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669章 世界这么大(作者:小楼听风云)

第669章 世界这么大

    八天后。

    张楚在太平关首席建筑师老牛头的陪同下,巡视即将落成的新北平盟总坛。

    准确的说。

    应该是老牛头在张楚的搀扶下,给他介绍即将竣工的北平盟总坛……人老了,总是有些特权的!

    新落成的北平盟总坛,大门正对狗头山的中轴线。

    大门之后的建筑群,以八卦套四相,四相套太极的格局修建。

    太极在正中央,坐北朝南,一东一西,一黑一白。

    白者名叫旭日殿,是张楚的办公室。

    黑者名叫贪狼殿,是梁源长的办公室。

    两殿的规格和配置,均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太极两殿外围,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宫,由北平盟青叶、红花、厚土、三川四部入主。

    四相四宫的外围,是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阁,对应北平盟麾下供奉院,东西两大长老,三大堂口以血虎营关防军八大职能部门。

    拢共一百零八间房屋,可容纳上千余办公所需。

    相比原先那个在太平会总舵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北平盟总坛。

    即将落成的北平盟总舵,才算真正符合一个雄霸一州江湖的顶级势力气象。

    纵是哪天北平盟吞并西凉江湖和燕北江湖了,新落成的北平盟总坛也足以统辖燕西北江湖所用。

    这倒也算是不破不立了。

    张楚对即将落成的北平盟总坛,很满意……不满意也没辙了,总坛都快修到山顶上了,要还想更雄伟、更气派一点,北平盟就只有搬家这一个办法了。

    巡视了一圈儿后,张楚刚从大门出来,就见到红云步履匆匆的赶来。

    “楚爷,南山州出事了

    红云行至张楚身旁,不顾在场还有诸多外人,压低了声音急声道。

    张楚皱了皱眉头,招手唤来一名随行的甲士,将老牛头交到甲士手中,和颜悦色的说道:“近期关内没什么大活计了,您老好好修养,保重身子骨,等什么时候咱们要再大兴土木了,我再请您老出山!”

    老牛头拄着拐杖,咧着嘴一张缺了牙的嘴,说道:“怎么就没大活计了?您那宅子,俺都合计好久了,正好南城那边刚清出来一块好地,俺请风水先生看过,说是旺子孙的福地,正好给您建个大点的园子,您现在那宅子,太憋屈了!”

    张楚哈哈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行行行,等我想好,一定请您给我修个大院子……”

    老牛头心满意足的走了,脚下带风,连手里的拐杖都得轻飘飘的。

    张楚目送老牛头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什么事?”

    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红云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双手呈给张楚,“这是半个时辰前送到楼中的……卑下已经责令下属查找有关于金蝉教的相关资料,但情况不容乐观。”

    风云楼前几年就已经开始往燕西北之外派遣密探,建立九州江湖资料库。

    但截至目前,收效甚微。

    大离的乡土观念,太强了。

    玄北州出去的人,一张口,就是一口大碴子味儿的北方方言,根本就融入不了其他地域本地人的圈子。

    ……

    信件打开过,显然红云已经看过信中的内容。

    张楚抽出信函,面无表情的快速扫过,然后就将信件拍到了红云手中,淡淡的说道:“不幸中之大幸!”

    信是随骡子奔赴南山州的密探所写。

    朱雀的踪迹,他们追查到了。

    但他们,也被南山州的地头蛇金蝉教追查到了。

    骡子察觉到风向不对,想要撤离的时候,已经迟了。

    他和随行的一支密探团队,都落入了金蝉教的手里。

    现在金蝉教张榜,让北平盟拿十万两黄金去赎人。

    是点名道姓的要北平盟拿钱赎人!

    显然落入金蝉教的那些风云楼密探里,有人经不住拷打,招供了。

    不过张楚并不怪他们供出北平盟。

    相反,他还想谢谢招供的人。

    他要不招供。

    骡子肯定是没了……

    “传我命令!”

    张楚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大长老谢君行、二长老石一昊,即刻率供奉院、红花部所有人员,赶赴西凉州与南山州的交界处,等待我的命令!”

    几名随行的甲士出列,揖手后转身快步离去。

    张楚扭头望向红云,轻声道:“你先行一步,秘密前往天魔宫,问李正借道。”

    红云本能的揖手道:“喏!”

    顿了顿,她抬起头来问道:“那卑下安排几个得力人手,跟随您左右。”

    张楚微微摇头,“不必了,我直接御空过去,先设法保住骡子的命再说。”

    “那十万两黄金……”

    红云小声问道。

    张楚沉思片刻,歪头问道:“叫张猛来见我!”

    天行盟这个家,是他在当没错。

    但他对钱不感兴趣,身上都好些年没携带过银两了……

    所以北平盟有多少家底儿,还他真不知道。

    不一会儿。

    张猛就小跑着出现在了张楚的视界中。

    “楚爷,您叫我。”

    张楚没跟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银库里,还有多少存银?”

    张猛转动着眼珠子合计了一会儿,答道:“合白银八十多万两,详细数字,需一点时间对一下账目才能知道。”

    张楚拧起眉头:“怎么这么少?”

    他是不怎么管北平盟的生意。

    但大概的进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北平盟麾下产业遍布燕西北三州,每个月的纯进项,少说也在白银三十万两左右……必须得提一嘴的是,北平盟薪水太高了。

    同境界的武者,北平盟的武者的月例是朝廷官员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

    所以北平盟虽然挣得很多,但开销也不一般的大,每个月发下去的银钱,和纯进项,几乎是五五开。

    张猛听到张楚的问题,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向他翻白眼的冲动。

    “楚爷,去岁北疆大战,咱们的家底儿就已经耗得七七八八了!”

    “前番您的飞天宴,还有重建总坛,都花了不少的银钱……”

    言下之意:合着您几十万两几十万两的霍霍的那些钱,就不是钱了对吧?

    张楚听言,脸色纹丝不动,半分脸红的意思都没有。

    他一直都会花钱才会挣钱歪理的坚实簇拥。

    对自己败家子儿的属性,他心里也很有逼数儿。

    他只是在心里暗道了一句:看来这个钱,不能给了!

    十万两黄金。

    就是一百万两白银。

    虽说这一百万两白银,北平盟上下凑一凑,还是拿得出来的。

    但拿出这一百万两白银,北平盟可进真被掏空了!

    这么做风险太大。

    一旦出问题,影响得可是好几万口子人……

    也罢!

    这个钱张楚本身就不太想出!

    不为别的。

    让他拿钱,他就拿钱。

    当他张楚是什么?

    凯子么?

    而且江湖上的事,什么时候轮到用银钱解决了?

    “你这个青叶部部长,还得多动动脑筋,想办法再开几条财源啊!”

    “否则万一有个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事,需要花大钱,咱们拿不出来,可不就白瞎了?”

    张楚顺势敲打了张猛几句。

    张猛不敢有二话,只能揖手听命:“是,属下回去就召集手下大执事,商议开财源的事!”

    张楚微微颔首:“那你就去忙吧?”

    张猛抬起头来,一脸懵逼。

    这就完事儿了?

    ……

    红云目送张猛离去的背影,小声道:“楚爷,要不然,咱找正哥搭把手吧!”

    她见张楚没有命张猛提银两出来,就知道张楚不准备善了了。

    张楚沉吟了一会儿,摇头道:“看看再说吧,他这次回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能不影响他,尽量不要影响道他。”

    红云点头称是。

    张楚:“你快去准备吧,我稍后向梁副盟主打个招呼之后,就直接前往南山州了!”

    红云:“那您万事小心。”

    张楚点头,目光慢慢移向西南方,心道世界这么大,是时候去看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