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灭国铁骑 > 第116章 互揭老底(上)(作者:江子能)

第116章 互揭老底(上)

    左相的视线在大厅中缓缓移动,似乎要看清楚每一张面孔。

    右相自然没有这耐性,大喝道:“魏衍,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我很好奇,君上当年有三千门客,四杰即便来不及联络所有的人,但起码有七八百人是签过字的,为何你只邀请了百来人啊?”

    不待右相说话,左相继续说到:“就算二十年过去了,很多人已经去世了,那起码还有四五百人活着吧?”

    众人都糊涂了,不知道左相到底想说什么。

    眼看众人都被提起了兴趣,左相才开口说到:“道理很简单,你手里只有这一百来人的名单!”

    “三千门客,但私底下两两之间的交往,并没有那么密切,很多人都是独来独往的。”

    “假如最开始你手里拿着一百人的名单,再通过审问他们,获取他们的好友和熟人,最后你手里能得到多少人的名单?加上这十年里故去的,流落到其他诸侯国的,最后在魏国境内你能联系到多少人?”

    “这个不用你操心,在场的也有不少是从赵国、韩国、齐国等地赶来的。”右相哼了一声。

    “不要偏题了,现在我们说的是人数。”左相看着右相好像被命中了弱点,显得更加底气不足了。

    “最近几个月以来,你搬出了四杰发明的‘晋合会’这个概念,派出你的手下在信陵祠大肆招揽信众,期望可以撞见一些没在你名单上的门客,或者有人听到了这个名字,会主动派来联系你,对吧?”

    辛听到这里,在人群中找到了胖瘦两庙祝,只见他们好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大厅里变成了左相的独角戏,没有人再说话,都在等他直接揭晓谜底。

    “你之所以要搞得如此麻烦,只因你手里名单上的人数实在太少了,这么点人举办一个大会的确是很寒碜。”

    “所以你提出每位门客可以带两名侍卫,而且可以进场。看起来是为了保障门客们的安全,其实是为了让场面好看一些。”

    “一派胡言!”右相有气无力的反驳道。

    “所以,我帮了你一把!我派人给一些不在你名单之上的门客发出了邀请,所以这大厅才勉勉强强充实起来。”

    “不相信吗?刚才签名的时候,你没发现其实很多人并不在你的邀请之列?还是你觉得这些人是听到风声自己赶过来的?”

    有人低声互相询问起来。

    “假如你早点来找我,我可以给你向四杰签过字的八百人名单!”左相高声说到:“或者,我可以直接给你三千门客的完整名单!”

    全场哗然。

    “三千人名单是信陵君的老总管一人独有的,他负责发放每个月的俸禄,君上去世的当晚,老总管伤心过度醉酒而死。其实真相是什么?是秘卫署派人来向他索要名单不成,杀人灭口的吧!”

    左相每说一句话,全场就炸一次。

    “秘卫署当然没有得到那份名单,因为老总管提前交给君上了,而且没有留底。”

    “还有,四杰每个人只有自己的那部分名单,完整名单又从何而来呢?”

    “安釐王探望过君上之后,君上派人招来了四杰,让四杰自己逃亡他国,以全君上的忠君爱国之名,又不负门下众人的期望。”

    “四杰完全体会到了君上的两难处境,为了让君上死而无憾,四杰交出了名单,并且答应绝不闹事。后来才有了君上召集所有人宣布,继承人将会在十年后出现!”

    全场默然,很多老人为信陵君的仁义和四杰的情义忍不住痛哭流涕。

    “四杰明知魏王不会放过他们,但还是没有听从信陵君的劝告逃亡他国,而是选择了留下来舍生取义,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但是我要说的是,右相的这份名单自然不是从四杰的口中或者遗物中得到的!而是从秘卫署掌控的一些内线和奸细那里得到的!”

    “不信你们问问其他人,你们是不是向四杰中同一个人签字的?而且,你们之中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向四杰签过字!”

    “刚才,右相大人表演的亲手格杀告密者一幕,可曾让三位告密者出声辩解?只怕这三位告密者就是右相一直安插在门客中的内奸吧?”

    “还有,右相自称曾经向君上效忠过,但我手里的名单里有其他秘卫的名字,却根本没有你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呢?”

    长吁短叹不停的响起,右相明白大势即将无法挽回了。

    “魏衍,你说这么多话,到底想表达什么?你难道想说你就是信陵君当年选中的继承人吗?”右相发问了。

    全场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左相身上,许多人都想,这个诋毁了信陵君多年的家伙竟然是他的继承人,左相真的是忍辱负重十年吗?

    就好比越王勾践为了复国而卧薪尝胆,又好比背负赵氏孤儿秘密的程婴,投身敌阵身负骂名只为了把赵武养大成人。

    全场人都万分期待着左相的回答,只有魏活一人心里在滴血,他明白左相不能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

    就在几个时辰前魏活得到工布第二之后,左相又向他展示了其他证据,魏活激动得不由自己。

    信陵君养育栽培的恩情和左相的救命之恩不能两全的问题瞬间完美解决,为这样的一个人选而战,这世上还能有比这更令人激动的事情吗?

    但是左相却告诉他,他不能承认自己是继承人。

    左相说,自己以王族远支的身份出任左相之位,已经被很多人诟病了,迫使他不得不把很多精力都放在讨好魏王身上,才能勉强保住左相之位。

    而且为了自保和自污,这么多年来,他不得不时刻站在魏王的角度,尽量淡化信陵君的功绩和影响,这样固然讨好了魏王,但为自己可树立了不少敌人。

    作为亲近的人员,比如魏活,知道真相之后,可以理解自己的苦衷,改变对自己的印象。但对天下人来说,奸相这个形象一旦形成,以后可就难改了。

    而且,奸相这个形象留着也是有其他方面的好处,比如自己一直和秦人打交道,如果突然变成正义凛然的形象,有可能秦人会立即抛弃他,另外寻找其他人了。

    所以,左相总结道,他继续留下来扮演现在的角色,而另外挑选一位形象完美无瑕的人选出来担任继承人。

    这个人必须是王族嫡系,能获得王族上下的认可,这个人在百官百姓心目中也必须有极高的声望。

    这样的条件算下来,最后的人选已经呼之欲出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灭国铁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