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太虚化龙篇 > 第五章 邪道老魔,造神希望(作者:六月观主)

第五章 邪道老魔,造神希望

    大德圣朝南部。

    这里有一座仙岛,方圆约有六万里。

    原先的仙宗,已经被大德圣朝镇压,虽然还有余孽,但整体大局已定,而这座仙宗的大部分门人,也都已归入大德圣朝之中,接受了招降,余下顽抗执拗之辈,只在少数,成不了气候。

    而再往南去,便是东洲海域,与天南界海域的相接之处。

    所以这座仙岛,便是大德圣朝的南部大军驻扎所在,也是大德圣朝南方的第一道防御。

    原先镇守于此的将领,便是龙卫闻旱,真玄九境的横炼神魔。

    然而这一次,他接到了调令。

    接替闻旱的,便是楚江。

    对于大德圣朝的将士们来说,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

    闻旱也觉得极为陌生,他认识大德圣朝所有的高层人物,但是不曾听过这个名字。

    经过向岳廷的询问,他才知晓,这是一个从下界飞升而来的铸鼎仙神。

    他原本疑惑,龙君为何器重一个自下界而来的陌生修行者,但岳廷接着便提及此人身份。

    未经龙血圣池洗礼,但是龙君不惜折损道行,赐其精血,使之化身龙卫。

    “岳爷我已经把他揍一顿了,算是给咱们弟兄几个出口气,你要是气不过,也可以揍一顿,不过要注意分寸,虽然这是个取巧而成的仙神,好歹也是铸鼎的级数。”

    “不过,苍龙南军三百万之众,军令加身,大势相合,凭如今大德圣朝的强盛国运,以及你本身的真玄九境,揍他一个外道伪仙,还是可以的。”

    岳廷那边传来声音,隐约有怂恿之意。

    闻旱传讯道:“罢了,既然岳爷教训过他,给了个下马威,我便不插手了,免得他自觉屡屡遭压,怒而反抗,万一军中出现死伤,可是大大不妥。”

    岳廷问道:“你真不打?”

    闻旱回应道:“不打。”

    岳廷似乎撇了撇嘴,然后那边的声音顿时断去。

    闻旱看着军令,隐隐有些古怪。

    “岳爷向来满肚子坏水,怂恿我去揍他,铁定有事,得查一查。”

    ——

    聚圣山福地。

    岳廷单枪匹马,身着大红官袍,头戴高冠,脚踏白云靴,腰束玉带。

    他手执宝剑,剑鞘之上,五光十色,宝华亮丽。

    “这家伙又聪明了一些。”

    “已经不大好忽悠了。”

    “他不在南边等着跟楚江打一场,接下来这事,多半还得多他这一个抢功的。”

    “近两年来,大德圣朝风平浪静,久无战事,太平安稳,少有立功机会,像这种斩杀魔头的功勋,可他娘的太抢手了。”

    “那魔头的大道金丹,还有那血光魔宝,我要定了!”

    “这份功勋,我要定了!”

    岳廷昂然踏空而去,气血外放,烧灼虚空,仿佛一道赤红之火。

    那火焰在半空之中,蜿蜒游走,左翻右绕,上下翻腾,迅速远去。

    ——

    苍云洞天。

    镇岳亲自带队,将上千名沐浴了龙血圣池的新生龙卫,送入了苍龙禁军。

    而此刻在苍龙禁军当中训练军阵的,是七师兄吕华。

    “今日怎么不见岳爷?”镇岳问道。

    “岳廷借口巡视边境防线,离山去了。”吕华笑着说道:“多半是去追捕那个魔头,我也就故作不知,反正近来也不需要他做什么事情,就让他去罢,多一个可以镇杀那魔头的大修行者,便能早一日缉拿此魔,省得这魔头再造血案。”

    “事情我听说了。”镇岳说道:“据说是从潜渊福地报上来的。”

    “不错,当日各处,共有四起魔头造成的命案,涉及五十七人,无一生还,而今潜渊福地七大域的官员以及将士都在搜捕此魔,根据监察部报来的消息,此魔可能已经逃出潜渊福地。”吕华说道:“不过,龙君有令,只要他还在大德圣朝境内,便一定要斩了他!”

    “是该尽早斩杀此魔。”镇岳沉吟着说道:“如今太平盛世,龙君更在筹备大势,不能闹得人心惶惶,影响国运。”

    说到这里,他眼神之中,有凝重之色。

    一国之君,与本国运势,息息相关。

    得国运之势,愈发强大。

    但国运势弱,也会受得制衡。

    当初的楚帝,便是前车之鉴。

    二十八年前,大楚皇帝是真玄九印大圆满的人物,又是在力量的层面上,除真龙之外,最接近铸鼎层次的人物,按道理说,除了聚圣山首徒温离,除了当今的龙君,便该是楚帝,最接近铸鼎的修为。

    但此后长极福地的太上长老铸鼎功成,紧接着是天机阁主铸鼎功成,造成大楚乱象,各地起兵叛乱。

    正是因为大楚乱象,国运混乱,反制楚帝,纠缠不休,才让这位大楚皇帝,迟迟无法迈过千丈大道,直至最后,大楚将灭,国之根基动摇,最后的忠臣义士,发出绝望而炽烈的呐喊,坚毅的心志形成了最后稳固的国运,才让楚帝一步跨过铸鼎之境,重新稳固国运,平复各方叛乱。

    “不过,此魔究竟是何来历?他不过真玄九境的层次,敢在我大德圣朝境内放肆?就算是铸鼎仙神,也不敢在我大德圣朝境内肆意妄为!”镇岳说道。

    “自古以来,侠以武犯禁,对于强大的修行人而言,也是如此。”吕华说道:“若是凭我大德圣朝的国力,自是强大无比,放眼当世,没有任何仙神胆敢直面我大德圣朝的军威,但那魔头,孤身一人,东躲西藏,凭一地官府之力,杀不了他,若要调动军队,他又逃得飞快。”

    “这倒也是,早年我在大楚王朝之中,也知道大楚境内,不乏受到通缉的要犯,有的修为还未足真玄,只是金丹级数真人,但为祸多年,仍然藏匿得极深,流窜各地。”镇岳说道。

    “只是看值不值得动用过多的力量去追捕罢了,区区金丹,如有真玄九印追捕,如何能逃?”吕华说道:“只不过,杀鸡也不能总用宰牛刀,不可能每一个金丹级数的犯人,都需要动用真玄九印去追捕,毕竟一国之内,诸事繁杂,大事极多,真玄九印自有真玄九印该去镇守的事情……类似于金丹真人级数的犯人,自会有各地的官府及驻军,派遣真人级数或者真玄初境的修行者去处置,当然,这也就造成了相应的乱象。”

    “七先生说得是,不过这魔头已经涉及到了真玄九境,又接连作案,杀害上等学府的入学弟子,在大德圣朝之内已算大事,入了龙君的眼,他就算是铸鼎仙神,也难逃此劫。”镇岳停顿了下,说道:“但龙君如此震怒,还是有些令人感到意外的。”

    “这魔头涉及到了其他方面的隐秘,等他伏法了,我再跟你说。”吕华说着,又笑道:“听你这话,你也想去?”

    “在真龙学府之内镇守,已经许久没有出手过了。”镇岳这般答道。

    “也好,去跟岳廷抢功,这小子近来跳脱得很。”吕华挥手道:“真龙学府既然有人看着,你偶尔去散散心也无妨。”

    ——

    京城当中。

    庄冥背负双手,遥望南边。

    在当初以乾阳及殷明,收服了陆合等人之后,他便极少借乾阳及殷明之身而出手。

    后来化身蛟龙,整个庄氏商行,以他最为强大,面对许多事情,以及各方的大敌,便只能以自身应战。

    但实际上,屡次出手,只因为麾下不够强大。

    到了如今,大德圣朝已经极为强大,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明面上最为强大的势力,犹在大楚王朝之上。

    到了如今的地步,许多事情,许多敌人,已经无须他这位大德圣朝的帝皇出手。

    在上一次,他久未出手,亲身迎战奎木狼,也算一时兴起。

    这一次,他倒也很想亲手斩杀那个魔头,但终究还是交给了柳河等人。

    “这大约就是当年被师尊斩灭的邪道传承,但他已是真玄九境的修为,应该不是近些年得获邪道传承的后辈修行者,看来当年师尊那一剑之下,还是有漏网之鱼的。”

    “多半是当年师尊斩灭邪宗的时候,这老鬼不在宗门之内,逃过一劫,此后忌惮我聚圣山之名,不敢现世,藏了数百年之久。”

    “眼下,根据他所作所为来看,应该是寿元将近,穷途末路,想要以年轻一辈的灵性血气,炼制邪道血魔之宝,借而成就铸鼎仙神之身。”二师兄辰冥缓缓说道。

    “邪宗……”

    庄冥目光微冷。

    这样的邪法,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源头。

    不谈那些开宗立派的邪辈之徒,即便是正统仙宗之内,有些修行人出于各种缘故,在正统道家法门的修行上有所阻碍,也总会想着寻一些邪门歪道。

    以往各家仙宗,把持各处地界,难免疏漏,有些时候邪辈杀人炼法,或是远遁,或是藏匿,各家仙宗有时也缉拿不到,只得作罢,权当无头公案。

    而且这些邪辈之徒,以杀戮炼法,手段残忍,但也并非疯癫,通常善于隐匿,也通常会将他们大量炼制邪法的地界,放在那些福地、仙岛、灵山之外的其他偏僻岛屿之上,避免被东洲各大仙宗察觉。

    当年师尊白圣君发觉的,便是这么一脉邪宗,以人炼法,杀戮无穷。

    甚至在遥远偏僻的岛屿上,有着上百万的人口,被当做猪羊一般豢养,供邪宗修行所需。

    师尊白圣君,沿着线索踪迹,最后斩绝了这座邪宗,并毁去了其中一切典籍。

    眼下倒是出现了漏网之鱼。

    作为弟子,自然该替师尊,扫掉这条漏网之鱼。

    “聚圣山以南,尽数被我等扫清,已归入大德圣朝,不单是各家福地、仙岛、灵山,还有那些未入此列的寻常修行地界。”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岛屿,有生灵繁衍,但只有凡夫俗子,而并无修行之人,同样都被我大德圣朝划入疆域之内,建立官府,驻军当地,创立学府,招收后辈人才。”

    “若我猜得不错,这老鬼一定是天门毁去后,尝试闭关铸鼎,失败之后,出来炼制邪法,却发现各处都成了大德圣朝的疆域,无奈之下,孤注一掷。”二师兄这般说来,看向庄冥,道:“他的邪宝,你怎么看?”

    “不管怎么说,尽早斩了他。”庄冥说道。

    “这老鬼若是愿意效力呢?”辰冥说道:“邪宝成了火候,他这真玄九境,应该不弱。”

    “在大德圣朝之内犯事,屠杀大德圣朝的子民,真玄九境也该杀!”庄冥神色冷淡,说道:“在大德圣朝,也不缺强大的巅峰真玄。”

    “好,我待会儿便催促监察司,尽快查到那老魔的踪迹。”辰冥微微点头,说道:“另外,得了大德圣朝的鼎盛国运之助,这些年来,老七和老九的修行进益,快得出乎意料之外,明日老九想要尝试铸鼎,不过这一步,隔开仙凡,是天渊之别,想要跨过这一步,确实不容易,我去为他们护法,避免出现变故。”

    “九师兄也到铸鼎的这一步了吗?”

    庄冥微微点头,笑了一声,道:“好事。”

    虽是好事,但如二师兄所言,这一步,并不容易。

    七师兄吕华,在五年前,便尝试铸鼎,至今未成,反而有两次近乎身死道消,幸得大师兄护法,保得性命。

    须得知晓,凡聚圣山门下,都是天资卓绝,福缘深厚之辈,如七师兄吕华,在金丹级数时,便堪敌真玄,乃是东洲人杰榜首,凭借聚圣山功法的深厚底蕴,可却也同样如此艰难,险些陨落。

    圣君历至此二十八年,看似天底下出现了许多铸鼎的仙神,但实际上,不算聚圣山内,不算霞举飞升的紫烟观主和楚江,放眼茫茫东洲,就算加上楚帝、长极福地太上长老、天机阁主,也都未足十人。

    而这寥寥数人,已经是东洲最强大的存在,可以说是整个东洲近两千年的底蕴。

    他们大多在真玄九印止步多年,积累极为深厚。

    而除了他们外,更多的是仍在摸索铸鼎方法的巅峰真玄。

    这二十八年间,不乏已经有开始尝试铸鼎而失败,致使大道崩灭,身死道消的各方巅峰真玄,其中有积累深厚的各方老祖,也有年仅数百的盛年人杰。

    铸鼎这一步,在上古时代,也是分隔了仙与凡,神与人之间的壁障。

    “说到这里,楚江所言的山海大秘,可造就外道伪仙,极为难得。”

    庄冥说道:“虽是旁门左道,仅是外道伪仙,对我等师兄而言,不屑借此外力,但终究也是凌驾于真玄九印之上,货真价实的铸鼎仙神,具有仙家道果,具有长生寿数,只是制衡颇多……”

    辰冥说道:“你想要取来山海界的大秘,造就外道伪仙?”

    庄冥点头说道:“我大德圣朝之内,已不乏真玄九境,但他们也并非是每一人都有铸鼎的十足把握,今后如有无望登仙者,受此山海大秘,结外道伪仙,也不是坏事。”

    辰冥微微点头,说道:“等大事完成之后,我亲自去山海界走一遭,若造就外道伪仙的代价并不算太大,或许我们能够以‘铸鼎’而作为赏赐,甚至可以造就一支仙神禁军。”

    当年东洲圣宫之下,便有一支仙神禁军,只听圣王号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