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暴戾搜捕团 > 第七十六幕 马场趣闻(作者:天妒先知)

第七十六幕 马场趣闻

    “哈哈哈,我是在哪里遇到谢尔盖,这个问题问得好。”

    老铁匠灌了一口啤酒,目光扫了扫对面坐着的布莱士几人,几个人的表现略有不同。

    作为队长的布莱士看起来更老成持重一些,只是安静的坐在对面,一丝不苟。那个叫斯卡娅的枪炮师,还有那个名为笛卡尔的机械师,他们两人正睁大眼睛露出那极感兴趣的样子。

    林纳斯在内心暗赞仁侠的人格魅力,那个老家伙在教育方面做得比自己要成功的多啊。

    老铁匠也清楚,他在那一票帝国学生心目中的形象,是一个顽固刻板又极为严厉的帝国将军。学生都是怕老师的,想要获得孩子们的爱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偷偷瞥了一眼旁边迷迷糊糊的拉格,那个小家伙大概是紧张了一天实在太累了,眼睛半眯着,在重力的作用下,头部不时向下垂,可能潜意识里觉得聚会的时候睡觉不是很妥当,每次头要垂到底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抬起来,然后继续做自由落体。

    “扑!”

    老铁匠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好在最后忍住又给咽了回去,轻咳了两声,看着身边正和巴隆小声交谈的卡本西斯说道。

    “你去我屋子里拿一张榻榻米,那个小子快睡着了,去扶他躺在榻榻米上。”

    两个人聊得正欢没有听见铁匠的呼唤,一旁的纽梅·兰卡忍不住了,额头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号,金色的光芒在纽梅洁白的手套上渐渐浓郁,一拳打在卡本西斯的头上,只见他被揍得地方立刻肿起了一个大包。

    “卡本西斯!!!师傅再叫你!!!”

    咆哮声响起,卡本西斯和巴隆吓得一个激灵,双手举起跪地求饶,就连老铁匠的额头上也浮起了一滴冷汗。

    “我错了,还请原谅我,我这就去。”

    卡本西斯拉着巴隆连忙跑向不远处的铁匠铺。

    做完这一切,纽梅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有些凶暴,尴尬的赔笑着。

    “失礼了,师傅,几位前辈,呵呵呵。”

    “哈哈哈哈。”

    自从凌云在芳香镇折腾之后,老铁匠扩建了自己的铁匠铺,从以前只有几平米的小窝,扩建成了十几平米的大窝,屋子里也多了一副榻榻米,很久没有使用了却还是干净的,老铁匠还是每天都会擦一擦。

    “你们几个去过赫顿玛尔吗?”

    布莱士点了点头,他接到过一个西海岸的护送任务,路过赫顿玛尔。

    不同于队长,斯卡娅和笛卡尔二人两人摇了摇头,笛卡尔和斯卡娅的情况差不多,从天界掉落之后就没出过艾尔文防线。

    “赫顿玛尔那里有一座【皇家赌马场】,我是在那里遇到你们部长的。”

    “皇家赌马场?”

    “赫顿玛尔?”

    问出前者的是斯卡娅,后者则是一直正襟危坐的布莱士。

    林纳斯猜到了布莱士的心思,点了点头。

    “大约是十五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帝国骑士,跟随帝国外交官访问诸国。”

    “前辈居然当过帝国骑士!”

    仿佛探听到了什么巨大的秘密,在场的几人均是吃惊的看向铁匠林纳斯。

    “哈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嗯,说到哪里了?哦,皇家赌马场。”

    林纳斯将木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在公国生活的那段时间真是开心啊,赌马我可是高手,那段时间我赚了不少钱,虽然最后一把全输干净了。”

    原来,林纳斯喜欢压赔率高的,加之运气较好,只是几次就赚得盆满钵满。

    谢尔盖恰好在他旁边,那时候的谢尔盖还是一名普通的游侠儿(大转移之前冒险家并不多),见识到林纳斯的运气后有心结交,攀谈几句后谢尔盖开始跟风押注。

    直到二人遇到了一匹黑马,林纳斯还想押注赔率最高的爱德华(老爱德华,现任爱德华的老爹,与帝国剑圣同名),谢尔盖动摇了。

    两人站在马场高高的看台上,喧闹之声不绝于耳,两人撑着围栏,认真的观察着数百米外的选手们。

    宽大的绿茵跑到上,赛马选手陆续就位。

    在赛道的起点的边缘处,那里有一个黑马赛道,水泥墙壁将黑马选手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外人无从得知选手的样子。

    谢尔盖隐隐在那名黑马身上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那名选手的很是独特,于是劝林纳斯转投黑马,林纳斯偏偏不信邪,还是把全部的钱梭哈给了爱德华。

    赛马开始的枪声响起,只见那黑马赛道之中,一人一马好似离弦的箭簇飞奔而出。

    那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面似傅粉,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秀眼睛黑白分明。鼻子像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朵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门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那是一骑绝尘啊,甚是威武。

    正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这句名言也是从那以后在阿拉德开始流传的。

    林纳斯看那人仪表非凡,不知其姓名,但有一件事情已经是言之凿凿。

    他要上天台了(好像本来就在天台上...)。

    过了许久,下一场比赛就快开始,谢尔盖兑换了奖金,走回看台时,发现林纳斯还愣在原地(这是犹豫要不要跳楼?),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大袋子筹码。

    “伙计,没有兄弟你前面的指点,我也赚不了那么多,分你一半,我们就此收手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上场比赛的黑马?”

    看着谢尔盖递过来的袋子,林纳斯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地狱里拉了出来。

    ...

    篝火的上方架着一只烤架,几只表皮烤的酥脆的羊腿发出了诱人的香气,光滑晶莹的油脂从金黄色的表皮上滴落,发出滋滋的声音。

    老铁匠拎着他的啤酒杯,喝的脸色微红,继续讲述着仁侠前辈的趣闻,说道兴头上就哈哈大笑。

    “谢尔盖有福气啊,你们几个都是他的部下,真是不错,比我那些个不成器的弟子强多了。”

    布莱士咽下嘴里咀嚼的羊肉。

    “前辈谬赞啦,我们几个和前辈的徒弟比可是差远了。”

    “哈哈哈,莫要谦虚,维尔那个臭小子给你们几个添了麻烦,老头我替他谢谢你们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暴戾搜捕团》,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