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 第五百五十一章 黄昏密语(作者:庸小鱼)

第五百五十一章 黄昏密语

    僵尸界鼻祖肩负着地道之主的将臣,与那人间界之主的江晨,如今何午又去了地道结界担任了地道与人间界互通的掌舵人,这三人还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何午也算是入了道,去了那里的他,其实就等于死了一次,至于他何时才会回到人间,那还需看这三人奇妙的因果关系,想必终究会有那么一天,天书重录,何午便有机会离开那道特殊的结界当,或许他会成为一道之主,或许他会转世投胎,这还需看何午的修行与造化了……

    而此时水晓星早已到达赫图拉巫教的周围,他躲在树林中秘密观察巫教动向许久,不料身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水晓星急忙转头查看,才发现是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从这二人走路的姿势来看,二人应该均是男子,不过硕大的黑色帽檐还是遮住了他们大半张脸,水晓星无法分辨这二人是否是巫教长老级别的人物,而且赫图拉城中向往与崇拜巫教的居民,神秘黑衣人和他的教众们,还有阿果的探子们,多半也会如此打扮。

    不过无论是谁,都暗地帮助了水晓星,因为这两个人就向着巫教走去,水晓星知晓此时正是动手的好时机,在这群人当中,除了神秘黑衣人与阿果外,其余的人应该还不是水晓星的敌手,即便水晓星有伤在身,可红山巫书毕竟不是简单的咒术!

    只见水晓星一个跳跃就从林中闪身而出,他便背对着那两个神秘的人,同时也就拦住了二人的去路,听他说道:“招出来吧!为何要前来巫教?”

    一位个子较高一些人喝道:“你小子别挡住大爷我的去路!咋的去巫教还得通知你一声,你他……”那人骂骂咧咧的,但水晓星并未在意他说脏话,反而自己心中还有了底,因为这样的人多半都不会很厉害,只是嘴上的功夫比较强一些罢了,然而只有那一声不吭的人,才最应该多加提防,因为你根本不知晓他的底细。

    然而这样的人水晓星今天也遇到了,那个骂骂咧咧高个子的男子身旁所站立的另一个男子,他就是如此,看起来也神秘了许多,话说神秘又不当饭吃,眼前的水晓星看起来也如此神秘,那二人不知水晓星的底细,自然也不敢冒然出手,而正当水晓星要说话时,另一个个子矮些的男子就心平气和道:“少侠为何要拦住我二人的去路?我二人似乎与你毫无仇怨?”

    “不想死的话,就先回答我的问题!”水晓星喝到。

    那高个子的男子又开始骂了起来,但也为敢轻易上前一步,又听那矮个子道:“此时不便言辞,恕我不能告知阁下!”

    “好!那就拿命来!”水晓星一个转身就丢出一张符咒,随之默默念叨:“上呼太上,收摄不详,头戴华盖,脚踩天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先杀恶鬼,后斩夜光,急急如律令!”

    水晓星心想,若二人是人,那么符咒的威力去伤人是不会那么重的,起码不会杀死二人,也在于此咒法是用来杀邪祟的,故而水晓星并未有除掉二人之意,只是想将其制服,而用到此符咒也只是想探探二人的虚实。

    可当符咒打出时,那高个子的男子竟然捂着头跑了……水晓星对此极为诧异,而那矮个子的男子似乎就是个呆书生,符咒都已经到达他的眼前,他这会才刚刚有想要逃跑之意,不过水晓星的符咒打的极快,那人根本无法逃脱,直接将其打个人仰马翻,倒地不起!

    水晓星走近一看,便又问道:“你为何不还手?”那人才讲出了实情……

    原来二人是刚刚喝了点酒就吹嘘了起来,并打赌说道谁敢碰一下巫教的城墙,就算谁赢,气的水晓星是真想多踹他几脚再走,可又看他那副可怜的样子,只好放弃念头,于是说道:“此乃巫教重地,非开发时间不可入内,我乃巫教长老,快让那人扶着你速速离去!”

    与此同时,水晓星也急速闪身不见了踪影,他也是怕周围再有其他人藏匿在此,自己再露出了行踪,难免就要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之前水晓星以为这二人很有可能是巫教的两位教外分舵的长老,可水晓星太过于心急,竟然犯下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巫教的长老多为女子,男子微乎其微,而且大多都没有资格进入巫教,直到水晓星躲藏在隐秘之处时,他才想起此事,见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要稳住心态,不可再轻举妄动,此事若是被林妹子等人知晓,定然要笑话死我,今天真是糗大了!”

    但进不去巫教依旧是水晓星眼前最大烦心之事,水晓星心想这样等下去不是个办法,最终的结果将是和上次毛豆豆来的时候一样,无功而返,可打又不能打,总不能自己人伤害自己人吧,而上一次毛豆豆说道即便水晓星提起自己是申江巫教原先的教主,恐怕在巫教紧要关头时,那些门卫根本也不会听他说那些话,因为冒充什么长老的人大有人在,估计那些守卫都快听腻了。

    而之前冒充的人,当然有图谋不轨的,更可气的还在于那些不怕死的,就单纯的想进巫教走走看看,见见世面,就像水晓星今天遇上的这俩人,也是打赌摸摸巫教的城墙,可话又说回来,从巫道仆荣升为掌事长老的那一刻起,巫教的门卫早已被她给换了一批,而且多为她的亲信,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嘛,这也在所难免。

    不过这样就更加无人认得水晓星,而原先的那些门卫,或许还有认得水晓星的人,再给水晓星卖个人情,去转达此事,水晓星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巫教,可如今就不同了,水晓星犹如虎落平阳,朱真电话迟迟打不通,义父又潜心修道,甚至早已与电话这个东西脱轨了,那青翠就跟别提了,她压根就没有电话,她的通讯都在腿上,而且此人行踪诡秘,无人知晓她在何方?不过多而是陪伴在真主身旁的,但这会她在不在巫教还很难说!

    其实有些事情,人的确想得太难了,水晓星不去门卫哪里询问一番,自然不知晓门卫让不让他进入,也不会知晓门卫会不会为其通传,然而此时的水晓星就正有此意,因为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去,在黄昏时去巫教,他人看起来的确显得有些诡异,不过巫教中人可不会这么认为,话说这还是巫道仆亲自定下的教规,那就是巫教中人只有黄昏时才可进入巫教,其余时间均不可进入巫教,而在非常时间,也不能擅自走出巫教。

    而黄昏时在民间就有这么一个传说,就是黄昏时是一个被诅咒了的时间,所有的邪魅和幽魂都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天空中。而单独行走在路上的,会被迷惑而失去灵魂。

    但巫教中人肯定是不会相信这些民间传说的,她们当然也不怕这些邪魅和幽魂的,所以巫教人认为黄昏乃是归家之时,只有巫教的人,才知晓黄昏要归教之事,其寓意也是说巫教就是她们的家,在黑暗即将来临前,巫教绝对不会放弃每一位巫教中的人,都会让她们有一个温馨的安居之所,同样巫教也在告知她们,一切祥和因巫教而存在,当巫教不在的那一天,人间就将陷入另一场浩劫当中!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巫道仆的为人,自古还是有句古话,叫做的得民心者安得天下,巫道仆既如此行事,其大才实乃巫教之幸,可此时水晓星竟然歪打误撞的走了过去……

    照旧,水晓星大老远就被两个把头的门卫给拦阻住,水晓星没有腰牌自然不会直接进入,不过这次还好,那些门卫多而都是喝道,可这次却不然,他们竟然和气的询问道水晓星为何要前来巫教之事,

    水晓星如此回答,门卫多少还是有些诧异的,只听他说道:“请稍等,待我通禀门卫长。”

    门卫急速而去,他来到门口处敲了几下门上的铁环,而且这次敲门的手法与以往大有不同,看起来极为特殊,其实这还是巫教的新规,说白了就是密语,有求见的密语,也有紧急的密语等等,不过密语十分复杂,敲那长短不一几下,可就代表了几句话,所有里面的门卫长根本不需要与其说话,听暗号便知晓门外的一切。

    而巫道仆极为聪明,这密语每天都是不同的,而且每天门卫都是要换岗位的,所有除了巫道仆本人外,无人能破译此密语,但此密语也只在黄昏时才有效,待过了黄昏之时,就算是真正的教外长老想进巫教,想来也不会那么容易。

    水晓星知晓巫教办事的效率极快,但不知巫道仆担任掌事长老后,是否会因琐事拖延一段时间,所以效率肯定不及曾经的三世老祖巫三太高,不料!还未等水晓星想完此话时,巫教城墙的大门竟然开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道友之红山巫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