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开局一把黄帝剑 > 18、一招制敌(作者:柚子雪碧)

18、一招制敌

    花荣瞥见花蝶那边也和星辰打起来了,知道他们这边是真的彻底撕破脸了。

    “你还有心思看别的位置。”铁汉寒着脸对他说,就是不把他放在心上的,不认为以他这样的实力真的能在他在金灵镖面前还有反抗余地。

    花荣疾速活动,就是不断利用散华改变自己的位置,一枚金光一直在他的指间吞吐,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四枚金灵镖就和活的一样,从四面八方围攻他,死死咬住他不放的高速追击。

    花荣看出来想要结束这个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铁汉,他才是这里这个情况的核心。

    这时候花蝶和星辰是彻底打起来了。

    星辰用的是木灵遁甲-风,身体就是和疾风一般行动,来去如风的凭借高速展开猛烈攻击。

    花蝶用的也是木灵遁甲,只是她用的是纯粹的花木一脉。

    身边淡粉花瓣飞舞的,在四周空间中弥漫开怡人的花香。

    所谓花香能养人也能害人。

    她是队伍里的治愈者,但也是队伍里最重要的支援者。她的这个花香可以随时按照她的意愿去改变,或成为能够解毒安神的香气,也可以成为麻痹致幻对方的毒气。

    星辰实力强于花蝶,但是面对花蝶这样一个能力,他一样感到棘手。可是现在他的要求只是拖住花蝶,所以也不需要急忙将她制服拿下。

    “疾!”陡然铁汉捏了一个手决,四枚金灵镖在他的控制下状态突然改变,成为了四枚金针,让飞行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倍。

    花荣已经把速度提高到了极致,面对这样高速的攻击暂时没有很好应对办法。

    而他每次要靠近向铁汉,都会被这些金灵镖阻挡,迫使他退回来。

    【天时、地利、人和,都被对方占完了,我现在应该怎么破开这个局面。】

    花荣脑袋里在快速思考。

    因为这里不比他对付狼妖族的时候,不像那时候是他占据了主动。

    在这里他是被动应对了这个情况,可以说这个情形是突发没有任何预防征兆的。

    没有地穴可以给他利用,对方的实力又远在他之上。

    黄帝剑?

    黄帝剑现在指望不了,因为她的判断是带领他撤退,先撤退再寻找机会比较好。

    【“什么地龙鳞甲嘛,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垃圾。慢得和个乌龟一样。打乌龟还不不简单,翻过来打肚皮,不是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忽然一个犹如记忆的诙谐玩笑声传来。

    花荣听出来这好像是他的声音?只是比他更加成熟一些的声音。

    他好像在和谁说话,就是调侃一个熟人的‘地龙鳞甲’情况。

    【翻过来打肚皮?】

    花荣看向站在远处就是仗着地龙鳞甲固守一处,专心用金灵镖攻击他的铁汉。

    他已经知道20级以下水平是不可能真正发挥出地龙鳞甲的真正威力。那么才11级水准的铁汉根本不可能发挥出完全的地龙鳞甲,意味着地龙鳞甲本身最大的弱点会变得更加危险和要害。

    翻过来?打肚皮?

    因为铁汉是人,不是真正的乌龟。所以不可能存在把他翻过面露出肚皮的情况。

    意味着这一句话是一个比喻,比喻地龙鳞甲最让人感到尴尬的情况。

    骤然,花荣注意到了铁汉行动中的一个怪异位置。

    刚才一直被他压制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得到提醒冷静下来了,他突然发现铁汉这个情况在战斗里会这样的确是不正常。

    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也顾不了太多只能先尝试了再说。

    被四枚金灵镖追击过来,他利用散华来回闪避。

    让金灵镖一会像金针,一会又像丝带来捆他的都被他一一闪避过去。使他就是朝着铁汉冲刺过去。

    铁汉看见他竟然还敢冲过来,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又狰狞一笑,认为他这就是在自己找死。

    两枚金灵镖骤然化作针形,让速度加速的后方先至赶回到他面前,与落在后面两枚形成一个阵势,把花荣四方围在中间,直接对他前后夹击。

    花荣不去理会这些金灵镖,就是以残月把它们击退。然后在铁汉突然放弃了对四枚金灵镖控制,直接挥拳向他打过来打过来的时候。

    三月斩!

    瞬间三次残月连斩,挥出三道金月卷向他,正面攻击向铁汉。

    铁汉不屑一笑,让四枚金灵镖都回来附着到他身上,让他身上的地龙鳞甲威力大增,就是要强行承受住他这一次剑斩。

    花荣却得逞一笑,知道他中计了。

    骤然三月斩去势下坠,竟然不是去攻击他,而是去攻击他脚下的地面。

    铁汉想到什么,脸上出现掩饰不住的惊色。要立即退避逃开。

    花荣却已经突进到他面前,就是成为一道金光晃眼钻进他的怀里,和他四目相对。

    碎星!

    右手指间一直在吞吐的金光光芒大盛。

    看上去就是一刺,但实际是瞬息间的三次叠刺。

    咚,咚!咚!!

    仿佛能够听见那个金鳞甲碎裂的声音。

    肉眼也是可见的铁汉的腹部连续受到了三次累计叠加到冲击。

    第一次,只是震裂了鳞甲。

    第二次让腹部的鳞甲全部崩碎。

    第三次……

    四倍累计的伤害全部直接作用在铁汉腹部,把他整个身体都震飞出去。喷出一大口瘀血的飞出十几米距离,在地面拖曳出四五米长度的沟壑才是勉强被土堆挡住的停下。

    尘土飞扬,等待尘土落下,铁汉已经重伤的躺在土堆里,口里还在不断一下一下吐血的被这一次攻击彻底打废了。

    花荣走到他面前,右手指间金芒吞吐,就是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是你输了。”

    他终于想明白那一句话的意思是地龙鳞甲的弱点正是下盘不稳,胸腹薄弱。

    如果刚才这一下攻击是被他手臂承受,可能只是勉强破开一层金鳞甲。

    可是他刚才是用腹部完全承受了他碎星的全部威力,所以碎星的前两层攻击就足够破开他的防御,让最强威力的一刺全部施加到他身上。

    “呵。”铁汉一笑又是吐出一口瘀血,笑容凄惨的说:“是你输了。你以为这件事上面会放过你?”

    花荣目光一凶,认为他这样了还冥顽不灵?

    “谁说的?”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让铁汉脸色大变,花荣也惊喜的看向对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开局一把黄帝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