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天才少女相师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报复(作者:慕容夕)

第六百五十六章 报复

    当时的她一无所有,只有靠着陆家的施舍过活,她本就是骄傲之人,却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求陆鸿丰这个伪君子的怜悯,她当时的自尊就像被活生生的剐下了一般,让她痛不欲生。

    陆鸿丰一直作为天之骄子一样被捧大的,哪里听过这样的话,当下气红了脸,就脑袋一热的想要动手,没想到欧阳时瑄却扬起脖颈一脸嘲弄道:“陆鸿丰,我赌你今天下不去这个手。”

    他当然下不去,欧阳时瑄的祖父欧阳骅就坐在高位上,眼神锐利的看着这边,正堂里面身穿盔甲的步兵齐齐站着,数双眼睛都敏锐的盯着他俩,除非他今日是想躺着出去,才敢下这个手。

    陆鸿丰抽搐着脸,忍下情绪,咬牙切齿道:“你在耍我。”

    这么久以来,他以为她魅力无敌的吸引了欧阳骅的孙女,将她玩弄在她的股掌之中,没想到现在被玩的居然是他!

    想着前世陆鸿丰在她给欧阳骅服丧期间招揽的嫣红柳绿,他们在永远沉睡的欧阳骅面前,侮辱嬉笑她,还让她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唯一对她忠心的丫鬟,他们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反倒又过来假装高高在上的施舍于她,想到这些,欧阳时瑄露出了比陆鸿丰更加阴冷的神情,对着他轻声道:“这算什么,好戏,还在后头。”

    李兮若有些不耐的看着这一幕,现在在小世界,她不能轻易的动用自己的仙力,否则很有可能会毁了这个小世界。一方小世界,能支撑多高的修为?她不敢去赌,万一承受不了金仙的法力,小世界崩溃,造出这小世界的大能就会被反噬,那她可就把大能得罪狠了。

    能开辟一方小世界的最低也得是大罗金仙,说不定还是准圣大能。这都不是目前的她得罪的起的,虽说她身后有鸿钧撑腰,可毕竟这里已经不是洪荒了,谁知道鸿钧能不能及时赶到救她?若是赶不到,大罗金仙找上门,随手就能灭了她。

    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顾铭涵他们,婚约什么的她倒是不放在心上,只要对方不来害她,毁她名声,她也懒的跟这世界的气运女主对着干。她救了人就走,也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

    李兮若沉思的时候欧阳时瑄勾出了笑意,却是让人看着浑身冷颤,让陆鸿丰看的疑惑不解,他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那些花花草草的事情,让这个大小姐有所不满才选择报复于他,可是现在看她的神情,若不是对自己有着弥天大恨,哪能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欧阳时瑄慢慢转过了头,对着欧阳骅的时候,她还是那样一幅天真烂漫的神情,她缓缓走到欧阳骅面前,张嘴想要说什么,欧阳骅却拍了拍她的手,好像她想的一切他都知道,他褪去了沙场上与生俱来的威严和戮气,只是和蔼的笑道:“挑你喜欢的便好。”

    欧阳时瑄一下子红了眼,眼泪挂在眼眶里不愿意流出来让人看了笑话,这种亲人之间无条件的信任与包容,她已经许久都没感受过了。

    她细微的抽了抽鼻子,露出了明媚的笑意,转过身对着众人宣布道:“我今日便要宣布两件事,第一件,我欧阳时瑄此生都不可能嫁给陆鸿丰,第二件……”

    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陆鸿轩,带着有些不自信的语气道:“我这生,除了陆鸿轩,谁也不嫁!”

    按照以后的路看来,嫁给陆鸿轩是最好的选择,可若是这陆鸿轩不答应娶她,她今日又在这撂下这个豪言壮语,岂不是会惹得他人笑话。

    她说完这话便是低下头,没看到一向古井无波,宛如一潭死水的陆鸿轩却在这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她,带着疑惑不解的审视。

    而陆鸿丰表面上装着平静,心里确实狂暴之极,他知道这个女人果然是在报复他,选谁不好,偏偏是陆鸿轩,这个贱婢生的儿子,身份那样的低微,却偏偏让将军的嫡孙女选了他,摆明了是要压过自己一头,不用等到明日,他就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不过也有人对着欧阳时瑄的决定不解,这自古以来都是嫡长配嫡女,哪有嫡女选庶子的道理,而且陆鸿丰在京城也算有卫阶貌潘安才的,是不少闺中女子的梦中人,他们想着这欧阳时瑄莫不是傻了,才会做了这个决定。

    李兮若皱了皱眉,她知道原主沈曦本是欧阳家的表亲,沈父目前还只是五品官,在京城这地界,没人看的上眼。沈曦又性情柔弱,一直没说到好的亲事,可因着曾在幼时帮过陆鸿轩,以致于陆鸿轩一直记得她的恩情,在陆鸿轩起来后执意娶了沈曦,一生都很爱这个妻子。

    可现在,欧阳时瑄截胡了这门亲事,这是要坏了沈曦的机缘。那沈曦又该怎么办呢?虽然她对嫁给陆鸿轩没有兴趣,可也不愿意原主的机缘就这么被断了。

    那边陆鸿丰在一旁气红了脸,不由得对着陆鸿轩冷嘲热讽道:“二弟,你可听见了,欧阳姑娘可是对你钟情的很,可你拿的出聘礼娶人家吗?”

    陆府上下都是陆鸿丰的母亲杨氏在打理,她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怎么可能还给抢儿子风头的陆鸿轩准备聘礼。

    陆鸿轩抿着唇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完全没有理会陆鸿丰。而欧阳时瑄忍不住抢声道:“金银财宝这些俗物,欧阳府都是不缺的,陆二公子只需让人准备一只大雁作为聘礼即可。”

    大雁若失配偶,终生不再成双,是矢志不渝的鸟儿,这也是欧阳时瑄在众人面前表明她对陆鸿轩的心意。

    陆鸿丰见着欧阳时瑄对着财物的摒弃,不由得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欧阳小姐一看就是没过过苦日子,没钱哪里又能成婚。”

    欧阳时瑄嗤笑一声:“有钱成了婚,出的幺蛾子不是更多,只要他真心待我,青庐茅草屋,洗手做汤羹,我亦是愿的。”

    李兮若听了这话有些无语,分明就是看上了人家日后的权势,结果让她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也是不容易了。她自知原主这身份是不能跟欧阳将军的掌上明珠比的,也只得缩在人群里,一言不发。

    陆鸿丰被欧阳时瑄一席话怼的不行,但是她一串话下来,却没见着陆鸿轩有半点反应,不由得嘲弄道:“看来欧阳小姐还是没打开我家二弟的心扉啊。”

    欧阳时瑄听了这话,咬了唇看着陆鸿轩,她不见得是喜欢他,但是二人成亲绝对对双方有利,况且在现下的形式看来,陆鸿轩娶自己,怎么着也是他占便宜,欧阳时瑄也不懂他为何迟迟不肯答应。

    欧阳骅看着堂内的气氛有些冷寂,低沉着嗓音道:“今日是孙女莽撞了一些,既然已经拒绝了大公子的婚事,那陆二公子也不妨考虑一下。”

    听了这话,众人微微愣了愣,欧阳骅可是为皇室打下过半片江山的人,他在朝中的人脉宛如天上的星河一般,只有别人求娶的份,哪有他放下身段说考虑的。

    众人看向了陆鸿轩,哪知他没有丝毫的窃喜之态,不卑不亢的对着欧阳骅还了一礼道:“事关重大,晚辈定当深思熟虑之后给欧阳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

    现在众人也觉得这个陆鸿轩是个傻子了,这门好的亲事不快快攀上,还思考什么,要换做旁人,现在只怕聘礼都到门口了。

    李兮若知道原本故事里陆鸿轩这时候并不想娶欧阳时瑄,他心里的人从来都是沈曦。可他看欧阳家的态度,就知道,如果他拒绝了,非但得罪了欧阳家,也得罪了陆鸿丰,日后在陆家不知道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可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所以他再三思考后做了这样的决定,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能出人头地,娶沈曦,也不过是妄想罢了。

    那边欧阳时瑄则默默舒了一口气,没有拒绝就是好事,只不过她想起前世的陆鸿轩此时似乎就有了心上人,那人还是自己的表妹沈曦,日后沈曦风风光光的做了相爷的夫人,自己惨死她都没有来问过一次,想起往事,她的目光落到了人群中的沈曦身上。

    李兮若被欧阳时瑄不善的目光看的头皮发麻,她知道这是女主盯上她了。让她挺莫名其妙的,她觉得以女主现在的权势,就是逼婚,男主也没有不同意的份儿,原主从前也没得罪过女主,女主干嘛下那么狠的手,她默默叹了口气,看来置身事外是不大可能了。

    她无奈的垂下眸子思索自己以后的出路,以及怎么寻找顾铭涵的事情,最后盯着女主不善的目光随着众人离开了欧阳家,她走后陆鸿丰也愤愤不平的离开了,他离开时眼里同样有着不善之态,只不过他对着的是陆鸿轩。

    李兮若看着从容不迫离开的陆鸿轩,不由得佩服不愧是男主,明知道前路坎坷,还这么从容,心理素质是真的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