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西游之妖族传说 > 第一百三十章 往事(作者:未言鬼语)

第一百三十章 往事

    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杨戬见状,欲开口解释,敖寸心则倔强的喊道:“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正房!大的!”

    “嗯?不是已经离了吗?都好几百年了吧?”九头虫突然插嘴吧。

    “嘶~”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那敖寸心突然转变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九头虫,就好像要将他给当场生吞了一般,九头虫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将脑袋低下去,躲回自己的酒桌。

    玲珑露出疑惑的神情,看向杨戬道:“戬儿,你成过亲?”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我去,原来这雪妖不知道杨戬是二婚啊?”黑熊精惊呼道。

    “你小点声,小心他将怒火转到你身上。”鲤鱼精拍了一下他的背,提醒到。

    “可我看他那样子也不生气啊。”黑熊精嘟囔道。

    红孩儿低声道:“你看他的脸看得出他生没生气?还记得那打伤这雪妖的蜀山剑仙吗?昨日昆仑道场上那剑仙碰上他,他差点将人另一只胳膊也给卸了,他那时候脸上也是这幅表情。”

    五庄观和地府的几人也议论起来。

    清风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明月道:“他们?你指的是雪妖玲珑和西海四公主?还是杨戬和雪妖玲珑?”

    来自地府的小孩牛阿蛮道:“我觉得那个玲珑待会会打杨戬一巴掌,然后哭着质问她为何欺骗自己的感情。”

    他身旁的俊秀青年钟馗敲了敲牛阿蛮的头,道:“小孩子从哪里听来这些的,我看是西海三公主和玲珑会打起来,听谛你猜一下,她们是会用法术打,还是扯头发?”

    听谛一脸茫然的摇头,道:“菩萨说过,打架不好,特别是女子,更不该。”

    刘沉香气鼓鼓的将一杯酒倒入口中,然后辣的直吐舌头,他一边往嘴里扇风一边骂道:“渣男!”

    “欸,你们看,旃檀功德佛起身了,他这是准备去劝说吗?”清风道。

    “不许你这样叫他!”敖寸心发怒道。

    玲珑道:“为何不许?我一直都是这样叫他的啊!”

    敖寸心似是抓住了什么不得了的细节,追问道:“一直!?”

    玲珑道:“对啊,一直,从一千多年前我就是这样叫他的。”然后看向杨戬,道:“你说对吧,戬儿。”

    杨戬微微点头,正要开口,敖寸心便将身前酒杯猛地往地上一扔,酒杯当即摔得粉碎,敖寸心当场哭了起来:“一千多年前,那时候我们还没离呢!杨戬,你!”

    刚刚起身走到一半的旃檀功德佛随即叹息,然后安然无事的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另一桌的妖怪们也议论起来。

    “哇!真想不到,这杨戬竟会这样的人,不仅骗婚,还早在多年前就出轨。”一只妖怪道。

    又一只妖怪道:“这谁能想到,那可是姣姣君子,三界战神,打死你我也想不到他会做这样的事。”

    “换做是我,我也会选那个雪妖玲珑,你们看她,人又温柔,法力又高强,长得也不比那西海三公主差,最主要的是,善解人意。”一只火鸡精道。

    “嘿,英雄所见略同,本王敬你一杯。”长尾大王闻言连忙凑上去与那只火鸡精喝上一杯。

    “杨戬,我真是看错你了!”敖寸心指着杨戬哽咽骂道,然后捂着脸哭喊,冲出了玉虚宫,往外跑去。

    杨戬见状,猛然起身,可却并未追出去,敖莽试探性的问道:“真君若不然,追去看看?”

    “我。。。。。。唉”杨戬欲言又止,随即叹了口气。

    “哼!”敖春愤然起身,怒瞪杨戬一眼,然后追了出去。

    敖莽也是无奈摇头,有敖春追去了,应当无事,他举起酒杯,对杨戬道:“真君切勿在意,在下敬你一杯,祝愿你与这位道友明日能有一个好成绩。”

    “嗯?斜月三星洞的小道友呢?”

    只见孙小六的位置空空,道离连忙举起酒杯回敬,淡然笑道:“师叔不胜酒力,就先回去睡了。”

    敖莽低声喃喃道:“嗯?不胜酒力,他刚刚喝得不是茶吗?”

    敖寸心掩着满脸的泪水,独自一人跑到了昆仑山一处无人之地,然后放声大哭起来。

    敖春追了上去,坐在她身旁,安慰道:“三姐,别哭了,等将来我学了本事,替你揍他,我揍的他鼻青脸肿,满地打滚,哭着喊着回来求你,跪在你面前求你原谅。”

    “哇!”敖寸心哇的一下哭的更惨了,断断续续的道:“你这是。。。在咒你姐,你就是再学一百年。。。一千年你也不可能打得过他。”

    敖春泄气道:“三姐,你都这样了,就别这么毒舌了,难怪杨戬不要你,你这也太不像个女人了。”

    “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我!”敖寸心毫不讲理的哭喊道,“你走,你给我走,别来打扰我,让我一个人哭,哭死我算了。”

    敖寸心抱着自己的脑袋哭了一会,再没听到敖春的声音,她抬起头道:“我叫你走,你还真走了,你个没良心的!”

    只见敖春正安静的侧躺在地上敖寸心这才发现不对劲,她立即警惕起来:“谁!是谁?”

    孙小六从黑暗中走出,淡然道:“不哭啦?”

    “斜月三星洞的道徒甲?”敖寸心诧异道。

    孙小六走近她,点头道:“正是贫道。”

    敖寸心突然往后缩了缩,紧张道:“你想干吗?你偷偷跟我到此处,还将敖春打晕,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我告诉你,虽然杨戬现在有了新欢,但我敖寸心只喜欢杨戬一人,绝不可能移情别恋,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你还是个道士,你一个道士难不成还想娶亲?我跟你讲,别以为这样就能感动我,不可能的!我敖寸心是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女人!”

    孙小六对这个女人实在无语,他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抬手喊道:“打住!能不能不要瞎脑补剧情,我可还什么都没说呢!”

    敖寸心道:“你想说什么?你说什么都没用!我是绝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孙小六抱拳摇头道:“难怪方才杨戬宁可让你误会也不开口解释,在下真是佩服你这脑洞,是在下输了!”

    敖寸心急忙道:“你说误会?什么误会?”

    孙小六道:“我跟你讲,你这性子再不改改,杨戬迟早甩了你!”

    “你快说,什么误会?是不是我误会他什么了?”

    看着敖寸心那期待的眼神,孙小六不由叹笑,还真是一个性情女子,随即解释道:“一千五百多年前,杨戬的母亲瑶姬因思凡遭到天庭追捕,这事你知道吧?”

    敖寸心点着头,回道:“此事我自然知道。”

    “当年仙妖之间还属战时,天庭常常发兵打压妖族,那一日,天庭金乌领大军下界,至灌江口围剿瑶姬,那时瑶姬已有身孕,负责围堵瑶姬的天河水军唯一一次失手,瑶姬逃了。”孙小六道。

    “是天河水军救了她?”敖寸心问道。

    孙小六点头道:“没错,那时的天河水军还不过是一支百人小队,他们的队长天蓬生了恻隐之心,在他的暗中相助下,瑶姬逃过一劫,最终,她逃到了一座雪山里。却不想那座雪山是一只修了数百年的雪妖所化,就在雪妖准备将瑶姬一口吃掉时,瑶姬腹痛难忍,即将临盆,所幸那雪妖生性纯良,最后不仅没有吃掉瑶姬,而且还用法力助她安然生下了孩子。”

    敖寸心激动道:“那孩子就是杨戬?”

    孙小六摇头道:“那是瑶姬的第一个孩子,叫做杨蛟。”

    敖寸心呢喃道:“噢,原来是大哥啊。”

    孙小六继续道:“后来,在天蓬的帮助下,那个叫做杨天佑的书生也被送到了雪山。”

    敖寸心问道:“杨天佑是谁呀?”

    孙小六闻言,无奈的一拍额头,道:“杨天佑,瑶姬的思凡对象,杨戬的亲爹,你的公公。”

    敖寸心这才尴尬的低声道:“喔喔,原来公公的名字叫杨天佑啊!长知识了,长知识了。”

    孙小六对这个西海三公主再次感到无语,他继续道:“接下来的六年,在雪山上,杨戬和杨婵陆续出生,为了让他们能够过上寻常孩子的生活,他们冒险,回到了灌江口,那雪妖也一同跟着去了,她与瑶姬以姐妹相称,杨天佑还给她取了一个人类女子的名字,唤作玲珑。”

    敖寸心这才恍然大悟,惊呼道:“原来是这样啊!原来那个雪妖玲珑是他的姑姑啊!”

    孙小六满脸黑线,厉声道:“小姨,她是杨戬小姨!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常识!”

    “喔喔,好像是应该叫小姨的。”敖寸心连忙点头道。

    “你别生气,后来呢?为什么我从未听夫君说起过此事?”敖寸心道。

    孙小六道:“你少说话,我就不生气。后来,当地山神土地将此事上报,玉帝派出天兵天将围剿灌江口,那一日的杨府,血流成河,依旧是天河水军放水,让那雪妖玲珑逃过一劫,但杨府的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瑶姬、杨天佑、杨蛟,都是在那一天死的。”

    话题越来越沉重,孙小六没有继续往下说,敖寸心忽然问道:“那他方才为何不同我解释?”

    孙小六听到她这话,很是不爽的斥责道:“解释?他怎么解释?刚刚那个场合,那都是些什么人?难不成你要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告诉你玲珑的身份,虽然时过一千五百多年,但那天庭巡天府的通缉榜上依旧还有雪妖玲珑的通缉令,若是天庭重提此事,你要他怎么办?再反一次天?”

    敖寸心委曲道:“可是他也从未与我提及过还有一个小姨啊,他根本就不爱我!”

    孙小六快崩溃了,他根本搞不懂敖寸心的逻辑,这特么又扯上爱不爱了,抑制住内心的咆哮,他沉声道:“为什么他从不跟你提及,你自己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数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