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 > 第六八三章 究竟支不支持(作者:剑舞倾城)

第六八三章 究竟支不支持

    我愿意。

    当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别西卜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便如你所愿,还你一个这次会议最好的结局。”

    这是承诺,是对一名少女言出必行的承诺。

    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巴罗瑟,而这个时候,对方也同样是用着极其严肃的表情直视着他,那一副模样,就如同在战场上与最大的敌人相见一般。

    很显然。

    和弗洛那个自以为是聪明的家伙比起来,巴罗瑟这所谓的一介武夫反而是更加能够理解到别西卜的可怕。

    即便是对方至始至终,都根本没有展现出任何一丝的武力。

    即便对方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

    可在巴罗瑟的心里却是无比清楚。

    与眼前的少年对峙,哪怕只是一步之差,或许就有可能步入万丈深渊,再无任何翻盘的可能性!

    别西卜的目光从现场所有人的身上缓缓的扫过,他很清楚,刚才巴罗瑟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调动这么多人的情绪。

    其原因...

    也不过就只是想要替一个不过才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施压罢了。

    十六七岁的女孩儿,这是多么美丽的年华。

    别的女孩在这个年龄的时候恐怕都在度过着美好的校园生活,和自己喜欢的男生谈着恋爱,接受着来自于父母的万般宠爱才对。

    可是眼前的少女。

    她不仅仅是承受了这个年龄所不该承受的重担,更是要在这种情况之下,要面临来自于一百多号人的压力以及他们那可怕的眼神。

    站在少女原本的位置上扫过全场,在这一刻,别西卜感受到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带着炽热目光的视线。

    这些人看着新的人站出来想要提尤娅说话的时候,一个个都像是即将爆炸的炸药桶一般。

    别西卜甚至可以想象。

    只要自己在这个时候开口,这些人的嘴巴就会如同连珠炮一般,对自己展开一番可怕的口诛笔伐。

    可是,他怕么?

    答案,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的。

    “如果有谁在议会上大声喧哗,大声吵闹的,门口就在左侧,你们尽管出去喧哗,尽管出去吵闹,到了外面这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会阻碍你们的发言权利。”

    他这样子的话刚刚一说出来,顿时就有人感觉到不满。

    饶是巴罗瑟,在听完他这番话之后都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仿佛又高看了对方一般。

    可是就在下一刻瞬间。

    一股极度冰寒瞬间覆盖全场,一股比巴罗瑟不知道恐怖多少倍的可怕气场瞬间笼罩在整个议会大厅当中。

    在这一瞬间,一个个摆放在官员面前的玻璃杯纷纷爆裂,除了被绯染所保护的尤娅,所有的人在这一瞬间脸色都是变成了一片惨白。

    “有人违背,这些杯子就是你们的结局。”

    话语中不带这丝毫情感,可就是这样子不带丝毫情绪的,淡然平静的发言,却反而是现场的众人感到一阵战栗和恐惧。

    眼前的这个语气平静的家伙,绝对是一个杀人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恶魔。

    在所有人的心中,这样子的想法正在疯狂的在脑海当中蔓延。

    别西卜的身边,尤娅的目光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死死的锁定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任何一丁点儿移动。

    那副模样,就如同是着了魔一般,恐怕这个时候有人在她的身边推她的身体,也许她都无法从这种状态中恢复过来吧。

    “安静了么?”

    碧色的眼瞳看向全场,看着现场的众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模样,他如此发出询问。

    很显然的是,现场是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敢回答他的话了,尤其是在看到自己面前的玻璃杯瞬间爆炸的那一幕的时候,他们哪里还敢有什么继续多嘴的胆量呢?

    “既然没人说话,那就让我来说吧。”

    别西卜收回刚才那震碎玻璃的气场,语气依旧是如同之前一般,平淡到不带丝毫的情感。

    “圣女殿下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暂时由我来代替她与诸位进行议会流程,在此之前,殿下已经是将所有的计划和看法都告诉给了我,所以诸位也不必担心在这场议会当中我会做出些什么危害到殿下的行为来。”

    众人听完他的话,也都是明白了别西卜此刻的意思。

    那就是,自己现在所代表的是尤娅的意志,自己说的话的意思,也就是尤娅所想要表述的意思。

    大概是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弗洛在别西卜收回气场之后,甚至还在那里低声冷笑。

    他现在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够改变时局的家伙,是否真的能够对付得了巴罗瑟。

    而这个时候,巴罗瑟也是开口说话了。

    “稍微询问一下,我该如何称呼你?”

    他的目光落在别西卜的身上,刚才别西卜展现出来的可怕气场,也是让他都感到了内心一阵惊吓。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又一次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少年,而且是大大的低估了对方的可怕程度。

    他有些不明白,尤娅的身边究竟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这样子一个可怕的存在?

    “凯尔,亦或者说你可以称呼我为法伊雷尔。”

    “咳咳,法伊雷尔是吗?刚才你是说过,圣女殿下已经是将她所想要表达的一切都告诉给了你是么?”

    “自然。”

    “好,那我想要知道,圣女殿下她对于我的这个计划,究竟是如何看待的?”

    没有了之前那样的强势。

    在知道别西卜的可怕之后,饶是是一块硬骨头的巴罗瑟在这个时候都是用上了平和的语气。

    这就如同是别西卜所说的那般。

    对付这种硬骨头硬钢板,最好的办法便是如同别西卜之前那般用强势的手段将之顺间镇压。

    “巴罗瑟将军,你的能力我们大家都用目共睹,毫无疑问的,将军您是一名有勇有谋的将领。”

    “呃呃呃...这些我都知道。”

    巴罗瑟不是很想要听这种就像是敷衍一般的话,虽然心里还是有一些对别西卜情况的担忧,但字啊这个时候他也是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便是发出询问了。

    “所以说,圣女殿下她究竟支不支持我的这次行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