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帝血苍穹 > 第32章 成功学的第一秘诀(作者:朝花希拾)

第32章 成功学的第一秘诀

    帝都西郊,李家别院的宴客堂,一地阳光,一地金黄。£∝筆癡鈡文

    一株高达十数丈的老槐树立在庭院中心,开枝散叶的迎天高撑,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在阳光的照耀下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晚风拂过,树叶飘曳。

    一位淡然飘逸,隐约中含有几分王者之气的年轻人,先是眯起自己的眼睛,深深吸了几口院中的清新空气,又绕着老槐树半圈缓行,进行了一番欣赏之后,才缓步登上有牌匾刻上“宴客堂”三字建筑物的汗白玉台阶。

    此时,宴客堂偌大的空间里,一人立在书桌前,体型像标枪般挺直,身穿白色的唐装,屹然雄伟如山,自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当年轻人进来的时候,这位不怒自威的老人,正握着毛笔在洁白如洗的宣纸上挥笔泼墨,神情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淡然及平和。

    在书案不远处,悄然走进来的年轻人赶紧停下自己的脚步,十分专注审视着老人行云流水的手法。

    一开始的他,本以为老爷子是在和往常一样在练字,但很快发现是在画一副画,一副气势磅礴的山水画,层层叠叠的极为传神。

    于是,在整个过程,这位被誉为下一位核心候选人之一的李是民,都一直站在旁边恭敬地看着,从老人第一笔到最后收笔,一气呵成。

    最后,这位淮南李家的族长,稳坐帝国内阁第三把交椅的李老爷子把手里的笔一丢,表示自己已经画完了。

    凝聚目光开始扫视的李是民,顿见“山中有山”四字呈现自己的面前,透射着一股佛气迫人的灵犀。

    “爷爷!好画,好字,好句。”李家少主满脸由衷的赞道,没有半点奉承的成分。

    对此,李老爷子哈哈一笑,转头望着李*是民,笑着回应:“说句实在话,画好、字好都没多少价值,我要的是你能体会我这“山中有山”的四字意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筆☆→癡☆→鈡☆→文”

    山中有山?

    听到李家老爷子这话里有话,原本因为自家二叔失去了那个重要位置的李****,神情不由得一动,随后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孙儿受教了。”

    “刚刚得到确切的消息,那位已经踏足六阶!”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孙子一点就透,李家老爷子再次爆出了十分劲爆的消息。

    只是,不知为何,一向高傲的李家老爷子,语气中却是多出了一丝赞叹!

    不过,对于一个才二十多岁,就踏足六阶,在东周帝国的上层,在地位上已经成为和自己平起平坐的风大将军,李家老爷子也不得不赞叹!

    “什么?!”亲耳从自家老爷子的口中,听到这个预料之外,意想之中的消息,李****的眼神之中,一时间满是复杂!

    “呵呵……,怎么?”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孙子流露出如此的表情,李家老爷子的眼中闪竟然过了一丝狭促:“怕了吗?”

    “那倒没有。”听到自己爷爷这么调侃自己,李是民也笑了起来:“我觉得现在头疼的应该是在军中发展的那一位吧!”

    “哈哈,是呀!”看到自己的爱孙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李家老爷子也十分爽朗的笑了起来:“所以,老彭他也着急了。”

    “爷爷在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那些选拔失败的小规模部队并没有打回原驻地,而是以海军剩余的两个海军陆战师为主体集合在一起,组建了大约七万人规模的第12中型突击军团,有薛老那位来自昆仑山的孙女带领!”

    “这么说第一空降军,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听到自家爷爷这么一说,李是民的嘴角漏出了一丝苦涩。

    “嗯!”李家老爷子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慎重:“不过好消息还是有的,那就是你那位姨夫马上就要去除那个“副”字了。”

    “我二姨夫马上就要……”听到自家老爷子这么一说,原本还有些心情沉重的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因为,李****心里明白他二姨夫任职的那个军,可是帝**部两大战略重型机械化军团之一,号称东洲陆军战力第一,拱卫京师要地的天下第一军!

    “还有,那位昆仑山的三长老已经来到了京城。”李家老爷子接着说道:“这样的话,叶家的布局也出了一些变数。”

    于是,李*是民的眼睛大亮。

    然后,点到为止的李家老爷子,话锋偏转:“对了,在西藏呆这么几天,你可是晒黑不少,高原的阳光就是猛烈,能把人晒得两腮通红。”

    说道这里,李家老爷子在一张沙发上落座,接着示意自家的孙子,也坐在旁边:“不过那也是考验的气候,能在西藏顽强活成长起来的人,走到东洲的任何角落都能适应环境;同样道理,能在西藏混出来的人,非富即贵。”

    自然,李是民赶紧再度点头:“老爷子解说精辟。”

    接着,他又补充上几句:“而且西藏底层的百姓格外淳朴,只要是解决了简单生存,他们就很满足了;如果有机会,我建议老爷子重回西藏走走,毕竟那是老爷子有过记忆的地方。”

    “没有必要!”

    李家老爷子轻轻挥手,叹息一声道:“有些心中的情怀不要太在意,过去的东西就让它过去吧,刻意去体验去感慨又有什么意义?唯有去珍惜自己的眼前人、眼前事,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然后,他望着李是民淡淡的补充:“我朝太宗从家乡出来到一直故去,他就没有回过一次家乡,是他忘本还是他没空?两者都不是,因为他老人家在南巡时说过,他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他放眼的是整个天下。”

    “这说明什么?”

    李家老爷子的手指轻敲桌子,眼里闪烁一抹崇敬:“说明当他老人家位至巅峰时,他的故乡已经不是当初出生出来的地方,而是整个东洲,他竟然都把整个东洲都当做故乡,又何必刻意所谓的衣锦还乡呢?”

    “伟人之所以伟人,最根本要因在于他们看得远。”

    ……

    雷泽城西郊,一座临水的农家小院被十几名荷枪实弹,满脸严肃的年轻军人,护住的严严实实。

    屋子里,薛小妹静静的坐在床边,看了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赵天一眼,顺手拿起了床边的一本红宝书,打开了那夹着书签的一眼。

    于是,一句划着醒目红线的大字映入了薛小妹的眼帘:枪杆子,笔杆子,一个都不能少,我们都要抓!

    然后是书签上的评语——读刺杀总统里根有感!

    在新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控制着新盟国内很多,甚至是大部分的话语权渠道,进而把那些商界领袖,财阀主席,政府官员,传媒巨头,军方要员,已经形成了一张盘根错节的网络。

    他们所能动员的力量,以及影响力,足以拗动原本相反的民意,让所谓的民意朝着他们所期望的方向倾倒。

    如果杀人犯杀了人,那么他们便会着重渲染这名杀人犯所遭受的不公,所遭到的压迫和打击,从而得出他杀人的行为情有可原的结论!

    而受害者的无辜,受害者亲属的悲痛和凄惨,则可以在他们封锁下只字不提,就算有清醒的民众呐喊,也会被他们制造的更庞大的声音所淹没,以达到颠倒黑白的效果。

    例如那位刺杀总统的亿万富翁之子,只是被判精神不正常,在疗养院关了三年而已!

    以至于,在事实上的民意在这样的封锁和刻意的引导之下,几乎就会朝着他们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操控舆论,操控民意,操控无数普通人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地,这一直都是他们,隐藏在那些高层人士更上方的隐秘家族的拿手好戏!

    所以,要想统一世界,要么拥有彻底无视他们的实力;要么就在他们最疯狂的时候,用最残酷的事实让他们在知道自己被欺骗,心中愤怒如火山爆发中的民意下,彻底灭亡!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