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符能科学世界 > 第2章 名为符文(作者:指尖风吟)

第2章 名为符文

    不对,第三点,埃里克的判断是,这些符文非常深奥复杂,对精神力的消耗巨大。换句话说就叫做费脑子。

    详情可参照你学习高等数学的样子,被逼着将知识揉进脑子里,弱小可怜又无助。

    最后,埃里克生出了用墨水描摹符文和火烧水冲符文的想法,不过现在无法实施。

    这些符文,现在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自何方又有何用处。

    此外,他心念一动,便能实现模式的转换,可以远视十里外的飞鸟,也可以透析微观世界也就是细胞。

    就目前来看,宏观世界最远的距离就是十里。不要问为什么埃里克能测得是十里,因为有提示符......微观世界,埃里克最多也只能看到原子和分子级别的存在。

    至于原子核和夸克什么的,至少从目前来看,无法达到。

    这两项能力,一个分析一个改造,不知从何而来。埃里克对这全新的能力已有点了解,不过他还需要更多的尝试。

    知道这两个能力的名字,犹如印刻在身体里的本能。而且他有种预感,这两样能力肯定还隐藏了别的秘密,比如其他用法,不过埃里克没有发现罢了。

    他的心里当然是兴奋的。现在,是时候关心现实的问题了。

    这个世界,具体来说是杨晨所处的塞维尔王国,其他的地方埃里克还没去过。这里类似于中世纪的西欧,中央权力嘛......嗯呢。

    镇,非直属于王国政府控制的行政单位,与各级爵位的封地也是不同的。就像那啥,前世古代天朝的郡县,叫做皇权不下县,意思就是天高皇帝远吧。

    不过克罗镇位于王畿地区,情况就比较特殊了。天不高那皇帝还能远吗?就在你头上压着呢!

    埃里克身为镇长,身份特殊。就算他得了黑死病,他也应该得到教堂的祝福后寻一处风水宝地下葬。怎么会让他生前的仆人把他拖到乱葬岗给随便埋进土里呢?

    教堂,神权的代言人,向世人宣告着神的存在。而且不是埃里克上一世那样的上帝,是很多很多的神,被称之为天命诸神。

    回到正题,在原主埃里克死亡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埃里克或者说远离啊的周明,因为孤儿的身份,点满了察言观色的技能。

    他看了出来,约翰现在是百感交集。可奇怪的是,他的脸上,竟有一丝忧虑?

    主人和仆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埃里克死而复生,对约翰来说,应该是天大的喜事才对,忧从何来?

    向约翰询问镇上情况的事还得先放在一边。埃里克从约翰腰间的挂着的小包里取出了一把小刀。

    “等等,少爷,你要干嘛?”

    “嘶~”

    寒芒闪过,埃里克手背上的一块腐肉,被清除掉了,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

    埃里克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手背上的这一大块脓疮实在恶心。既然出现在了视野里,他就不能忍。

    这就跟青春痘一样,明知会留下可怕的痘印痘坑,你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弄掉冒出来的“不速之客”。

    埃里克的眸子镀上了一层淡蓝色光芒,似是而非。这是埃里克正在运用自己的“洞察”之眼。

    他看见了,不需要借助精心打造的显微镜,便看见了腐烂尸体和空气中飘荡的的鼠疫杆菌,依旧在那搅合......快活的畅游才对。

    那些小家伙的像是用几根长短不一的面条粘合在了一起,并固定了结合部。在埃里克看来,这些荧光绿的鼠疫杆菌,宛如一个个小恶魔。

    遗憾的是,鼠疫杆菌也如埃里克料想的那样,侵入了约翰的体内。

    埃里克认为是皮肤或呼吸道传染的。他自己的身体上,还留下了不少破损的肌体组织,恶心至极。背上和腿上几处,疼痛感非常明显。

    而且,手上的伤口必须尽快处理了,不然会发炎和感染的。

    约翰:(⊙o⊙)?(黑人问号脸心惊肉跳版)。他不理解少爷为何突然自残,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知识就是力量啊~”

    埃里克叹息一声,招呼约翰往回走。这个世界医疗观念似乎十分落后。约翰一介仆人,连伤口感染都不知道,也不明白空气里的病菌入侵人体这个原理。

    当然,他清楚要包扎好伤口,不让它流血。

    “约翰,希望幸运女神会眷顾你,你可是我最忠诚的仆人。”

    趁着约翰发愣,“万能巧手”,埃里克尝试用这个能力去抓取约翰身上的鼠疫杆菌,但他失败了。

    因为他的身体处于虚弱状态,似乎无法对约翰同时使用“洞察”和“万能巧手”这两个能力。或许是人体的特殊性吧。

    埃里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和身体无法直称能力的使用,逆势而为,一股浓浓的倦意便迅速袭来,让杨晨眼皮子直往下耷拉。

    没有“洞察”定位,就像汽车没了gps和路标。如此。他也就暂时放弃了。

    “少爷你没事吧?”

    约翰反应过来,手悬在空中,神色慌张,对埃里克不停流血的伤口毫无办法。

    埃里克摆了摆手,“行了!没事!”

    “这......”

    在埃里克的好一阵安慰下,约翰才放下心来,不继续跟埃里克在这拖延治疗时间。

    “c(口吐芬芳)!”

    “少爷,你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还有,以后别叫我少爷了,叫我埃里克吧。”

    “不行少爷!这样会失了礼数!”

    “......那随你吧”

    “对了,少爷你手上的伤口~”

    “带酒了吗?”

    “没!”

    “我想也是,反正离镇子也不远,等会再包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符能科学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