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百五十章玉兔传送(二合一章)(作者:无极书虫)

第三百五十章玉兔传送(二合一章)

    是夜,霍去病带曹参、杨商二人来到灵宫后方的一处灵台。

    灵台高三层,四周插满玄白旗幡。最高处升起桅杆,挂着白起当初展示的青铜面具。

    曹参下意识摸了摸怀中的面具,霍去病扭头嘱咐:“把面具收好,这是你们回去的媒介之一。没有同相位共鸣,我们很难将你们送入时光长河。”

    “但两个面具都在这里,我们怎么定位未来?”曹参二人这段日子到底没白费,借白起的面子,阅读众多夏国术法研究资料,其中就有姬乐亲自写的《时间论》。

    “难道凭借面具上的时间痕迹?”

    “那是一方面,但并不完全。”

    曹参手中的面具来自五百年后,随着将他们放逐至时光长河,时光自身的修复性会引导面具回归相应的时代。曹参和杨商需要利用这股时光修复力,跟着回到自己的时代。

    可是,时光长河诡异莫测,单纯凭借面具跳跃时空,不亚于用漂流瓶在大海中漫无目的的游荡。

    “因此姬乐才给你们制作另一个媒介。”霍去病指着桅杆下面的一个大罐:“喏——就是这个。”

    二人走上前,仔细观察这口白地黑花罐。在罐口,还能闻到些许的酒香。

    曹参神情古怪:“这是我们家的酒坛子?”

    “没错。”不远处,传来姬乐的笑声:“孤就说,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大夏的酒业可是本殿亲手改良推动。要说你家祖传酿酒,自然也是从灵宫一脉流传出去的方子。”

    曹参二人低头往下看,姬乐站在高台背面的休息区。旁边插着华盖宝幡,还有几位巫觋随侍。

    姬乐轻摇折扇,笑道:“你家祖上跟灵宫大有渊源。‘灵河酒’的制作方子想必也是灵宫赐下。你二人放心,孤稍后就把这酒缸赐给你家老祖宗。让他作为家传之物小心保管。”

    酒缸传承五百年,在曹参和杨商那个时代藏入地窖,正好作为他二人的定位媒介。

    两个酒缸横跨五百年,作为起点和终点的对接,在时光长河划出道路。然后使用五百年后的面具,借助时光自身的修复力向五百年后跳跃。

    霍去病抬头看看夜色:“今日是满月,月主阴,在我夏国的时间体系中,月亮象征时间。等子时交接之刻,我开启秘阵送你们离开。哼——这才是真正的玉兔计划。”

    姬乐似笑非笑,没有驳了霍去病的脸面。

    今天下午,霍去病来永乐殿找他商量“玉兔计划”,将自己帮曹杨二人准备回归的秘阵,当做玉兔计划的开端实验。

    当然,说是商量。可凭这位大将军的脾气,怎么可能细声软语的说好话?

    霍去病强行征用传送高台,下午去找姬乐,仅仅是为让他盖章签字罢了。

    “也成,他要研究时间法度,或许对他修行时间法则有帮助。何况,还有古蛇在旁边看着。”

    那星空古蛇跟霍去病交情越来越好,有他在一侧照拂,出不了大问题。

    于是,姬乐便放手让霍去病主持,自己仅仅在高台后面的看台上静候。

    曹参默默盯着休息区中的姬乐,一副想上前又不敢去的模样。

    这段日子逗留这个时代,他虽然跟着白起行动,可很少与姬乐碰面。纵然碰面,也是众人拥簇姬乐,根本没有独自说话的余裕。

    杨商见同桌纠结的神情,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到底,从小将“帝君”视作父亲,对曹参这个单亲家庭出生的人而言,姬乐是他濡慕崇拜的对象。

    “毕竟这是帝君啊。”

    杨商拍了曹参后背一下,将他注意力拉回来。

    “将军,怎么不见君侯?”

    曹参回过神:是啊,武安君白起怎么不在?

    “他?他可能在金宫?下午开始就一直没见他。怎么,你俩要等他来?”

    “这段时间受君侯照顾,告别之时怎么能少了他?”

    “那就再等等吧,反正时间还早。”霍去病负手望天。这个“玉兔计划”虽然是他仓促推动,但私底下也跟古蛇讨论了一下午。将仪式每一个步骤都推演妥当,就等子时圆月之光映入酒缸,幻化玉兔灵神。

    约莫亥时五刻,白起急忙忙赶到高台下。

    他在霍宅地下的密室静思良久,出来时天色已黑。回宫殿取来两枚令牌,立刻赶来和姬乐汇合。

    看到高台下等候的曹参、杨商二人。他走过去:“这两块令牌给你们作纪念。”

    霍去病瞥见金牌,上面都刻着“白”字。这种金牌不仅白起有,霍去病也有,是灵宫诸卿的身份象征,只有亲信家眷才有。

    同时,这两块金牌中也封印武安君的杀戮神力,可重创天神。

    曹参二人略带迟疑,他们从这个时代带东西回去,这样好吗?

    “收下吧。武安君的令牌可是很难得的,这应该是最初的两块。”

    武安君和霍去病不同。霍去病自己经营奴军,古颜等四方奴军的军官将领都有他的令牌信物。此外,那两个奴隶母子也有一块霍去病的信物金牌。但白起不结党,不练兵,虽然永乐殿为他打造令牌,却无人使用。

    “多谢君侯。”二人心怀感激的收下令牌,脸上还带着些许不舍。虽然这段日子以来,他二人被白起各种折腾,但不得不说,在白起的照顾下二人实力突飞猛进,已经快要突破五鼎。加上他们从白起这里学习神意一脉的武学,更是受益良多。

    白起失笑道:“别露出这份小儿女态。放心,不久之后就会见面的。”

    姬乐也从下头走上高台:“没错,你们一闭眼,一眨眼,我们就又碰面了。”

    盯着姬乐,曹参表情复杂不已。

    杨商犹豫道:“可是在我们那个时代,帝君您……”

    “暂时沉眠罢了,国神沉眠实属正常,无须挂念。”姬乐拍拍杨商的小脑袋,然后目光落在曹参身上。

    “你的事情,武安君都跟我说了。你过来……”

    曹参踌躇上前,姬乐一把抱住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真正的父亲是谁。但我作为国家,视所有国民为子孙。从某种意义上,你被称作‘帝君之子’也没有错。”

    “不要在意旁人的说法。”

    “好好回去吧,孝敬你母亲,比什么都强。”

    曾几何时,自己因为没有父亲,受到其他同龄孩子们的欺辱。不得已下,母亲以“帝君之子”的谎言帮自己打气。而自己却把这信以为真。

    如今被姬乐抱住,曹参的的确确感到血脉中的悸动,感受到国家与自身的共鸣。

    “姬乐,时间差不多了。”霍去病看着月色,在旁提醒。

    姬乐松开曹参,又轻轻抱了一下杨商:“作为杨柯的后人,算起来不知道低了多少辈。不过你也算是我‘儿子’吧。”

    最后,他摸摸二人的脑袋:“让我们在未来再见吧。”

    姬乐和白起从高台走下。霍去病让二人站在酒缸旁边,他站在对面,双手操控时光神力接引月光。

    高台下,姬乐和白起仰望天空垂下的银辉。

    白起轻声道:“当初殿下将月亮主权交给太阳神,心中可有不舍?”

    “那有什么?有舍才有得。没有这件事,太阳神凭什么眷顾夏国?”

    天空中的月亮是太阳神殿打造的人造天体,双月纠缠在一起,沿着太阳的轨迹而运行。霍去病选择接引的力量,便是其中的暗月,也就是月神本尊遗留的那颗月星。

    白起望着月星,朦胧间看到这颗月亮表面仿佛有几只蹦蹦跳跳的兔子。

    “月神遗留的月兔一脉!”白起眼中闪过异色,暗忖:“月神陨落,月神殿残余诸神逃入暗月,想必已经真正打造出一方月中乐园了?”

    “不知他们会不会影响嫦娥计划。届时‘嫦娥奔月’,希望不要有阻碍才是。”

    隐晦的神力波动从暗月散开,涌入夏国自身打造的人造月星后,银光从人造月星注入曹参二人面前的酒缸。

    月辉挥洒在酒缸内,形成点点光斑,构成模糊的月影。

    扑通——

    水中倒映的月亮陡然变幻,一只闪耀银光的玉兔出现在水面。

    玉兔有巴掌大小,毛如羊脂,目若红玉。同时,来自时光长河的风暴从高台四面八方升起,将曹参和杨商二人吹起。

    “你们跟着兔子走,记着抓稳了!”

    霍去病打开时光长河的入口,酒缸喷出银色光柱冲向虚空,将玉兔连同曹参杨商一起扔进去。

    “这么小的兔子,怎么抓啊!”二人随着玉兔一起,顺着光柱进入时光长河。

    只见跟自己二人一起被扔到时光长河的兔子,陡然变成老虎大小的身材,二人下意识抓住兔毛。

    兔毛柔软而光亮,二人爬到玉兔背上。兔子在时光长河水面一蹦一跳,卷起朵朵浪花,带二人从当前的时间不断跳跃向未来。

    “竟然是兔子带他们蹦回去?”姬乐看到这一幕,惊愕道:“我还以为这仅仅是一个代指。”

    霍去病从高台直接跳下,三百六十度旋转,落在姬乐和白起面前。

    “当然是真的。玉兔计划,自然是塑造一头兔子。哦……月光(跃光)玉兔,带着他们俩跳到未来。不过因为月光力量的不足,恐怕不能真正送到他们所在的时间。”

    姬乐和白起相视一笑,白起道:“不着急,逆流而上很难,但顺流而下还不简单?等他们到下一个时间点,我们再想办法继续传送一次,总能让他们回到未来。”

    是啊,他们这种在一条时间线上的反复跳跃,是可以回归未来。而且根本不用担心改变时间。因为他们穿越本身,就是命运运行的一部分。

    想到曹参二人这段日子帮自己干的那些工作。白起暗道:或许,正是为了让他们俩干这部分活,才刻意穿越过来吧?

    姬乐盯着酒缸还未消散的银光。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逆流而上很难,但顺行而下很简单。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将一些天材地宝送到未来?比如百年古树送到千年后,会不会直接成长为千年神木?”

    “这……”霍去病陷入思考。是啊,如果把物送到未来,会不会通过岁月跳跃而留下痕迹呢?

    “行了,这就是你的任务。你不是要推动‘玉兔计划?’。那你慢慢研究。武安君,咱们走。”

    说着,姬乐要往高台去。

    “你还去干什么?”霍去病下意识道:“他们已经走了。”

    “子时之刻,新旧交替。我要趁这个机会,进行一次降灵。我有预感,今天会有一个大收获。”

    “大收获?你不是不打算进行故土人杰降灵了吗?”

    “不是人杰,是物。这次绝对会具现一件神器!”

    呵呵……

    霍去病冷笑几声:“算了吧,你再弄来一些青铜废铁,国库都快没地方存了。”边说,他跟白起边跟上去。

    这十年间,姬乐仍保持每天利用薪火降灵的习惯。但不知是运气耗尽,亦或者是其他缘故。总之这十年来的收获很不理想。

    所幸故土人杰因为目前已经够用,姬乐并不打算继续进行召唤。所以,他着重放在物资上。通过薪火中的信息,将后世各种果蔬植物外加兵器器械塑造出来。其中不乏一些传说中的神兵利器。

    比如承影剑和赤霄剑。

    其承影剑,形似幽影,晨临而消,昏临而现。

    这把剑非一般人可以操控,唯有刺客之流最擅。然而夏国目前最缺这等人才,姬乐虽然已有目标,但迟迟没有动手。

    赤霄剑,传闻汉高祖之佩剑,乃天子之剑。但这把剑象征意义巨大,姬乐秘而不宣,除却白起和霍去病外,只有史皇老爷子才清楚。

    再然后,其他具现的东西中,也就是一块镶着金边的玉印最珍贵。同样被秘藏在永乐殿不曾外露。

    哦,对了。还有一口曾经压死某国大王的重鼎,也算是珍贵之物,被姬乐收在永乐殿内。

    “十年下来,这种神器级数的东西不过三四件。你哪次降灵具现不是说自己灵感到了,必然成功?可结果呢?”

    霍去病对姬乐所谓的“玄学降灵”嗤之以鼻。三人走到台顶,他双手抱胸,跟白起站在角落,瞧姬乐进行仪式。

    还别说,茫茫赤气从四面八方拢来,在姬乐身边形成一道高耸的气柱。

    “哦?倒是有点看头。”白起望天道:“似乎这次真有神器出世。”

    霍去病眉头一挑,嗤笑道:“他这些年弄出异象的东西还少吗?越王忍辱励志用的苦胆。纣王亲手制作的筷箸。哦,还有伊公当年为商汤献鹄羹的那个土碗。”

    “夏桀用过的酒杯,伯益开凿出来的井石,舜帝茅屋顶上的茅草……”

    “姓霍的,你不说话能死吗!”高台进行薪火具现的姬乐怒了:“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害我精神不集中,具现失败,那就是你的责任!”

    没错,这些年姬乐召唤许多具备历史价值的东西。

    然而……

    完全没用!

    那些东西看似珍贵,但根本无法当做神器使用,最后都被史皇老爷子收起来珍藏。

    “怎么,明明是事实,你还不让说了?”

    见姬乐一脸吃人的表情,白起轻轻从后面踹了霍去病一下:“你啊,少说几句。等他发怒,有你好看。”

    “怕什么?大不了我去霍宅住几天。”

    “但你不会买菜做饭,管理你厨房的人还是灵宫巫女。只要姬乐稍稍吩咐,给你多弄一些胡萝卜,看你怎么办。”

    霍去病脸色一僵,立刻道:“无聊!下作!只有无聊下作的蠢货才用这种方法报仇,有本事真刀真枪来!”

    随着夏国物产渐渐丰富,大家的口味也从一开始满足温饱的基本条件,渐渐有了各种分歧。

    比如杨柯嗜辣,余媖喜甜,而霍去病更加挑食,许多蔬菜他都不吃。

    “呵呵……不吃胡萝卜?那就芹菜汁伺候!”姬乐回了一句,霍去病马上闭嘴。比起喝所谓健康养生的芹菜汁,他宁可去吃胡萝卜!

    高台再度安静下来,姬乐调动薪火之力,不断构造眼前的神器。

    这是一件长幡类的神器,布面不断荡动,抽取姬乐体内的薪火神力。

    察觉这一幕,白起和霍去病表情渐渐变化。从不以为然到凝重谨慎,然后是紧张担忧。他们看得出来,姬乐的神力消耗越来越快。

    “居然真是神器?什么级别的神器能使姬乐搭上全部神力进行具现?”霍去病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莫非是轩辕剑?

    最后,姬乐脚下一软,直接坐在高台上。而他手中的那件神器也终于在全部神力的灌注下具现成功。

    “姬乐!”

    二人赶紧上去将姬乐扶起来,白起默默调动体内的力量为姬乐补充消耗。至于霍去病,他捡起姬乐具现的神器。

    这是一张卷起来的榜文,当他展开,那犹如流水般的榜面随风荡开,有无边霞光祥云舒卷开来。

    榜文两侧有神龙彩凤之纹,通体以命运神力交织,并融合自然万象之力。正面内容模糊,紫云瑞光笼罩,让人看不真切。但在背面,赫然列着三枚玄奥古朴的大道图篆。

    封神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穿越成一个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