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传说与传说 > 第13章 互换的运气(作者:会吐雾的猫)

第13章 互换的运气

    “离婚?离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的。”达令的肥脸激动得直抽搐:“他自己赌输了,他把店转让给我了,老婆也理应算是转让给我了。”

    “哇,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老婆还能转让?明明是你把人家老婆拐了过来还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基斯劳气得终于按耐不住站了起来:“我看见跟在你身后的赌鬼我就一切都明白了。”

    “什么?!”达令与他身后的赌鬼异口同声道。

    “赌鬼,你自己主动交代呢,还是我打到你交代?”基斯劳摩拳擦爪中,并扫视周围看看有没有磨刀石,发现厨房有一块,但是距离太远,索性算了。

    “你究竟何人?”赌鬼也不藏着掖着,示意达令往后边退:“驱魔人?”

    “恭喜你,回答正确!”基斯劳掌声鼓励道:“不过没有奖品。”

    达令这时候已经跑上楼去:“赌鬼,交给你了,把这个帮人家挖墙脚的家伙弄死!”

    “哇!到底是谁挖墙角啊。”基斯劳目瞪口呆:“还叫赌鬼弄死我,你这憨厚老实面相的背后这么凶残。”

    “废话少说,看招!”赌鬼使出绝招:“扑克飞刀!”

    只见不知多少副扑克牌犹如一群刀片般向基斯劳袭来。

    基斯劳不慌不忙使出爆气状态,形成一个保护罩,化解了无数的扑克牌。

    赌鬼这是灵体攻击招数,扑克牌并不是真实的扑克牌,只是由鬼魂发出的某种能量体。

    换做以前,这种招数,基斯劳连保护罩都不需要,直接被击中也不会怎样,但他此时是人类之躯,保险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化解掉脆弱的扑克牌后,基斯劳立即转守为攻,伸出气态能量狼人爪往赌鬼扑了过去。

    赌鬼使出几副灵体麻将形成一道麻将之墙试图挡住基斯劳的扑击。

    “咚!”麻将墙被击碎,但基斯劳却扑了个空,因为赌鬼悄悄绕到了他身后,想给他一个惊喜。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赌鬼随即使出几个灵体骰子,企图砸死基斯劳。

    基斯劳灵敏的耳朵听见背后“嗖嗖嗖”的声音,连忙快速躲闪。

    几个骰子全都放空,赌鬼恼羞成怒,他决定要开大招了。

    “吃我大招!”赌鬼怒吼道:“要你命三千!”

    只见扑克牌、麻将、骰子、牌九等各种形态的灵体赌具纷纷砸向基斯劳。

    基斯劳也不含糊,使出绝技——天狼爆裂挠。

    基斯劳气体能量状态下的双爪不断发出狼人爪形态的气功波与赌鬼的各种灵体赌具对轰。

    很明显,灵体赌具不敌气态狼人爪。很快,赌鬼便被排山倒海般压过来的气态狼人爪击中,倒地不起,就像碰瓷不小心真的被车撞倒一般。

    基斯劳极速跑过去,赶紧揪起了赌鬼,生怕他索要医药费。

    “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要不你早灰飞烟灭了。”基斯劳威胁道:“老实交代,不然我就不只是要你命三千了,起码得三千万。”

    “交代、交代,我一定老实交代,你想了解什么?”赌鬼受了重伤,形态已经开始透明,濒临烟消云散,他不敢再抵抗,因为很可能只需要基斯劳不小心打个喷嚏就足以令他灰飞烟灭。

    “你跟刚才溜到楼上去的那猥琐肥男怎么认识的?”基斯劳把赌鬼甩在了沙发上。

    “那个肥男……”体型瘦长的赌鬼躺在沙发上开始了诉说。

    恩恶以前开有一家饭馆,达令曾在饭馆当炒锅师傅,也就是厨师。

    之前说过,在念城雇有员工的店都近乎是土豪般的存在,恩恶以前也是小富过的。

    饭馆除了雇了达令当厨师,还有一名服务员,服务员由恩恶的妻子莎拉担任。

    一间不大的饭馆,虽有三个人在运作,但恩恶经常偷偷跑去赌博,因此饭馆也经常只有莎拉和达令这对孤男寡女在。

    莎拉虽然没准备绿帽,但达令却是猪视眈眈,他一个人孤单久了,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是脑补莎拉解决问题。

    恩恶以前虽好赌,但运气还算不错,每天输的并不多,加上饭馆有可观的收入,也不至于元气大伤。

    达令这货,和恩恶有共同爱好,也爱赌,但是运气就不一样了,他比较倒霉。

    本来恩恶每个月开给达令的薪水足够让他过上安稳的小日子,但是这货心理不平衡,野心大,老想靠赌翻身发大财。最重要的是,他输多赢少。

    达令每天都过得很苦闷,直到有一天月黑风高的夜晚,赌鬼找上了他。

    起初达令被赌鬼吓得跟抽风似的,但是后来习惯了,也就没那么抽风了。

    赌鬼,生前也是好赌之人,死后无人牵挂,无人供奉,地狱也表示下面鬼口膨胀,投胎名额紧缺,暂不接收,因此他只能滞留人间。

    赌鬼与达令达成某种契约,赌鬼帮他转运,他每月给赌鬼烧点东西。

    但是赌鬼这种转运并不是平白无故好运起来,而是把达令的霉运与恩恶的好运做了个互调。

    达令早就妒忌恩恶已久,此人心术不正,不仅不感恩,还自认为他炒的菜好吃,饭馆生意才如此兴隆,饭馆理应就该属于他。

    达令不仅与恩恶交换了运气,他觊觎莎拉已久,早就悄悄备好了锄头。

    后来恩恶由于继承了达令的霉运,赌博开始连跪,但是赌徒的心理就是输得越多越想翻身。

    恩恶刹不住车,坚信自己可以翻身,于是后来干脆把饭馆也转让了,用转让费赌一把大的,毫无疑问,他还是输了。而接手转让的正是继承了恩恶好运的达令。

    莎拉见恩恶近乎破产,她也近乎绝望,她劝过恩恶运气不好就要戒赌了。

    恩恶也戒过几次,但是每次都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最终还是去了赌场释怀。

    莎拉和恩恶有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莎拉就算爱着恩恶,但是为了孩子能好好生活并且不受催债人的影响,她也只能被达令早就备好了的已经生锈的锄头挖走。

    莎拉改嫁后把达令每个月给她的零花钱省吃俭用下来,悄悄给她的孩子恩善,恩善这孩子又老是把钱悄悄给他爸恩恶,恩恶又老是把钱悄悄送给赌场。

    “行了,我已经了解清楚了,你可以安息了。”基斯劳示意赌鬼停止诉说。

    “安息?”赌鬼瑟瑟发抖,不太愿意相信他听到的话,他安慰自己他有可能是听错了。

    “是的,你身为鬼魂,滞留人间,不老实待着,竟还私自帮人转运,人间留你不得。”基斯劳手中又聚合起了能量,形成狼人爪的气态:“恩善本来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你这个赌鬼生前可恶,死后还瞎搞,破坏人家家庭,也间接害死恩善。”

    正当基斯劳准备给赌鬼一挠时,大厅突然出现一道亮光。

    亮光消失后,出现了一个基斯劳非常熟悉的身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传说与传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