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问道真武 > 第五十九章 林平之:我给郭靖讲《射雕》(上)(作者:余贪)

第五十九章 林平之:我给郭靖讲《射雕》(上)

    林平之听到郭靖的自语,顿时就明白他说的是谁,宋朝末年五绝之一的东邪桃花岛主黄药师和如今峨眉派的创派祖师外号‘小东邪’的郭襄,传说中武当张真人和昆仑三圣何足道的梦中情人。

    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林平之的脑海中闪过,他并没有说出来,相反,他如今对郭靖充满了好奇,按照史书记载,郭靖自从襄阳一战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黄蓉呢?这三百年来郭靖在做什么,他说的苏醒,是什么意思?是从襄阳之战就陷入沉睡还是其他的闭关然后苏醒?

    林平之满心的问题想要问他,可又不敢打搅郭靖为史经原治疗,而且,让林平之好奇的是郭靖竟然称史经原为“友人”,在素未谋面的时候就将史经原放在和他等同的位置,可,郭靖是什么身份?

    不提郭靖曾经挽天倾,一力促成了襄阳之战,甚至是襄阳之战死战的主力这等丰功伟绩和光辉历史,便是他如今的修为,当世明面上最强的三人之一,归真大宗师,史经原又何德何能,能被他称为友人而不是如其他人一般客套的“小友”和“主人家”?

    林平之这些念头对郭靖没有丝毫影响,他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自己的救治工作。

    郭靖说完之后,也没看史经原是不是照着他说的做了,径直将手放在史经原的手腕处,绵绵不绝带着勃勃生机的真元如潮水般涌进史经原的身体,不断滋润他干涸的身体和近乎枯竭的神魂。

    旋即郭靖有些意外的看了史经原一眼,诧异道:“原以为小友是修炼了一门比较奇特的武功,不想竟然是风格迥异的盖世绝学,小友倒是好机缘,虽未精进,可也救了小友一命,好让老夫有时间赶过来。”

    对于郭靖的话,林平之和林远图是听在耳朵里的,两人面面相觑。

    顿了顿,还是林远图道:“好让前辈知晓,经原修炼的《神足经》虽然神奇,却不过是残篇,秘籍也是昨夜才得到的,只有第一层,而且经原修炼成功也不到一天时间。”

    “哦,这么说来,果然是天命不绝小友的生机,竟然在入道之夜,能够得到救命的秘籍,真是天意难测,可怖可畏。”郭靖若有所思的赞叹了一句,随即道:“林大侠的意思,老夫明白,说了也巧,老夫恰好修炼过一门神功,若是能与小友的武功结合,必然能让他更快好过来。”

    “不敢当前辈大侠之称。”林远图诚心诚意道,的确,在这位面前,谁还敢认为自己是大侠,林远图如果前面的表现是敬畏居多,那现在就是真心实意的佩服和尊敬。

    郭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而看向史经原,双目如炬,仔细盯着史经原看了一会,才赞叹道:“妙,妙不可言,不愧是《神足经》,敢以传闻中的神通命名,若是完整的秘籍修炼有成,就算不如传说中的‘神足通’神妙无穷,也高深莫测,开创这门武功的前辈真乃绝世高人,老夫自愧不如啊。”

    “所幸,老夫修炼的武功也是出自一位风华绝代的前辈高人手中,不输于这《神足经》多少,否则老夫还真不知道让小友修炼老夫的武功是成全他还是毁了他。”

    说完,郭靖笑了笑,朝着林平之和林远图道:“闭关太久,见到二位,难免有些唠叨,唉……”

    听着郭靖有些寂寥的叹息,林平之心中颇不是滋味,三百多年过去了,这位曾经拥有美满家庭的大侠,如今怕也是孤身一人了。

    林平之不知道黄蓉和郭襄,还有杨过、黄药师等人有没有突破至归真大宗师,但这种可能太小了,小到就林平之所知,从那位草原天骄入侵这将近四百年来,除了王相公和张真人,这位郭大侠是唯一一位突破天人境界成就归真大宗师的。

    而黄蓉等人,天资才情自然是不输于郭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可林平之还是下意识的觉得他们没有突破天人宗师,原因在林平之自己想来都觉得有些可笑,因为他们太聪明了,而正是这种聪明,让他们止步于天人宗师境界。而没有突破,活到现在的可能性,太小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林平之的猜测,他对天人宗师乃至于先天境界都是一知半解,归真大宗师离他太遥远了,也只能在脑海中作出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测,而不能作出一点点可靠的判断。

    林远图笑道:“能聆听前辈的教诲,是晚辈们的荣幸。”

    不管钦佩还是敬畏,林远图都对郭靖保持了足够的尊敬甚至是谨小慎微。

    接下来,郭靖并没有理会林平之二人,对着史经原道:“小友,跟着老夫的真元运行轨迹,按照新的行功路线静心修炼,顺带着,炼化体内所有散落的精气,封闭自身,保持无垢无漏的状态。”

    史经原耳朵动了动,耷拉的面皮上带了一丝潮红,随之他的动作发生了改变,从双手合十变成打坐的姿势,气质也变得有些出尘,从一个赤足丈量大地山河的苦行僧变成了一个寄情山水的隐居高人。

    片刻之后,郭靖就撤回自己的真元,让史经原按照他引导的轨迹运功疗伤,炼化体内残余的妖兽肉精气和林远图先天真气本源,还有刚刚吃下的药丸。

    林平之感受着史经原气质的变化,说实话,心底是有些羡慕的,史经原在短短的十二个时辰内,不仅经历了入道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神奇经历,而且修炼成功了一门神功绝学,哪怕是残缺的。

    如今更是有当世绝顶的归真大宗师亲自上门搭救,送药救治不说,还送武功,这待遇,比起金鑫记忆中话本故事里的主角都差不了多少了,而他林平之,自己还想出海寻找机缘呢,如今机缘自己找上门来了,可惜要找的人并不是他。

    这让一贯以来受到大家宠爱的林平之有些酸溜溜的,可他又为史经原的机遇感到高兴,极其矛盾的感觉和想法,让林平之心情莫名。

    顿了顿,林平之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前辈给经原哥传授的是《九阴真经》中的《锻骨篇》还是《疗伤篇》?”

    林平之的话刚出口,就感到莫大的压力笼罩着他,这压力来得快,去得也快。林远图在旁边只是嘴角抽动,却要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时间表情极为精彩。

    “算了,周大哥也不在乎,你又有自己的机缘,我又何必做那恶人。”郭靖复杂的看了一眼林平之,说道。

    林平之听懂了他的意思,有些羡慕道:“前辈,我只是知道这门神功的名字而已。而且,我也是知道前辈的身份,才敢这么放肆的。”林平之说到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从郭靖带来的震慑中走出来之后,林平之就有一种见到偶像的兴奋感。

    “哦,这么说来小友果真对老夫了解极深,不知小友可否为老夫解惑?”郭靖走到桌子边坐下,示意林平之和林远图也坐下。

    林平之有些坐立不安,他忘了这一茬了。

    几经犹豫,林平之心一横,道:“前辈,晚辈是从一位叫做金庸的大宗师所写的一个话本故事中得知前辈的消息的。”

    金庸的确是武侠大宗师,泰山北斗,如果郭大侠自己会意错了,那可不是他有意欺骗,林平之默默想着。

    林远图嘴角抽动的更厉害,额头甚至有青筋跳动。

    金庸?郭靖想了想,实在没有从脑海中找到这个人的一丁点信息,不过江湖英雄如过江之鲫,他三百多年不问世事,不知道也很正常,接着他问道:“那不知是什么样的话本故事,小友可够详细说一说?”

    林平之看了一眼林远图,以一种豁出去的架势,道:“前辈,那本话本故事叫作《射雕英雄传》,前辈要是感兴趣,晚辈就详细为你说说?”

    “莫非这话本故事讲述的就是老夫的故事?”郭靖有些疑惑,射雕?真是好久远的记忆了,可是真的是有后人为老夫编写的话本故事的话,为什么会用这么一个名字呢?

    “前辈猜得不错,这话本故事的确讲的是前辈的故事,将前辈的一生事迹描述的淋漓尽致,可歌可泣。”既然豁出去了,林平之也就不拘束,就像是对着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不断地满足他的好奇心。

    “英雄么?”确认是讲自己的故事,郭靖也有些心神起伏,旋即他像是自语,又像是给林平之两人解释,道:“我算是什么英雄,我算是哪门子的英雄。”

    莫名的,林平之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有些变化,天象似乎受到了郭靖情绪的影响,变得有些暗淡。就连林平之的情绪似乎也受到影响,低落,缅怀,追思。

    屋内,郭靖、林平之和林远图三人围坐在圆桌周围,史经原盘坐在床上,郭靖不说话,陷入伤感的回忆中,气氛有些压抑。

    像是为了打破这种压抑,林远图从座位上起来,看了林平之一眼,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阳光照射进来,让屋子里的压抑顿时一扫而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问道真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