在快到下课的时间了,再不过去抢位置,恐怕就要等下一次的机会了。”

    哪知,朱晓飞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有何难,大不了让猴子也东施效颦一回,指不定谁高谁低,到时候,或许还能让那个熊什么的,亲自过来投效呢。”

    就知道这两个人加在一起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典型,秦火也只能苦笑道,“猴子的技术当然没话说。但凡事尽量还是以和为贵,能不起冲突,尽量和平解决。”

    朱晓飞看了看秦火,突然感觉教室里的那通口水浪费的不值。至于“错”这个字眼,一来李顺该骂,再者朱晓飞的字典里查不出来这个字!

    被盯的发毛,秦火笑道,“马上就到了。”

    等到三人上了楼,并没有出现水泄不通的场景,这就让秦火路上的那段话有了编故事的嫌疑,也让他更加不堪。

    “那个,可能是时间不对,再过一会儿,估计就能出现人山人海的景象了。”

    就在朱晓飞又要借题发挥之际,孙尧圣指着一处靠窗的座位,道,“是不是那个人。”

    秦火眯着眼,费了好大劲,再三和记忆中的形象比对后,坚定地说道,“没错,就是他。原先他是一个鸡窝头,上面全是没洗的油和头皮屑,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的,现在焕然一新,差点认不出来了。”

    随后,秦火细思极恐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孙尧圣微笑着说道,“你不是都说了吗,我就是靠猜猜到的。”

    直觉,这在普通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但在高手之间,可能就是生死一瞬的高低!

    这里位于一个大学的旁边,这也导致整个飞宇的网吧里,还有许许多多的空位,大概要到正午的12点钟以后,才会慢慢的聚拢。

    人少,肯于见义勇为的人就更少,哪怕被“欺负”的人是平时自己视之为偶像的常衡,也没有一个人过来伸张正义。尤其是在看到秦火单手拎人的那个场景后,刚刚想要冒头的火苗就被瞬间掐灭。

    “常衡,这个名字有点拗口,要不以后叫你小衡吧。”孙尧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常衡。

    屏幕上的强光打在常衡的脸上,忽明忽暗的平添了一丝神秘感,就和他整个人一样,话不多,谁也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既然这三人是直冲着自己而来,对于孙尧圣能够直呼其名,常衡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但是对于这种自来熟,还略带亲昵的叫法,常衡紧锁眉头,反感两个字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

    “我们不熟。”常衡的声音还是没有温度,就和网吧里的中央空调一样,冷飕飕的。

    “没关系,等我们相处的时间多了,自然就熟了。”孙尧圣毫无风度地说道。

    面对这种死皮赖脸的最佳处理方法,就是常衡此刻的做法,置之不理,自然而然他就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趣。

    随着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声,这场强扭的比赛,就在四人心猿意马的过程中,拉开了序幕。

    “怎么跳?”开局朱晓飞习惯性的对着孙尧圣问道。

    孙尧圣用眼角瞟了一眼常衡,又看着地图上他并没有标记的符号,嘴角微微扯动,“机场!”

    既然存了试一试深浅的心态,那就直接来剂猛药!之前他们就已经说过了,要演一出戏。毕竟这次测试的是这个常衡,他们就要显得更弱,才能够测试出常衡的实力。所以这一次秦火和朱晓飞就是要以一个很弱的玩家来进行游戏。

    “我们去1号楼。”朱晓飞结束了这种无意义的对话。

    常衡全程都是冷漠以待,只有呼吸声的微微加重,才能听出细微的嗤笑。

    孙尧圣在半空中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降落伞,c字楼除了他们四个,一共还有七个外人,其中1号楼就三个。

    “为什么大家都是同时从飞机上起跳,你们比我快这么多?”看着已经在1号楼楼顶降落的孙尧圣和常衡,离楼顶还有一段距离的朱晓飞哇哇大叫。

    “别抱怨了,我比你还不如呢。”秦火的声音充满着幽怨。

    朱晓飞这才抬头望上看了一眼,乐了,“我说源哥,你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只鸟吗?是不是深深的眷恋着天空,所以才在上面一直盘旋,不肯下落。”

    秦火笑道:“快别说了,我本来就有点恐高,楼顶就这么大点地方,要准确的跳上去可是个技术活,我早就说过,机场就是我的禁飞区。”

    朱晓飞更加乐不可支,“航线在机场你不跳还情有可原,那要是最终的安全区刷在了机场怎么办?”

    秦火张口就道,“那也得我活着才行啊。”

    “哈哈哈哈!”

    不止是朱晓飞捧腹大笑,孙尧圣都忍不住笑骂道,“别在这逗乐了,要是死了,全都赖在你们俩的头上。”

    就在三人嬉笑的同时,常衡的嘴角也微微牵动了一下。显然是朱晓飞和秦火的演技感动到他了,让他真的以为两人就是个菜比。

    “糟了,他们捡到枪了!”还在空中的秦火大叫道,演戏就要演全套嘛。

    “别急,我们也有。”孙尧圣一边一颗颗地上着s1897的子弹,一边说道。

    这把枪是孙尧圣和常衡共同发现的,在看到孙尧圣离得比较近,又没有礼让的意思后,常衡直接翻着楼顶的栏杆,跳到了一楼。

    除了另外一名捡到m16步枪的敌人,其余两人也都自觉的离开了楼顶,将地方腾给了两个捡到枪的人。

    那名敌人本想抬头打鸟,尤其是快要降落在楼顶上的朱晓飞,就像一块会行走的猪肉,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咬上一口。

    但孙尧圣并没有给他机会。

    先是远程开了一枪,虽然准确的命中了敌人,但散弹枪无愧近战之王的称号。端着枪,瞄着天上的敌人被吓了一跳,在发现自己只是掉了一层血皮后,恼羞成怒的朝着孙尧圣泼射过来。

    先行找好掩体的孙尧圣躲在了楼顶的排气管后面,在避免受伤的同时,意外的在脚底旁发现了一颗手雷。

    “有意思了。”孙尧圣低语道。

    利用视角观察着敌人的动向,在发现敌人也躲在一处排气管后面,大有一副看谁能够耗死谁的架势后,孙尧圣拧开了手雷上的保险栓。

    “猴子,我来啦!”朱晓飞双脚刚刚着地,就迫不及待地大喊道。

    没有功夫理会朱晓飞,在手里停留了大概三秒后,孙尧圣朝着敌人的藏身之处扔了过去。

    缘分这个东西,总是会在你不经之间让你措手不及。

    一切的计算都很完美,手雷扔出去的弧线也在正轨上,但从天而降的秦火,硬生生的改变了手雷的预定轨道。

    “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秦火在落地的瞬间说道。

    只过了一秒钟,身旁就传来了一声巨响,伴随而来的,还有朱晓飞的咒骂。

    “娘希匹的,是谁暗箭伤人,有种站出来,让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摸了摸鼻头,孙尧圣认为这种情况根本无法解释,涉及到了物理学,几率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人品学。

    眼看着一个被手雷炸倒地,一个手无寸铁,早就食指大动的那名敌人终于忍不住人头的诱惑,不顾孙尧圣存在的就冲出了掩体,想要拿下唾手可得的两个人头。

    正在等着这一刻来临的孙尧圣喊道,“源哥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别让他把一杰给…”

    喊声戛然而止,因为在看到端枪出来的敌人瞬间,秦火就自觉地挡在了跪在地上的朱晓飞的身前。

    “补掉。”孙尧圣最终还是把话说完。

    在楼道里已经解决掉两名敌人,正在检查战利品的常衡被孙尧圣断断续续的说话节奏给吸引。在正好看到孙尧圣的视角里,秦火舍身挡子弹的举动后,再看向这三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陌生人后,脸部僵硬的轮廓,也渐渐的柔和了许多。

    在秦火身中数发子弹后,孙尧圣也用了三发散弹枪的子弹,打倒了那名心有不甘的敌人。

    “秦哥,你去把补掉,我来拉胖子。”孙尧圣想让秦火发泄一下被动挨打的怒火。

    “没事,你赶紧去把装备拿到手上吧,我来扶胖子,毕竟送佛送到西嘛。”

    倒在地上的朱晓飞笑骂道,“话是好话,怎么在你嘴里就变了味呢?这又是西天又是佛的,你这是咒诅我快点去西天见佛祖啊。”

    还没等秦火解释,三人就听到常衡破天荒的主动说道,“我这里有多余的枪和药包,你们赶紧过来捡吧。”

    “啊!”秦火突然嚎叫了一声,“胖子你没事掐我干嘛?”

    “我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朱晓飞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你干嘛不掐自己?”

    “我傻呀,掐自己难道不疼呀。”

    这一次,孙尧圣看到了常衡嘴角露出了明显的弧度。

    ‘都说音乐无国界,我看活宝才是打开一切的万能钥匙。’孙尧圣看着相互打趣的二人,默默的想到。

    “要一起去攻下二号楼吗?”孙尧圣补掉了敌人,顺便也把还剩50多发子弹的m16拿在了手上。

    一身基础装备全齐的常衡在看到孙尧圣除了两把枪,就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皱眉问道,“你就这种装备要去打架吗?”

    “打架?”孙尧圣说道,“不好意思,我是去杀人。”说完,也不等常衡回应,就已经借助奔跑,从1号楼直接跳到了2号楼的楼顶。

    本来以为自己以前的打法已经够奔放的了,却没想到还能遇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人。孙尧圣的这种行为已经超脱了浪,这叫狂!不把寻常人放在眼里的狂!

    相比较孙尧圣的轻描淡写,对于攻楼这件事,常衡就显得要稳重许多。

    还在空中的时候,常衡就仔细观察了2号楼里的“住客”有四个。如今没有任何的枪声出现,在这款不是我死就是你亡的游戏里,常衡还真没发现过一次敌人见面手下留情的场面。所以,这就代表2号里有着一个四人的满编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绝地追杀》,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