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531章 发狂的南京道(作者:迪巴拉爵士)

第531章 发狂的南京道

    两个乡兵拖着一个男子过来,男子抬头,见到李自然就喊道:“郎君,他们用刑……”

    这人是李自然来到这边后聘请的,专门给他打杂。

    此人不属于官方编制,所以无需遵守什么规则,大多在暗中活动。

    所以在看到他后李自然不禁面色大变,“沈安,你这是要屈打成招吗?”

    男子被按在沈安的身侧跪下,沈安伸手摸着他的头顶,就和摸家里的花花一个样,很宠溺。

    “说吧,说说李自然走私的事。”

    男子抬头,神色有些挣扎。

    “乖一些。”

    沈安依旧是哄花花的语气,可闻小种却抽出了长刀。

    “想断手还是断脚?”

    这些人不是密谍,无需什么严酷的审讯,只要拔刀就能吓尿他们。

    男子哭道:“小人说……他们……他们在雄州城外有仓库……”

    李自然的面色一白,冷笑道:“什么仓库?某不知道。”

    他觉得自己只要不承认,沈安就拿他没办法。

    沈安笑了笑:“昨夜某带着邙山军出城,那些贼人就在前方等着,可见是有人在通风报信……是谁?”

    没人回答,他继续自言自语:“随后五百余人展开追杀……可你们万万没想到,邙山军竟然能杀光了他们……失望了吗?”

    那些商人没有得到消息,此刻听到沈安说起昨夜的厮杀,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竟然是五百多人?不是说一百多人吗?”

    “辽军……不,那些贼人是怎么发现邙山军的?”

    “有人通风报信,那些苟日的,该杀!”

    “竟然被邙山军给杀光了……一百人杀五百人……我的天……这名将也不能吧?”

    “能个屁!本朝哪有这等名将?就待诏一人!”

    “以前他们说沈待诏文武双全某还不信,这下某信了。以后谁敢说沈待诏只知道文事,某大嘴巴子抽死他。”

    “那些贼人死了,咱们又能放心的出行了……”

    商人们渐渐兴奋起来。

    “多谢待诏。”

    有人起身行礼感谢沈安。

    随后众人纷纷行礼。

    “多谢待诏。”

    声音很大,传到了辽人那边。

    随即辽人们都簇拥了过来。

    他们看到了沈安,看到了那些黑甲邙山军。

    有人愕然,有人目光闪烁,眼中多了恼怒。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沈安仰头看着李自然问道。

    李自然强笑道:“这些都是诬陷,那些货物和某无关!”

    “你以为自己是内侍,某就不敢处置你吗?”

    沈安的话得到了李自然的默认。

    沈安伸手,闻小种递上了长刀,然后被黄春推开。

    懂不懂事的?

    黄春瞪了他一眼,递上了马鞭。

    沈安接过马鞭,缓缓起身道:“你走私那些货物……铜钱,铜料,许多物资……这些东西会造成大宋的钱荒。辽人的钱多了,大宋的钱就少了。而且走私还不交税……所以三司使包拯会活剐了你,官家都拦不住……”

    啪!

    沈安一顿皮鞭抽的酣畅淋漓,李自然躺在地上哀嚎着,有商人叹道:“早上他才一脸官样子的来巡查,现在就被待诏打成了狗……”

    “还有谁?”

    他的目光一转,那些官吏都齐刷刷跪下了。

    “待诏饶命。”

    他们不但走私战略物资,还走私普通货物。

    “资敌,偷税……你们想怎么死?”

    敢走私的人,大抵都没有立场。他们的眼中只有走私的刺激和赚到的金钱,这些人都废掉了。

    发配改造都不可能有效果。

    李自然大抵知道自己死定了,就嚎叫道:“你没有权利处置某,你对某动私刑……官家饶不了你。”

    是的,内侍犯错是犯错,但你沈安没有处置权。

    你可以把李自然带回京,却没有权利鞭打他。

    沈安只是笑了笑,目光转动,见许多军士聚集在那些货物边上,虽然在遮掩,可依旧能看出手中握有东西。

    这是准备点火来一场鱼死网破吧。

    榷场若是起火,烧毁的货物固然价值不菲,关键是很打击信心,以后的商人不会再信任看守榷场的军士……

    那些辽人不禁乐了,有人说道:“我等作证,沈安鞭责了李自然。”

    李自然喊道:“你前途无量,为了某犯错不值当。放某一马,某就不计较此事。”

    他觉得沈安会珍惜羽毛,所以就生出了些希望。

    黄春冷笑道:“你可知道我家郎君回去后有人会害怕吗?”

    “我家郎君的功劳可以打断人的腿,你这样的人,此次功劳能宰了你。”

    卧槽!

    竟然还能这样?

    打断人的手脚来抵消自己的功劳,谁会这么做?

    众人看着前方的沈安,心中不禁有一万头神兽在狂奔。

    换做某立功,别说是抵消,都恨不能夸大些。

    “沈安立了好些功劳。”

    是啊!

    这人立功无数,若是不抵消的话,真的没法安置。

    所以他这是有恃无恐。

    但这种方式也太奇葩了吧?

    “你还不够格!”

    沈安走到了辽人的前方,说道:“南京道上次灰头土脸,此次报复失败,多少人会为之丢官去职?多少人会被流放到荒凉之地去和那些蛮人为伍?还有哪些倒霉蛋会丢掉小命?”

    几个辽人愕然。

    在见到沈安后他们就知道截杀失败了。

    失败就失败了吧,可五百余人去截杀邙山军竟然被全灭。

    南京道要倒霉了。

    辽人无话可说。

    沈安点点头,“去告诉南京道的那些人,沈某还会停留些时日,若是有胆就来。”

    当先的辽人冷笑道:“你要小心。”

    消息传回去,南京道的官员们会发狂,天知道一群发狂的官员会干出什么事来。

    沈安凝视着他,淡淡的道:“沈某对此期待备至,咱们……不见不散。”

    他被人簇拥着出去,身后留下了一群呆若木鸡的辽人。

    “死光了?”

    没人相信。

    “去看看。”

    有人准备去打探消息,可还没来得及出去,宋人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京观……好多尸骸,还有马尸……”

    澶渊之盟后,战争已经远离了雄州人,也远离了辽人。

    谁见过京观?

    没有。

    一群人都往外跑,而李自然等人也想跟着跑。

    死亡或是发配就是他们的最后归属,所以能逃就逃吧。

    李自然一边跑一边欢喜的道:“沈安果然不敢捉拿我等,赶紧跑,跑到辽人那边去,咱们有钱……对,要回去拿钱,拿了钱咱们就去辽人那边。”

    那些官吏都跟着他跑,大伙的住所就在边上,出去需要往南边跑。

    而那些涉及走私的军士却不同,他们是往北边跑。

    一群院落组成了一个住宅区,沈安已经到了。

    他站在街道中间,身边是饶春来,身后是一群大汉。

    “他们肯定会来这里。”

    沈安很笃定的道:“当着榷场的人拿人不大好……容易让那些军士鱼死网破。”

    人就是这样,开始想鱼死网破,可等出现生机时,所有的勇气都会消散。那些军士哪怕知道沈安的离去有猫腻,可依旧会选择相信这是一条生路,于是开始奔逃。

    “官吏会来这边,这是因为他们贪婪。而军士会往北边去,因为他们怕死……”

    “某以为他们会直接跑北边去。”

    饶春来说道:“要不打个赌……”

    宋人喜欢赌,无所不赌。

    “赌什么?”

    “晚饭,谁输了就不能吃晚饭。”

    “好。”

    “好。”

    话音未落,大家就听到了脚步声。

    “你输了。”

    沈安上前两步,正好李自然狂奔进来,见到他后就尖叫一声。

    “你……你为何要赶尽杀绝!你这个疯子,某诅咒你世代为奴……世代……”

    闻小种过去,反手就是一巴掌。

    李自然倒在地上哭的像是个孩子。

    “某错了,某以前也曾尽忠职守,某在宫中时曾经兢兢业业……某错了……”

    那些官吏想跑,被皇城司的人从后面赶了进来,现场顿时乱糟糟的。

    “这里交给你了,某去拦截那些军士,稍后某准备给辽人挖个坑……这好好的事情,人心不足啊!”

    沈安带着人一路迂回过去,等赶到时,那些军士已经被圈住了。

    那些军士跪的很整齐,叫喊声也很整齐。

    “饶命……”

    “败类!”

    军中经商的习惯依旧存在,甚至文官也在经商。

    军中经商是补贴军费,可长此以往,弊端必然丛生。

    官员经商同样如此。

    这是个商业的大宋,带来的负面问题一大堆。

    后人都说大宋繁茂,商业无敌。

    可谁看到那些军队和官员们经商的模样?

    “赶回去!”

    沈安策马回去。

    他知道大宋的商业政策迟早要变,不变革新同样会失败。

    军队必须要成为杀戮的机器!

    官员该回归本职。

    所以他要来查走私。

    当这个结果传到汴梁去时,就是一粒种子。

    仁宗会不会管?

    他会管,但也只是头痛医头而已,把这批官员军士处置完事。

    制度的革新却不可能。

    但他的日子不长了。

    ……

    白沟河的对岸,一群官员武将在等候着。

    “去看看京观是不是真的!”

    一个官员在咆哮着,可更多的官员浑身发软。

    “五百余人的精锐,邙山军出动了多少人?”

    “有人亲眼看到他们出城,就一百余人,一人双马。”

    “一百余人怎么能杀光五百余人?就是一群羊也会跑丢几头啊!”

    “某不知。”

    “蠢货!”

    官员们发狂了,“去,弄死沈安,去弄死沈安!”

    “再等等吧,等消息确认了再说。”

    武将们明显的更冷静些。

    可消息却一直没传回来,派出去的人都消失了。

    卧槽!

    这是什么意思?

    “多派些人去,快去!”

    一群文官在咆哮着,武将们终于忍不住了,就调派了精锐斥候出发。

    “这些是最精锐的斥候,就算是宋人的皇宫都能摸进去。”

    武将们很矜持的保证着。

    “那个沈安……他的谋略如何?”

    “不怎么样,据说很粗俗,几次和咱们的使者发生冲突,只是宋皇偏袒罢了。”

    “那就好!”

    一个汉官盯着河对面,喃喃的道:“该回来了呀!”

    当听到马蹄声时,众人都已经吃了晚饭。

    “只有一匹马!”

    小船随即过来,果然只带回来了一个斥候。

    “如何?”

    “赶紧说话!”

    ……

    感谢书友“风云闪”打赏盟主,又多一个盟主。?(????????????)?

    双倍月票倒数第二天,有月票的书友,恳请投给大丈夫。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北宋大丈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