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神武道系统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道阁(作者:稀饭凉喽)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道阁

    ();

    老者轻轻朝着冰雕一拍,那冰雕便无声无息的化作一滩水流没入地面,一道灵光闪过,白猿激灵灵的打个颤,猛然睁开惊惧的双眸,白毛倒立,手一翻,抄出一杆铁棍,警戒四方。

    待看清夏江之后,狂怒一喝,就要打人,却冷不防发现身旁还立着一位老者,随意一撇,却双眸暴睁,瞳孔剧烈收缩,仔细打量了数息之后,“哐啷”一声扔了铁棒,五体投地的拜在地上,口中高呼:“老祖宗在上,后辈子孙拜见猿祖!”

    “行了,你本是白猿一族资质最高的子孙,却不曾想如此顽劣,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擅自跑这么远,说说看,那东西找到了嘛?”猿祖道。

    白猿被突然现身的猿祖惊骇的胆战心惊,赶忙道:“回猿祖的话,刚刚抓住地鼠族的探子,正要审讯,却被这人族杀上门来,以至于没来得及审讯,呀,大事不好!”

    白猿正说着,突然脸色大变,赶忙口念法决,单手一招,密林深处的碎木残骸之中,一道金光犹如灵蛇一般在空中蜿蜒曲折,飞到白猿手中,却是一条金色的绳索。

    白猿手捧金绳,脸色阴沉无比,随即又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高声道:“猿祖赎罪,适才与这人类一番大战,以至于给那地鼠族的探子找到机会,逃了出去,对了,肯定这人族与地鼠串通一气,还请老祖为子孙做主。”

    猿祖根本不在意白猿的挑拨,呵呵一笑,道:“区区地鼠罢了,手到擒来!”

    猿祖渊渟岳峙,一**犹如实质的神识将地面碎木残骸倒卷而起,声势浩大的向四面八方席卷掠过。

    一刻钟之后,猿祖微笑,道:“哼,找到你了!”

    “吱吱!”

    极远之处,一只鼠首人身,三尺左右的妖兽在空中飞速而来,身子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不住地挣扎尖叫,可惜无济于事,很快便“扑通”一声坠落在白猿身前。

    那地鼠刚一落地,四肢便冒出漆黑的乌光,一头便往地下钻去,猿祖手指一点,“铛”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那地面却是被猿祖施法,变得坚硬如精钢一般。

    说来那地鼠倒也奇异,如此重击,听得夏江都头皮发麻,而地鼠只不过晃得几晃,便恢复了神智,惊恐的一对小眼四处张望,不安的发出阵阵“吱吱”叫声。

    猿祖屈指弹出一道灵光径直没入那地鼠头颅之内,地鼠突然凄厉惨嚎一声,七窍鲜血崩射,一对小眼猩红一片,高高凸起,双爪抱着鼠头拼命挣扎,很快,便头一歪,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搜魂?”夏江心中一凛,这猿祖下手狠辣,对这地鼠根本就没有废话,上来就是搜魂,以至于这地鼠神魂崩溃,身死道消了。

    “原来如此,果然还是慢了虎族一步!”猿祖面色低沉,自语道。

    过了片刻,白猿小心翼翼的问道:“猿祖,我们现在如何是好?”

    猿祖没有搭理他,反而对夏江道:“小友,老朽观你适才所用剑道十分眼熟,莫非你已然取得六绝师尊的剑道传承?”

    夏江心中一惊,这猿祖口中称六绝仙人为师尊,六绝可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人物了,那这老猿又该是活了多久?难道是六绝的弟子不成?

    见夏江脸色微变,并未答话,猿祖呵呵一笑,接着道:“小友,说来惭愧,老朽不过是当年六绝师尊偶尔点化的一只顽猴,一直修行至今,虽无名分,却有传道受业之恩,因此不管多少年来,老朽始终以六绝师尊的弟子自居的。”

    夏江点头道:“点化引路之恩,的确应当如此!”

    “可惜当年那件事之后,我便被留在了此处,师尊说此地虽不能修成大道,但却可以让我一生平安,哎!”猿祖叹道。

    “是以,老朽骤见小友施展六绝剑道,心中惊讶无以复加,无数年来,从未见过有人得到师尊认可,获取传承,小友或许就是师尊当年口中预言那人了。”猿祖接着说道。

    夏江一愣,反问道:“预言?敢问尊师当年预言的是?”

    猿祖神秘一笑,摆了摆手,道:“时机未到,什么时候你能获取全部师尊的传承,才是真想大白之日。”

    “说了等于没说!”夏江着急赚取大量的杀戮值,没有功夫跟这个老猿浪费功夫,要不是因为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夏江早就一剑斩了过去。

    “老前辈,六绝传承何其尊贵,在下可没那福分,此外既然我与你族族人乃是误会,那晚辈便先行告退了,有缘再会!”夏江一抱拳,就欲转身离开。

    “小友且慢!”猿祖叫住夏江。

    夏江猛一转身,面色冷峻,道:“不知老前辈还有何吩咐?”

    猿祖哪能不知夏江心中所想,便解释道:“小友莫要误会,老朽有一桩天大的机缘赠与小友,不知小友可愿否?”

    “不愿,多谢前辈好意,再见!”夏江拒绝的干脆果断,转身就要离去。

    “刷!”

    猿祖一个闪身挡在夏江身前,夏江大怒,手一翻,祭出小金,戒备道:“老前辈莫非想强行留下晚辈不成?”

    “小友莫要心急啊,不妨先听一听老朽的建议再说?”猿祖道。

    夏江沉思了一会,眼前的老猿必定是白猿一族的老祖,也就是无尽森林中的第二位元婴大妖,打是打不过了,逃跑估计也够呛,不如听一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于是夏江便道:“老前辈,非是晚辈无礼,实在是修为不足,唯恐耽误了老前辈的大事!”

    猿祖呵呵一笑,道:“此事有我相助,极为简单,而小友你,只需要帮我带一个人出去即可。”

    “带人?带谁?没有什么禁制吗?”夏江不放心的问道。

    带人出去听起来应该是不难,可这老猿乃是元婴期的大妖,在西海岸就是一方霸主级的人物,他都没有办法的事情,看来带一个人应该是风险不小才对。

    猿祖似乎能看透人心,道:“小友,这无尽森林之内,我等妖族尽皆被六绝仙人设下禁制,虽然能够无忧无虑的在此地繁衍生息,可生生世世却是无法逃出此地!”

    猿祖一指夏江,道:“可事无绝对,当年跟随师尊之时,对此道场之内的种种颇为了解,只要小友能够取得师尊的法道传承,便可以在老朽的相助之下,解开一人禁制,将其带出去的。”

    “哦?”夏江不禁意动,他虽然因为系统禁止修法的原因无法法武双修,可不耽误成他人之美,或者收藏起来当做将来的底蕴也不是不可。

    “老前辈既然向逃出生天,晚辈自当倾力相助!”夏江道。

    “呵呵,小友误会了,不是我要出去,而是你身后的元兴!”猿祖一指夏江身后的白猿道。

    夏江随意撇了身后的白猿一眼,对猿祖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如何行事,还请前辈示下!”

    “哈哈哈,好好!”听得夏江答应,猿祖异常欣慰,道:“此事不急,如若进入天道阁,获取师尊的法道传承,除了一卷天书可以打开禁制之外,还可以我、老银和那蛮虎的一滴精血,才可以打开禁制的,这也是师尊当年为了防止后人遗失天书,而特意开的后门。”

    夏江哑然失笑,暗道你师尊可真是替后人着想啊,区区先天要取到三头元婴境大妖的精血,开什么玩笑,正常情况下,死一百次都近不到身吧?

    即便是夏江,除非不惜血本,耗费地乳精华,施展五色雷霆之球,甚至暴露底牌,施展仙佛魔三色雷球才有可能重创元婴大妖的。

    当然,如若是杀戮值足够,将《武动九极》或是《六绝剑道》,哪怕是《五行雷武之法》提升至圆满级别,届时修为至少也是抱丹中后期了,再施展圆满级别的功法,随便哪一门都可以与元婴境大妖斗上一斗了。

    “前辈难道能取到元婴大,咳咳,元婴前辈的精血?”夏江一激动,差点“大妖”二字脱口而出。

    妖类开智,化形,一切依照万物之灵人族的身体模样修炼大道,也以此为荣,可如若有人说斥责他们乃是茹毛饮血的妖兽,那就是极大的侮辱,势必生死相向,不可轻言的。

    猿祖似乎并未察觉,道:“老银那里不惜代价总是能求来一滴的,只不过蛮虎那家伙,脾气暴虐,速来与老朽不和,不过既然为了后辈子孙能够逃脱此牢笼,拼死一战,也要将其这个后患永远的斩杀在此地。”

    说道这里,猿祖杀意凌然,恐怖的气息震荡的夏江心中一阵突突,同时心中暗暗腹诽猿祖,这老头明显杀鸡儆猴,这杀气其实就是给夏江看的。

    夏江心中不忿,暗道等我积攒够了杀戮值,看看到时候谁杀谁?

    “前辈为了族群延续,做出的牺牲真是令晚辈感同身受,万分敬佩!”夏江道。

    猿祖与夏江客套了一番,便道:“小友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便随老朽去一趟狼族领地,先去寻那老银借一滴精血吧。”

    “老前辈,请恕晚辈还有一些要事未办,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个月,晚辈必定去寻前辈如何?”夏江着急去积攒杀戮值,不然跟在元婴大妖的身边,小命随时不保,这种生死掌控在他人手中的感觉委实不爽,因此开口拒绝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神武道系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