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 金币即是正义 >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两百十七章 无法忽视的损失(作者:盘古混沌)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两百十七章 无法忽视的损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逃跑,光明法杖的亮光也是越来越弱,这样的暗淡直接导致那些恐怖的触手声响再一次地从众人的身后响起!那些东西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艾罗甚至都已经无法想象,究竟是自己一群人先到达出口逃生?还是手中的法杖先一步完全熄灭,导致人鱼之歌就此完全覆灭在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虚弱,却带着最后坚定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来——

    “光·禁咒·圣火焚躯。”

    伴随着一道宛如夏日正午的太阳一般的光芒猛地从那最黑暗之地爆射出来,这些光芒是如此的灼热,又是如此的刺眼。哪怕是背靠着这些光芒,艾罗似乎也能够感受到那位大叔平日里的温和,感受到他的笑容,感受到他时不时地教训自己这个喜欢贪小便宜,喜欢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女孩的模样。

    可是这一切,一切的一切……现在全都……

    终于,在背后那还未消失的光芒与可可的嚎啕大哭声中,众人终于跑回了绳梯前,一行人快速爬了上去。

    在上面瑞驰那惊讶而充满疑问的眼神之中,艾罗再次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地下通道。

    那最后的光芒……现在也已经默默地暗下去了。

    当这里再次被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所笼罩之时,艾罗咬着泪水,双手拉起,重重地,将那本不该打开的大门再一次地关了起来。

    ————

    回鹈鹕镇的路上,可可哭累了,趴在布莱德的肩头哭晕了过去。

    芭菲轻轻地提这个小女孩拭去眼角的泪痕,同时擦着擦着,她也不由得坐在布莱德的肩头处,默默地擦拭泪水。

    艾罗低着头,一脸土灰色地在前走着。他的手中还是拿着那柄光明法杖,而此时此刻,这柄法杖已经完完全全地失去了光芒,就变成了一把又破又旧,还沾满灰尘的杖子。

    此时,已经是午夜。

    那漆黑色一片的天空是不是正代表着某种讽刺?讽刺区区渺小的人类竟然胆敢抗拒这永无止境的黑暗?

    眺望远处,艾罗甚至开始觉得不远处那片没有什么光芒的鹈鹕镇,现在也像是变成了那头扭曲肉块的一部分,在黑暗中随时随地准备张开可怕的巨口,吞噬所有的一切生命……

    “喂?到底怎么样了?你们人鱼之歌究竟是怎么回事?出来之后一句话也不说,究竟是在搞什么?圣饼大祭司呢?他又去了哪里?!”

    瑞驰子爵和他的随从们一直都在后面跟随着,可是一直跟到鹈鹕镇之后,这位子爵终于再也忍不住,上前问了起来。

    但他刚刚开口询问,一旁一直都强忍着泪水的忌廉却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一般,上前一把揪住这名子爵的衣领,同时抽出自己的匕首重重地抵在他的脖子上。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去给大叔赔罪!你这个混账!!!”

    看到子爵被挟持,后面的四名护卫连忙拔出武器将忌廉团团围住,大声呵斥:“放下武器!我命令你放下武器!”

    忌廉的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起来,就像是疯了一般向着那些护卫大声吼道:“你们才tmd给我放下武器!信不信老子现在立刻剁了这个矮子?!如果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

    “忌廉!够了!放下武器!”

    就在忌廉逐渐失控的同时,前方的艾罗大声呵止。会长的声音终于让忌廉从疯狂的边缘被拉了回来,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艾罗那认真而又严肃的眼神。刹那间,一直都强忍着的泪水再也忍耐不住,在松开手的同时哗啦啦地滚了下来。

    “会长……艾罗会长……我……我……我最后……最后对大叔说的话……竟然……竟然是……在开他的玩笑?我……我……”

    “不对!我才是最对不起圣饼叔的!”

    布莱德别过头,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他的拳头捏紧,就像是想要把自己直接给打死一般,狠狠地锤子自己的胸口——

    “如果我能够挡下那些污泥的话,圣饼叔就不用释放净化来帮我们……如果我不会被那个味道给熏得站不住脚的话,那些触手也不可能越过我攻击到圣饼叔!都是我……都是我!”

    悲怆的气氛不能一直这么延续,身为公会的领导者,艾罗摇摇头,一改往日的温柔笑容,转为严厉的表情说道:“好了,我知道大伙儿都很难过。但现在不是你们拼命责怪自己的时候。真的要说有问题的话,一切问题都在于身为领导者的我。布莱德,忌廉,你们……唉。”

    众人抹着眼泪,一步一慢地走到人鱼之歌的大门前。眼看已经到达这里,后面的瑞驰子爵想了想,加紧两步地赶上来。

    “喂,人鱼之歌。”

    这位子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摊开双手说道——

    “我不管你们究竟是谁的错,我对于圣饼大祭司的遭遇也很同情。但我想说的是,你可不能把你们公会出现的人员损伤全都怪罪到我的头上来啊。之前我已经为那两个孩子垫付过丧葬费了,但是有一不能有二,你可不能把账算到我头上啊!”

    艾罗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去讨厌这个子爵的心情,缓缓点头:“我明白。瑞驰子爵,现在我们公会刚刚经历了一些很痛苦的事情,恐怕无法再招待你或是听你抱怨。能够请你先离开吗?”

    就算瑞驰再怎么没头脑,可现在这种十分明显的逐客令他还是听得懂的。在撇撇嘴之后,他终于还是转身,带着自己的那些随从们离去了。可在没走出几步之后,他却是再次转过头来问道——

    “那么……请问葬礼什么时候举办?我想来拜祭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

    是啊……葬礼,什么时候举办呢?

    回到公会之中,关好房门。

    成员们一个个的全都垂头丧气,没什么精神。布莱德在把依然昏迷的可可送回房间之后,抱着同样在不断流泪的芭菲回到房间。一路上他的脚步都显得有些不太稳当。相比起来,忌廉却是把武器和护甲放好之后毫不犹豫地启动留在身上的光明枷锁,在这午夜时分出门狂奔去了。

    偌大的公会,在少了一个人之后,突然间却显得十分冷清起来。

    艾罗捧着法杖,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后面仓库,缓缓地,进入训练室。

    他看着那用来摆放各种武器的架子出了神,一时间似乎已经陷入了迷茫,光是站在这里动也不动了。

    “那个牧师呢?”

    娜帕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这头猫魔兽慢悠悠地飘到艾罗的面前,绕着那破旧的光明法杖绕了一圈。

    “啊……原来如此。”

    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中流露出些许的寂寥。娜帕略微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你。但身为冒险者公会的领导者,我希望你能够尽量明白,公会成员的折损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一家公会的常态。毕竟冒险者过得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说实话,你的公会运营了那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折损一名正式成员,已经让我很惊讶了。”

    或许是娜帕的话语让艾罗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了吧,他摇了摇头,摘下脑袋上的帽子,让自己的头发洒下来。

    随后,她抬起双手,恭恭敬敬地将这柄光明法杖置放在架子上,向后退了几步之后,继续看着这柄法杖。

    片刻后……

    “娜帕,你说……圣饼叔最后把他的法杖留给我,是代表着什么呢?”

    娜帕慢慢地落在爱丽儿的脑袋上,想了想后说道:“让你转交给光明教廷吧?”

    对此,爱丽儿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圣饼叔应该是希望我能够把这柄法杖转交给他的女儿。同时告诉那个名叫‘安’的女孩,她的父亲曾经是一个多么强大善良的人。毕竟……现在能够让那个女孩明白自己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的最直接的证据,也就只有这把法杖了吧。”

    也不知究竟是训练室内的光线实在是太暗,还是这柄法杖本来就如此。此时此刻,它身上的灰尘与磨损显得更加的显眼,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光明法杖的那种圣洁感。相反,看起来更像是一根烧火棍。

    叹了口气,爱丽儿现在也只能吹灭灯火,转身走出训练室。他重新戴其那隐藏身份的帽子,从一个柔弱的女孩变成一位强大,也必须强大的公会会长,回房间。

    毕竟,公会还要继续存在下去,那个约定可没有容忍他太多伤感的时间。

    ————

    第二天,圣饼去世的消息几乎是在瞬间传遍了整个鹈鹕镇。

    这位向来待人和蔼,并且与街坊邻居都保持着良好关系的大祭司的逝世导致整个鹈鹕镇立刻就笼罩在了哀伤之中。

    一大早,圆奶酪就亲自过来吊唁,轻声询问艾罗是否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如果有任何困难整个鹈鹕镇都是一个家,可以互相帮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金币即是正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