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6464章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作者:巅峰小雨)

第6464章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晌午饭摆上桌的时候,男人女人们合坐一块儿。

    两张八仙桌拼凑在一块儿,小朵和项家本家请过来的两位婶子一块儿烧的饭,每样菜摆上桌的时候都是双份,保证坐在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夹到,都能吃上几筷子。

    胜男大舅倒是跟没事人一样,照例和杨华忠牛贩子他们碰碗喝酒,说着各种劝酒的话。

    新大舅母就没那么自在了,饭桌上很是沉默,端着碗一个劲儿的扒拉饭菜,面前碟子里鸡骨头鱼骨头堆得跟小山似的。

    妇人们心照不宣,尤其是二舅母,更是畅快得不行,在饭桌上客气话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这让新大舅母恨得边吃边磨牙,好几次咬到了舌头,痛得她翻白眼,捂着嘴巴恨不得掀桌子。

    偏生二舅母也是个人精,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嫂,你咋捂着嘴巴抽凉气啊?是不是咬到舌头啦?”

    新大舅母摇头。

    “哎呀,你吃饭不要太急嘛,这咬到了舌头可难受了,我以前也咬到过,那可是窝着火的痛呢。”

    就在新大舅母气得快要还击的时候,二舅母主动给大舅母舀了一勺子甜汤,满脸关切的放到她的碗里,并再次‘善意’叮嘱:“来来来,喝口甜汤会好一点儿。”

    新大舅母气得翻白眼,这个哑巴亏她吃了,千万别被她逮住机会。

    灵灵也拿着小碗坐在项父的身边。

    她起初是死活不敢上桌子坐着的,打从生下来就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即便之前在前面两户养父母家,吃饭从来都是让她蹲在灶膛口的。

    后来是项父和小朵他们过来耐心的哄着,鼓励着,灵灵才终于挨着项父身侧坐了下来。

    手里捧着碗筷,埋着头不敢看桌上的人,拿着筷子的手还在颤抖。

    大家伙儿看到灵灵这副样子,都很心疼这孩子。

    项父今日实现了心愿,再次做了爷爷,慈祥的一面全出来了。

    不停的给灵灵夹菜,摸着灵灵的小脑袋瓜笑呵呵的,眼底都是疼爱。

    这看得小朵都有点嫉妒了。

    就算是面对着娇娇,也没咋见过公爹露出这种慈祥的笑容啊,想来在公爹的心中,金南哥的份量比胜男重,连带着这记在金南哥名下的养女的份量都比娇娇重?

    但目光一转,落到灵灵身上时,小朵又恼怒不起来了。

    这孩子实在太招人心疼了,让小朵不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小花,也是这样孤苦无依。

    是爹娘和姐姐给了她们一个温暖的家。

    既然自己是被那样温暖的呵护着长大的,那么,现在自己成年了,也轮到自己把这份善良和温暖再继续传承下去。

    小朵夹了一只大鸡腿放到灵灵碗里,温柔一笑:“尝尝婶子做的鸡腿,可好吃了。”

    新大舅母是第一个放下筷子下桌子的人。

    可是大舅还在那里跟牛贩子他们喝酒,新大舅母过去一遍一遍的催促,说的话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后来把大舅给催促的烦了,“你嚷嚷个啥呀,我这还没吃两口饭呢,你吃饱喝足了要回你回!”

    “这可是你说的啊,成,回就回,谁怕谁!”

    新大舅母甩手就跑出了堂屋。

    项父坐在那里哼哼了声,扭过脖子懒得搭理。

    自打项母被她娘家亲大嫂给害死后,虽然那个亲大嫂偿了命,可项父早就不把他们当亲戚了,见了就烦。

    是他们厚着脸皮重新跟这边来往的,谁让胜男是他们的亲外甥呢!

    项父懒得搭理,还丢出两个字:“矫情。”

    牛贩子也没有起身去追去劝,只是吩咐小朵:“给大舅装饭……”

    “啊?大舅……不再喝点?”小朵迟疑着站起身问。

    项胜男也道:“大舅还没喝过瘾吧?”

    大舅打了个酒咯,挥了下手道:“吃啥饭?我还要接着喝!”

    “大哥,你还是别喝了,赶紧去追嫂子吧,她一个人回去了。”

    说这话的人是胜男二舅,他说话的当口还不时往院子里张望,满桌的人,就他真心着急又担忧。

    “啪!”

    有人把筷子重重拍在桌上。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胜男二舅母的一张脸比锅底还要黑。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就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二舅母黑着脸子一顿骂,二舅被骂得怂眉臊眼,腚儿刚刚挪开凳子准备追去看看情况,这会子又悄悄坐了回来。

    “你要真不放心你就去追吧,最好护送大嫂回去,这里没人拦着你,小叔子嘛,关心比自个年纪还要小的嫂子也不稀罕,你大哥会感激你的,是吧大哥?”

    胜男大舅的脸也黑了,眯着眼打量着身旁的兄弟。

    啥话不说,可是这份来自兄长的威压却让做弟弟的扛不住。

    “哥,那啥……你别听那虎娘们瞎几把乱说,我对大嫂……”

    “来来来,他二舅,咱喝酒喝酒。”

    杨华忠一把揽住胜男二舅的肩膀,强势打断他的话。

    有些事嘛,越解释越黑,还不如不说。

    桌上其他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跟着打岔,一起帮忙把这个话题给揭过去。

    而孙氏和胜男姑姑她们则争先恐后的给二舅母夹菜,桌上的氛围被强行拉回了正轨,所有人都在强行忽略那个赌气跑出去的新大舅母。

    且说这个新大舅母跑到院子外面的时候就没再跑了,而是抱着双臂站在院墙外面,在心里数着数儿。

    照着以往的经验,当她数到五,最多不会超过十的时候,胜男大舅肯定会追出来。

    就算他要面子不追,那么一屋子的亲戚,肯定总有人要顾及面子追出来把她劝回去的。

    可是,当她都快数到一百了,屋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瞧了一眼,好家伙,全都稳稳当当围坐在桌边该吃吃该喝喝,而自家那位还举起酒碗跟牛贩子碰碗。

    “这个天杀的,老不死的东西,就这样不待见我!”

    她用力跺了跺脚,抱着双臂扭着腰一溜烟跑了,这回是真的跑了。

    项家,这顿晌午饭一直吃到日头偏西才渐渐散去。

    牛贩子跟胜男大舅拼酒,两人最后都倒下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小朵牵着灵灵,项胜男抱着娇娇,项父拄着拐杖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杨华忠赶车,载着一家三口离开。

    临走前,孙氏跟小朵道:“改天得空带着娇娇和灵灵一块儿回来吃顿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