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景皇司马师 > 第一七四章(作者:乌斯龙)

第一七四章

    后面居然别有洞天,是巨大无边的一片地洞,柔和澄黄的夜明光晕映出远近许多高大的古老宫殿轮廓,无数泛着暖光的萤火,漫漫萦绕漂浮在这深秘遗迹之地。

    二人充满好奇和未知的神秘感染,向最靠近的巨大飞檐宫楼慢慢行去,同时环顾观察四周,整个环境十分安静。只有时不时的几点虫鸣,和远处的朦胧幻缈乐声,隐约不知真假。

    远处那些亭台桥廊林立相连,仿佛于太古之始便存在于此中,司马师和阿瑜踏上通往宫楼的阶梯石台,望见右前方的一处尖顶殿堂,造型奇特不知为何世建制。

    这片高耸入顶的遗迹间静谧沉沉,茂密的地下植被中时有细小昆虫响动,空气中遍布的萤光颗粒,无声地幽浮飘荡着。

    到达宫楼殿门之前,四根巨大的石柱上有盘蛇,红色的巨木古门向内微微斜开,殿里向外映出摇摆的火光。

    司马师随阿瑜步入其中,殿内的一层正堂石柱两排林立,均悬挂着燃烧的长明火盏。大殿顶上绘着神秘的图画,无法看清其内容,内里深处有一个高大的石雕祭祀坛,有一个物体的阴影似卧在那祀坛上面。

    走近一看,司马师心中一阵不祥的触动,身旁的阿瑜双眉拧住,不禁一脸讶色。

    那是一具没有头颅的野兽尸身,弯曲横躺在祀坛正中、雕出的巨大石椅里面,其体形看似是半人半狼混合的诡状。在石椅的上方,有一个同样无头的仙女雕像,身着彩云纱衣,双手擎着一个宝瓶作出倾倒姿势,瓶口正对那无头野兽的身体。

    司马师看着这祀台,诡异感弄得他心血脉动又开始轻跳。

    “火……啊……火……”

    一道干哑的惨怖嗓音突然传入他耳中,司马师眼皮一跳猛地转头警视四周,但见一切如故没有任何异样,阿瑜也是毫无所动面色如旧。

    ……幻听?……他心下有点慌闷,开口问她:

    “羊姑娘,你听到什么异声了吗?”

    羊徽瑜恍然转头,面带不解看向他。

    “啊?”

    ……果然是只自己听到了么……他摆摆手对阿瑜示意没什么,打算过去细看下那无头尸身。

    刚一出步,那野兽粗大的左臂猛然一抽动……

    两人条件反射,瞬时出剑在身前警备。

    无颅野兽的左臂向上探去,使劲抽动挥舞,似在挣扎着够到什么东西。

    两人全身贯注地盯着这异变的躯体,司马师看羊徽瑜的样子,料是这里已经在阳虎秘陵之外,所存的隐秘事物已不在她的认知之内。

    接下来,那野兽的左臂上燃起烈火,它全身苍灰暗淡的毛发下都是点点火星,整个躯体细一看,就像余烬堆聚而合。

    挣扎一阵后,野兽的臂肢垂下,就又没了动静。燃烧的火焰也随之熄灭,兽臂上残余的火醒不时跳动,如烧焦后的余渣。

    羊徽瑜走近野兽的身躯,轻轻探出手伸向那残烧的臂膀,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她忽然停止了动作。

    宫殿外突吹进一阵风,司马师回过头去,远远望见那些弥漫的萤火骤然开始跳动,许多被这突起疾风卷起,飘入了殿堂之内。很快,这些萤火开始奇异地聚合在一团,点点微光汇成几个耀眼的光球,橙亮的光线照亮了阴暗的殿内空间,这时便可以看清殿顶上的那些壁画。

    壁画绕顶一周连成一个整体,总共有四个部分的分体画面。

    第一幅是数个身披黑袍遮面之人,跪在草木丰盛的林间大地上祈祷,远处苍天云秀缭绕峰峦,乍一看像是泰山的山麓。

    第二幅是一头人立的狼兽全身喷薄出熊熊烈火,在它的头颅上,淋漓的鲜血浇灌而下,一大群身穿铜衣铁甲、头戴金冠的士兵包围着它,似已将其逼入绝境。

    第三幅是一个浑身青蓝、妖面鬼目的巨人站在大河之畔,双手高举空中,河面下有蠢蠢黑影,远方是血红的落日。

    第四幅是在一片幽暗的园林中,一身白锦衣裙的美丽贵族少女,站在一处雕饰精美的井池边,只有背影,一个灰袍武士仗剑屈膝跪在她的背后。

    此时那些萤火越积越多,一股焦灼刺人的气息从中传出,另一边的那野兽尸身随之共鸣波动,身上的余烬就像被热风吹拂,又缓慢旺盛起来。

    “公子,此物诡强,不知其况,我看此地不宜久留……”

    她露出慌张之色,示意司马师他们最好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司马师虽很想看看这萤火催聚后,此兽身会发生什么变化,但保不准就是什么更可怕致命之鬼妖,凶险难制。他点点头同意阿瑜所说,二人匆匆离去行入祀坛后面的窄廊。

    窄廊里是一道向上的长长木梯,通向宫楼殿堂的上层,他们俩上到第二层后只见,这里尽是高大的褐木架子,里面密密麻麻排满了古旧的竹简木牍。

    司马师轻抚其间,手指划过这些岁月积累的刻文,感到里面生生不息的隐秘智慧。

    摆放竹简的厅堂之后,是一间小室,没有什么摆设,只有另一端一道紧闭的厚重木门。

    在木门的一左一右,有两尊石像,均为上古武士形貌,身披鳞状战甲,左首的手持长矛,右边的擎仗双剑。他们头上戴有火炎纹饰的长冠,双目细长,四肢上也刻着烈火般的线条。

    司马师和羊徽瑜走到门前,雕像却蓦地动了起来!左边持矛那尊,对着他俩当头狠狠刺下。

    二人就地滚开,只听喀喀声响,持双剑的那尊也活了过来,高高跃起向他们纵劈而下。

    司马师挥出天公剑,雄浑之力在臂膀上勃发,一招便格挡住了双剑雕像的纵劈,并将其震了出去。

    ……铁骨魄力……

    他心中战意充盈,一纵而过追击那双剑武雕,却见半空斜刺里一矛贯来,另一武雕对他进行截击;阿瑜闪身而过一把拽住那矛柄,娇叱发威,抡臂一挥将持矛雕像甩了出去,重重撞到墙壁之上。

    双剑武雕趁此间隙再度扑来,两把剑刃上忽烧起赤红妖火,带着焦风向子元劈过来。司马师心随剑意,寒雷惊力在天公剑上蓬起,整个厅室顿时蒙上一层霜气。他不疾不徐直直刺出一剑,寒雷剑风扑灭了那雕像的妖火,其右臂带剑触架到了天公剑后,瞬被击碎成一地粉碎的冰屑。

    羊徽瑜配合进击,跃步纵到双剑雕像面前,左手细剑猛击刺入其颈部,然后右手按上雕像头颅一发力,生生把那石头首级掰了下来。

    ……这妖狐本命也带的一手好蛮力……司马师看得爽快,同时才注意到,阿瑜是个左撇子。

    轻色焦烟逸出,双剑武雕便碎成了石渣散落,然后背后破空裂响,持矛雕像狠命扑杀过来,矛尖上裹着一片同样焦毒的邪火。

    司马师斜身滑步避过这一击,右手发力幽青剑气腾起,反击一斩劈进了雕像的胸口,天公剑的雷能贯入武雕体内,子元手腕一抖拔力,顷刻间将其从内到外炸成了碎块。

    解决掉怪敌之后他轻轻喘息,战意缓和下来后通体舒爽,羊徽瑜过来,对他媚然一笑。

    “公子神赋异禀,自悟得武运超凡之力,食得其味,渐入佳境了呢……”

    司马师看着她,回之相视一笑,血脉里的冲动还未息,魂魄中冷强的野心在生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