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 833.逃出生天的机会(作者:人间武库)

833.逃出生天的机会

    人类历史对于速度的追求,不管是自身,还是借助机械,都从未停止过。这是贺堂堂第一次以巅峰超级的状态奔跑,一切景物在眼中,都成幻影掠过,风被刺破,划开到两侧,形成接近实质的气流。

    从未有过的体验,身和心都是酣畅淋漓的感觉。

    即便,他们即将奔赴的地点,是一个依然令人绝望的战场,心头也难免巨大的担心和急切,贺堂堂还是忍不住,沿途感受了一下,这种因强大而带来的愉悦。

    “食物。什么红肩、戴呃,超级、穹上……呵呵,不过都是食物。”

    人类巅峰超级,人类目前所知唯一的食炎朽兽,戴呃的终结者,人类历史最伟大的肾击者和超魔杀战士……膨胀了,在奔跑中情不自禁地开口。

    这一刻,就像是一个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的孩子,贺堂堂想跟很多人说,想让很多人看到自己的强大,那些面孔在脑海中一张张快速地掠过,至某处突然停住。

    那是一张很美的面庞,认识不久,但是印象深刻而清晰。因为她,大概是人生第一个让贺堂堂这样纠结的“女人”。

    她是心事。

    是粗糙少年人生成长,终究没能幸免的狭路相逢。然后,人过心未过。

    泰国方面军的s级天才新人,妮莎。

    “也不知道你在半岛战场还好么?”贺堂堂终是忍不住担心了一下,偏头遥望了一眼。

    …………

    妮莎死了。

    贺堂堂还不知道。

    …………

    半岛战场,当西线归来的超级和精锐们,像狂风一样卷过战场,在战士们和拒绝者的指引下,全战场搜索红肩的踪迹……

    泰国方面军最后还活着的将军们,停下来,站在染血破碎的冰原上,茫然四顾,而后无声地哭泣。

    这一战,他们失去了很多人,很多,其中包括那个叫做妮莎的女孩,方面军近四十年来最值得期待的天才。

    是的,女孩,他们坚持,叫她女孩。

    染血的遗体,面色苍白,长长的睫毛在风里轻轻地摆动,妮莎的胸口上放着一块红色的胸章。

    溪流锋锐的扑火飞蛾胸章,盖住了她身体致命的伤口。

    那是十多天前,溪流锋锐开拔东去,妮莎哀伤躲在冰岩下吃烤鱼的时候,他们的沈宜秀少尉,特地给妮莎送来的。

    “我们堂堂喜欢你哦。”当时她说:“其实我们都看出来了。只是他人傻,加上从没恋爱过,还不好意思向你承认。你别急,安心等我们回来,他忍不住来找你,一定很有趣。”

    后来的这些天,妮莎一直都很开心……很开心。

    …………

    韩青禹从厚如实质的风里,模糊听见贺堂堂的前一句话了,睁眼看了他一下,想说“滚”。

    想想还是忍住了。

    毕竟自己人还被拎着呢,因为摆臂的动作,被甩啊甩的,韩青禹重新闭上眼睛,一面努力调整身体状态,一面仔细地去感受和衡量,贺堂堂现在的实力情况。

    他坚信牵引场下的兄弟们依然活着。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以现在这样的状态回去,还能做到什么。

    也许,很多事,都只能期待堂堂了。

    贺堂堂比阿方斯强,这一点是确定的。曾经阿方斯最强的时候,排到过穹顶榜第五,现在的贺堂堂大概率排不到前五,但是,他依然肯定比那位初代星耀要强。

    因为现在人类高端战力的整体实力,已经整整提升了一个档次。而且阿方斯当年的排名,本就有太多揣测的成分。

    看看他吃的是什么吧。

    那条怯懦而阴暗的老狗,至人生最终,也只敢通过设计阴谋,从人类年轻天才们的尸体里,榨取一点残余的生命源能和可能残留的一点炎朽能量。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特性入不敷出,他选择通过一套肮脏的设备,慢慢汲取……

    而贺堂堂,除了第一个枫叶国的刺客外,他的基础食物就是红肩,活的。南极一行,一吃就是十几具。

    然后,刚才,他吃掉了一具戴呃,活的。

    人类目前所见,仅只两只戴呃。一只被韩青禹砍死了,另一只,被贺堂堂生吞掉了。

    这种吞噬逻辑,大致可以类比是一只科摩多龙,生吞掉了一头霸王龙。贺堂堂借此直接突破瓶颈,进阶超级战力,一步巅峰。

    同一只炎朽,不,是同一只食炎朽兽。

    不同的主人。

    完全不同的食物和成长历程。

    “这种情况下,有很大概率,堂堂的特性也会发生进化,而不止于阿方斯的程度。”韩青禹这样推理着。

    只是因为现场除了自己,实在没有东西可以试吃,他才忍住了好奇,没去建议贺堂堂试一下。

    至此,他们依然不知道戴呃的死,带给整个战场和牵引场的变化。

    …………

    “不行啊,杀不穿。”牵引场下,佩格芒特终于回头,喊了一句。

    温继飞知道他杀不穿,他的狙击镜一直跟着那抹粉色呢。

    佩格芒特已经对牵引场造成了威胁,尽管因为没有取巧的手段,他前进的位置并没有青子刚才那么近,但是,他这种一路狂暴的攻击,反而更大程度吸引了大尖群的注意力。

    它们的流转出现了一些变化,开始更多向牵引场前方垒叠防线。

    “我知道,你快回来!”温继飞大声着急地回应,示意他赶快回来。

    之前,在韩青禹被戴呃逼走的时候,溪流锋锐就已经放弃攻击牵引场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做不到。

    现在,温继飞更加明确,他们做不到,即便加上佩格芒特也没有机会。因为他还有一个观察结果,没有告诉溪流锋锐的将士们。

    那座超级牵引场……除了是牵引场,还是一座生命泉水。

    狙击镜里,那些之前重伤从战场上回去的大尖,在进入牵引场后不久,又都重新出现,状态生猛加入战斗。

    为了确定这一点,温继飞特意锁定了两具铁甲破损特征明显的大尖,进行观察。

    结果证明,事实确实如此。

    牵引场修复不了铁甲,但是可以迅速让那些重伤的大尖恢复过来。

    这意味着,攻击牵引场已经绝无可能。只要最后的大尖群死守在牵引场外缘那个蓝色的光罩外,不断轮换作战,即便是蔚蓝西线的二十万精锐部队也全部到来,他们依然很难有机会攻破它。

    “就在这里,撑下去。”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温继飞依然坚信,青子和堂堂会回来。当然,在此之前,他得先把佩格芒特叫回来。

    “瘟鸡……瘟鸡!”小王爷突然从前阵回来了,站在身边喊他。

    温继飞愣了一下,放下狙击镜转头。

    “你看。”小王爷说话同时伸手示意,他的手挥了一个半圆。

    温继飞目光随之看去。

    大尖的黑色沼泽在反向流动,整个战场的大尖群都在收缩。

    佩格芒特已经放弃攻击牵引场,往回杀了,可是它们依然在向牵引场下集中和收缩,一点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

    “为什么?”温继飞在心里困惑。

    同时间,“我们可能活了。”小王爷激动转身,示意另一面。

    那里,溪流锋锐侧翼的大尖防线,已经变得比刚才薄了很多,而且继续在变薄。

    他们有机会杀出去了。

    他们,也许可以活下去了。只要他们能赶在反包而来的大尖部队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戴呃已死!”“拒绝者战场通报,报全战场,后方,全人类……戴呃已死!”突然间,一阵无比激动的声音,突然从温继飞胸前通话器里传来。

    “南极东线,埃里伯斯火山区域,青少校重伤再战戴呃,携手伟大的肾击者,最终完成斩杀!”

    因为卫星影像不够清晰,拒绝者并没有捕捉到贺堂堂最终吞噬戴呃的一幕,但是,他在火山口上进阶爆发的震撼一幕,被观测到了,所以,播报员按照推理的逻辑进行了通报。

    这一刻,半岛战场在沉默了两秒后,开始欢呼,南来救援的一万精锐在狂奔中欢呼,全世界都在欢呼雀跃。

    “看来堂堂现在名气不小啊,连拒绝者都知道他的绰号。”小王爷终于有时间稍微放松情绪了,阴阳怪气,揶揄一句说:“还携手击杀呢,就他贺堂堂,他能干嘛?!”

    温继飞看了他一眼,因为心情同样暂时感到喜悦和放松,这一眼包裹的情绪意味深长。

    小王爷还不知道,他现在应该已经惹不起堂堂了。

    既然死的是戴呃,而不是青子,那么,那具戴呃大概率已经被贺堂堂吃掉了。

    以顶级巅峰临界状态,吃下一具戴呃,现在的贺堂堂具体是什么战力级别,温继飞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现在的堂堂,绝不是小王爷能惹得起的。

    “颂!”佩格芒特归来,一只大尖的手臂,从他肩膀上掉落,他看一眼温继飞,问:“现在怎么样?”

    “戴呃死了。”温继飞简单一句回答,坚实有力。

    佩格芒特看看他:“哦。”理所当然的感觉,继续问道:“那我们现在……”

    “杀出去。”温继飞转头,源能激荡,向全军喊话,“戴呃已死,青子在等我们,趁现在,我们杀出去。”

    戴呃死了,战场上的大尖失去指挥了。趁现在,杀出去,他们也许还有机会绕开四面反包的大尖群,逃出生天。

    至于牵引场,攻不破。但是既然戴呃都已经死了,摆它在那里又如何?!温继飞想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