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传说与传说 > 第12章 新夫达令(作者:会吐雾的猫)

第12章 新夫达令

    基斯劳拿着恩恶给的小纸条,找到了莎拉的住址。

    小纸条上弯弯曲曲写着恩恶的前妻莎拉的地址。

    从字体的歪斜程度来看,要么是恩恶很久没写过字了,要么就是他压根就写得很烂。

    “咚咚咚!”基斯劳敲了敲门。

    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打开门一看,见基斯劳衣履阑珊,以为是乞丐,于是好心回屋里拿来几个昨夜剩下的馒头。

    “昨夜的,还没坏,拿去吃吧,别客气。”女人把馒头递给基斯劳。

    “我长得这么土吗?”基斯劳暗想,他接过馒头,但是并没吃:“你好,请问你是莎拉吗?”

    “是啊,怎么你认识我吗?”莎拉感到有点好奇。

    “我是你前夫恩恶的朋友,我来劝你复婚呢。”基斯劳手捧着馒头说道。

    “什么?是那个赌鬼的朋友啊。还想找我复婚?他做梦呢?”莎拉脸上写满了伤心、生气、兴奋各种情感交杂在一块。

    “他已经戒赌了哦,你考虑下呗。”基斯劳一针见血,试试莎拉的反应。

    果然,莎拉长得很一般的脸抽搐了一下:“不是吧,他都戒赌很多次,没一次成功哩。”

    “这回是真的,我可是专家,我会帮助他一定可以成功戒掉。”基斯劳把馒头往身后一甩,动作非常洒脱:“而且,他已经把旧账都还清了,现在跟了一个很有钱的老板,怀雷先生你听过吧?”

    “阿嚏!”地下仓库里,怀雷打了一个喷嚏,把雪茄喷掉了,他捡起雪茄重新叼进嘴里:“我好像感冒了?”

    “那个没良心的现在这么走运了?竟能跟着怀雷先生?”莎拉眼里有些微弱的光芒在闪烁:“不过我听说怀雷先生有点不地道,做些见不得光的生意。”

    “没有的事,他虽然做了地下生意,但只是做点血液生意而已。”基斯劳赶忙帮怀雷粉白:“他人还是不错的,是个正经商人,这个你放心,我跟他很熟的。”

    “可是我已经再婚了,我不能对不起我现在的丈夫呀。”莎拉心里虽还爱着恩恶,但是现在处境比较尴尬,内心充满矛盾,很是纠结。

    “你跟新丈夫有孩子了吗?”基斯劳问道。

    “还没。”莎拉抿了抿嘴唇。

    “那就好,嘿嘿。”基斯劳坏笑道:“让我来跟你新夫谈一谈吧。”

    “好吧,那你进来吧,他就在二楼,我去叫他下来。”莎拉动作轻快的把门敞开,并招手示意基斯劳进来。

    在念城住两层楼的房子,说明莎拉的新夫有点小资。

    基斯劳说的好听是谈一谈,其实他要的结果就是新夫必须同意与莎拉解除婚约,否则……

    超级狼人虽成为了人类,但是手段还是挺多的。

    基斯劳的眼睛具有穿透功能,即使成为了人类,这种能力还是保留了下来,他一进屋就用他的透视眼环视四周。

    屋内环境果然比较小资,家具和家电该有的都置了,比如电视、桌椅、冰箱、消毒柜等等;不该有的,也置了,比如制冰机,果汁机,打蛋器等等。

    从这些摆设看得出,莎拉的新夫很懂得享受。

    “达令,快下来,有客人找你!”莎拉站在屋内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下冲着楼上喊道。

    莎拉的新夫名叫达令,所以她喊“达令”并不是“亲爱的”的意思,她以前对恩恶说“达令”却是“亲爱的”的意思。

    但是新夫达令总觉得莎拉是叫他亲爱的,自我感觉很良好,他认为他的经济实力比前夫哥强得多,莎拉不可能对前夫哥还抱有念想,他太自负了。

    新夫达令迈着响亮的步伐从二楼走了下来,他每踩一步阶梯都像在宣示他多么嘚瑟,仿佛一边下楼一边招手:“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

    “莎拉,你出去溜达一会吧,让我独自跟你的达令好好聊聊。”基斯劳觉得莎拉在场会严重影响他的发挥。

    “好吧,一切就拜托你了,我出去买菜,一会留下来吃个饭吧。”莎拉也很识趣,出门去了。

    基斯劳在一楼客厅等着很不耐烦,达令明明年纪不大,下楼时却有意放慢脚步,好似很有型一样。

    “要不直接给他一挠吧。”基斯劳脑中一闪而过这样的念头。

    “哎呀呀,客人久等啦,真是抱歉。”达令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

    基斯劳感到有股不明能量在靠近,于是瞳孔异变,发现达令身后竟然跟着一只鬼魂。

    为防止鬼魂发现自己可以看见他,基斯劳视线很快转移到达令身上。

    基斯劳清楚那是一只赌鬼,赌鬼喜欢缠着好赌之人。

    因此,基斯劳判定达令憨厚老实的伪装背后是一个好赌的骗子。

    赌鬼一般会与好赌之人达成某种契约,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基斯劳又悄悄瞟了赌鬼一眼,赌鬼长得十分猥琐,瘦长的身躯,花里花哨的服装就跟疯人院逃出来的一般,紫色的衣服上秀着一个大大的白色的“赌”字。

    再看看达令,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肥肉堆堆,身材与怀雷相似,就是看起来不凶恶,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基斯劳清楚赌鬼这种货色专找心术不正之人结成契约,像恩恶那样虽然好赌,也并不是太可恶的人是看不上的,虽然好赌本身就已经很可恶了。

    基斯劳掏出传说图鉴机,划拉了一会,也没反应。

    “果然,这货色并不是什么角色,连传说图鉴机都没记录。”基斯劳又划拉了一会:“戴夫的传说星级也只是一星?但是他比雾夜屠夫可厉害多了,看来同为一星传说,实力之间也有很大区别。”

    “不知先生找我有什么事?”达令看到基斯劳自个玩游戏机不理他,心里很不爽。

    “达令先生是吧,你爱赌吗?”基斯劳直接问道,干脆利落。

    “不,我从不赌博。”达令说起假话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看就是习惯成自然了:“我可不像莎拉的前夫哥恩恶那样糟糕。”

    “你也认识恩恶吗?”基斯劳好奇道。

    “当然认识,以前他还是我老板呢,他是开饭馆的,我还在他饭馆炒菜呢,后来他好赌输光了把店转让了,幸亏我安守本分,勤俭持家,存了点积蓄,于是我接手了他的饭馆。”肥脸的达令摆着微笑的表情说道。

    达令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的很讨厌,基斯劳右手按着左手,左手又按着右手,强忍着不发作。

    “那我就直说了,你跟莎拉离婚吧,她要跟她的前夫哥恩恶复婚。”基斯劳直奔主题。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传说与传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