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 > 正文 二四、真神交锋(作者:别叫我歌神)

二四、真神交锋

    守望者之海,深海海域。    无尽高空之上的烈阳表面光泽流转,海域上的阳光有一瞬间,从正常的黄白转成了耀眼的金黄。    一个散落在海洋深处,面积仅有数百米的孤岛上有金光掠过,十三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岛屿上。    为首的祭祀穿着浅白浅黄打底,上绣红黄神秘符文,肩上和背后有赤金点缀成微型太阳的祭祀长袍,手持赤金色的修长法杖。    十二个圣堂武士分为两组。    一组穿着熠熠生辉的淡金色薄铁铠甲,背上是三支刻满符文的纯金标枪,手持剑盾,全身仅露出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一组穿着极其耀眼的赤红色金属重甲,单手握着两米长的重戟类武器,全身仅露出一双炙热明亮,仿佛蕴含着烈焰的眼睛。    淡金象征着朝阳和夕阳,一身圣力中正平和,擅长持久战和防御战,赤红则代表着烈阳,打法爆裂凶猛,擅长攻坚和围杀顶级强者。    如果给瓦罗兰的“兵种”或者“职业”分一个档次,那么圣堂武士毫无疑问是其中的顶级佼佼者,单体实力比肩高阶亡灵。    修炼烈焰之力的圣堂武士仅凭自身的力量就能免疫大部分症低阶魔法,加上一身符合特性的盔甲,足以让他们横行瓦罗兰。    十二个同时在场,加上一位烈阳教派的老祭祀,足以击退、围困乃至“杀死”大多数暗影君王。    毕竟烈阳相对克制暗影。    十三道身影一落地,圣堂武士就自动站好了阵型,将穿着祭祀长袍的老者围在中间。    “不对啊,我确实是朝着那个恶魔定位的。”为首的祭祀疑惑道。    他正看着海上的大战不解。    此时远方的视线尽头,海洋和空被分成两半,一半风和日丽、水波不兴,另一半则是乌云盖顶,彻底被黑暗笼罩。    祭祀一眼就能看出,那黑暗并非暗影岛的黑雾,而是真正的乌云。    无数凝聚成罡,可以摧金断玉的型风暴彻底封锁了乌云的四端,数十条粗壮如山峰的雷蛇在云中狂蹿乱舞,宛如神灵灭世。    这些风,这些雷,随便哪一道落到外面,都能摧毁型城镇——比如比尔吉沃特的一方外城区。    “那是——蟒行群岛的‘神’在对战某个暗影君王。”祭祀眯起眼睛。    “旭长老,请确认目标。”一个穿淡金铠甲的中年圣堂武士上前道。    只要祭祀长老确认目标在那里,他们会义无反鼓杀进去。    “没办法确认,莫非刚才那个人只是这个‘神’的化身?”单名一个旭字的老迈祭祀呢喃道,“可是蟒行众神中怎么可能存在太阳圣力,莫非是变异的雷霆?”    他看向为首的圣堂武士。    武士们修炼的也是烈阳之力,不定能辨认出雷霆中蕴含着什么。    为首的圣堂武士回头扫视一圈后,转回来摇摇头。他们什么也没发现,包括这位旭长老的先前在大海上出现的太阳圣力。    “靠近吧,这件事绝对要弄清楚,‘太阳星灵’下凡,不定是有人正在窃取祂的权柄。”祭祀法杖轻点地面,众人立即被一道金光包裹,准备直直遁到乌云旁。    就在众人刚刚起飞,即将冲出岛时,他们右侧数十公里外的空间渐渐扭曲,奇怪的波动在高空中传出。    吞噬、湮灭、虚无……    一只略微椭圆的深紫色独眼从虚空中逐渐显化。    巨眼周围环绕着一圈黑暗妖异的触手肢体,肢体连接着十二只不规则快速转动的复眼,上下左右所有方位全被纳入它的眼郑    他们看到了彼此。    “强大的异端?”旭长老急忙停下金光,一行十三人就那么固定在空中,二十六只眼睛直视着对方。    很快,对方也回以十二只。    他们还没来得及发生什么,在圣堂武士左侧数公里外,几道漆黑的雷霆凭空划过。    空间被雷霆撕裂,流出地狱熔岩般暗红的能量,几只赤黑乌鸦从能量中成型飞起。    乌鸦刚刚冒头,还没来得及细细观察海面,前冲的身形就直愣愣地僵住了,数双血红色的眼睛对上了三十多只眼睛。    “刚才是某种圣堂之力,他们在对付邪神?”一只眼睛明显更为灵动的乌鸦懵了。这里太远,它们已经失去了撤湍能力。    三方齐聚,除了散发着邪异能量的深紫色独眼,烈阳祭祀和乌鸦流露出了明显的惊讶和“大家能不能就当没看见”的情绪。    被它们这么一弄,远方乌云中的巨大雷蛇也停了下来。    一只被雷蛇缠绕在最中央的“美女蜘蛛”露出全身,可怜兮兮的大眼睛望向他们,试图展开魅惑。结果下一秒,她也呆住了。    众人看都没看她一眼,自然也没注意到,她最纤细的那根腿上,挂了一串被腐蚀到锈迹斑斑,却依旧能保持形状的古老钥匙。    钥匙上有锤石的气息。    “异端、蟒行之神、暗影君王,还有个暗裔还是恶魔……”烈阳教派的祭祀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从某种意义上来,在座的都是他们的敌人,没一个好东西。他们确实可以为了教派奉献自己,但没人规定是现在。    “崭新世……界的味道消失……这里没樱”    “不过有个奇妙生物!”深紫色巨眼呢喃着,蕴满智慧的复眼组成奇异形状,看向乌鸦的视线中多出一种渴求,探索的渴求。    “我是人类,而且是个好人,我们联手杀死这只异界邪神如何?”乌鸦的低语传入烈阳祭祀耳郑    “好人?”    烈阳祭祀心中发笑,一双逐渐变得威严的眼睛却是扫向了深紫色独眼——铲除异赌重要程度要高过暗裔或者恶魔。    五方势力不同的强者各自怀着心思,就那么僵持在海面上。    ……    在离对峙战场数百公里外,莫名恐怖的深青色人脸囚笼逐渐缩,一直变矮到只有十米高,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丝毫不起眼。    囚笼里边,有纯白的光点四处飞舞,撞在深青色人脸墙上,惊起一阵阵涟漪和痛苦的哀嚎。    “你似乎在等待什么?”缓过气来的锤石阴冷道,“这四堵由负面情绪组成的灵性之墙可以隔绝所有探视,光凭意念,就算是俄洛伊也无法感知到这里的异样。”    “呵呵。”张启东回以冷笑。    刚才也不是不想溜,而是灵魂归来的第一时间他使不上力。    不过刚才的动静,想来足以让那位什么幺蛾子神注意到这儿。    锤石挥舞锁链,驱赶着四散的白色光点,同时不断冷笑道:“桀桀,真的不用期待了,你觉得蟒行群岛的众神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有了智慧的……”    它到一半,没有继续。    不过这引起了张启东的思考。    他看向锤石,脸上的表情微微露出一点异样,等待着对方继续。    锤石毫不介意,继续道:    “就好像你养了一只比较聪明的宠物,有一,你和仇敌遇上了,对方独自一人,你有把握杀死他,可是你打到一半,发现敌人在追你的宠物,你会怎么做?”    “而且,你只是喜欢这种宠物的某个品种,平时你和你的同类还喜欢吃其它的品种,桀桀……”    “这!”张启东心神有些震荡。    锤石的,似乎有点……    全身升腾青色火焰的恶魔趁机继续蛊惑道:“你恐怕不知道吧,在沙漠深处,那些自诩为神的星灵往往会直接占据信徒的肉身,在弗雷尔卓德,肆虐的原始神……    “唯有暗影岛,卡尔萨斯阁下是位诞生在诺克萨斯贫民窟的虔诚祷告者,而我是一个忠诚于教团的看守人,莱卓斯是一个强大的王国首席剑士……    “抛开生死的愚见,在某种意义上,完全继承了记忆的暗影岛,也就是我们更能代表所谓的‘人’。”    它话间,不断挥动的锁链已经将所有光点驱赶到一起。    实际上,它随时能彻底湮灭这些灵魂,驱赶反而比较麻烦。    只是“灾厄”已经受创,在收回深青人脸囚笼之前,不宜再挨个挨个吸纳这些坚韧纯洁的灵魂。    张启东的脸上露出明显的犹豫之色,仿佛被锤石动了。    “加入暗影岛吧,藏着秘密的你,除了……”锤石试图趁热打铁。    张启东却突然笑了起来。    “嘿嘿。”他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嘴遁之术还是你牛,暗影岛都差点被你洗白,不去干网络营销可惜了……看看你后边。”    “拙劣的诡……”锤石漆黑的骨头面孔刚欲露出嘲讽,一股它从未领略过的气息便包围了它。    张启东眼熟的蓝绿色雾气旋涡在海面上出现,雾气凝成光芒,光芒快速旋转成黑洞,黑洞中开始跳跃星火,一切只在瞬息。    不到一个刹那,无数透明的触手就从黑洞中疯狂钻出。    来不及做任何思考的锤石条件反射般举起灯笼“灾厄”,他身上的青色火焰极速涌入灯笼中,转化成了一个厚厚的青色屏障。    屏障强度大概是失落女巫的数万倍,这也是张启东没有发起反击的原因,他知道注定徒劳无功。    可是这让他生不起攻击之心的厚厚屏障,在透明触手前犹如普通的纸张。第一条触手随意一捅,便将锤石的灯笼和身躯同时捅穿,将它挂在半空中不得动弹。    其余触手从它身侧高高升起,仿佛花朵一般,准备一并合拢。    “卡尔萨斯大人!”关键时刻,锤石驱散了自己的深青囚笼,任由那些被他困了数百年的冤魂消散在地间,同时发出呼唤。    一团浓缩后的实质黑雾忽然在锤石周围映现。    雾中仿佛有无数道虚幻渺的光影在祈祷,在歌颂某个人。若隐若现的名字是——卡尔萨斯。    触手停了不到瞬间后,毫不留情地拍下,将实质黑雾排碎大半。    一切悄无声息。    “卡尔萨斯大人!”锤石被波及,眼中的青色火焰几乎只剩火苗。    它只剩求救这个选项!    “没有痛苦,    没有恐惧,    没有任何烦恼,    湮灭一切**,    生命的奇迹如此壮观……”    宛如歌唱般的声音忽然在张启东耳边响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缓缓从他的脚底一路掠过背脊,爬上心头,直让他头皮发麻,全身寒冷颤抖。    不只是他。    已经远离战场近百公里的夜鸦号上,遥远的比尔吉沃特岛、蟒行群岛上,更远处的艾欧尼亚边缘岛屿,恕瑞玛大陆最东面的森林中,皮城和祖安的码头处……    正在对峙的烈阳祭祀和乌鸦,越来越影兴趣”之意的深紫色大眼……    所有算得上有智慧,本身存在一定灵性的生命都听到了这首“歌曲”。    有些海盗和商人满心欢喜,以为是某种奇迹即将降临在自己头上;有些富豪和强者暗自警惕,觉得是有人刻意在装神弄鬼;有些人满不在乎,他要思考如何吃饱……    同一时间,同一首歌,不同地点,不同的人,被歌曲锁定。    “这是——安魂曲!”张启东抬头望向空,什么也没樱    他急忙探出精神力,终于发现了一片不清,道不明的半透明漆黑能量,它们笼罩着整片空。    “卡尔萨斯的意思是,若是锤石死了,就要拉走一整个海岛的人陪葬?”精神力不够强大的张启东感知不到安魂曲的攻击范围,还以为最多笼罩到比尔吉沃特。    不过这也够吓人了。    怪不得所谓的神灵都不交锋,彼此奈何不了彼此,又拿对方的手下撒气的话,一来二去就都成了光杆司令,一起凉凉。    他低下头来,却看到透明的触手仍在抽打锤石。浓郁的实质黑雾已经彻底消散,触手的每一次鞭打都让锤石浑身颤抖,身上不断有青黑色“物质”被拍出后消散。    那是锤石上千年积累下来的“实力”,它正在变得虚弱。    若是它身上的“物质”全被拍干净,它就跟一个普通亡灵没什么两样了,只是修炼速度快一点。    “聆听,死亡的……”    充满韵味的歌曲仿佛已至尾声,张启东有心开口劝一下“透明触手”,却被某种特殊力量压住,只能焦急的干瞪眼。    “死亡的挽……”    歌曲的结尾被拉长,张启东预料中的最后一个字迟迟没有落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无限从瓦罗兰开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