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九丘之永生 > 033 分析(作者:世外花果香)

033 分析

    虽然不知道人死后是什么世界,但睁开眼看见化作“老玄”模样的鬼,仍然站在眼前,就知道自己八成没死。

    既然没死就要斗争,刚想扑过去,却不知道手脚都已经被困住,一不留神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把脸当做刹车的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半张脸更是火辣辣的疼,忍着剧痛挣扎着坐起来,此时才发现原来腰带和衣服已经被脱去,各自将我手脚牢牢捆死,想翻个身都难,更别说自由行动!

    此时与“老玄”都赤-裸着身体,不由得一惊,看着那个不怀好意的“老玄”,他娘的难不成是要劫色?

    此时盘腿而坐的老玄终于开口了:“怎么着?醒了?”言语中有些怒气。

    “要杀要剐,随便招呼,你他娘的别扮成老玄的样子,看着恶心。”

    “老玄”眉头一挑,说道:“哦?你的意思是说你老玄恶心?”

    我一时语塞,不知它为何能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连忙改口道:“我是说你这个丑陋又恶心的东西假扮成别人真的很恶心!”

    只见它眉头一舒不怒反笑,便起身向我走来,我心知不好,常言道:“宁招恶面鬼,毋惹笑面尸。”

    说的就是发笑的鬼更难以对付,通常只有厉鬼才会发笑,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慌,此时此刻就是再想逃也动不了。

    “老玄”见我警觉起来,也不抓我,指了指角落对说道:“寻秋,你看看那是什么?”听着这特殊的语气,恍惚间竟然有了一种他就是老玄的错觉。

    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思考,是不是中了他的奸计,放眼看去不由得大吃一惊,角落中哪里还有老玄的半个尸身?地上散乱着一地的青铜器件,杂乱中唯独卧着两具身穿红袍青衣的干尸!

    这个场景不多不少,正是昏迷之前的情景,就连尸体的造型都没有丝毫改变,只是老玄的尸体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具干尸。

    此时脑袋中思绪万千,之前经历的一幕幕似乎都只是黄粱一梦,虽然从小对这些灵异之事了解颇多,可那些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此时此刻竟然从骨子深处生起了一股寒意。

    “你真是老玄?”声音有一些颤抖,生怕这也是鬼魄的幻境之一。

    “如假包换!”老玄见我仍有戒备,开口道:“要不要唱一首儿歌自证?”

    此时老玄已经将我手脚解开,感受到它身上的微弱热气,以及喘息声终于彻底放下心来,由衷感叹道:“原来你真的没死啊!”

    老玄一愣,问我究竟怎么回事?

    捋了捋思绪,跟老玄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老玄听完之后的反应比我想象中要好一些,可还是不自然的缩了缩肩膀,又挪了挪屁股向我靠了靠,看来也被吓得够呛。

    见他也会害怕,便更加证实了他就是老玄,而不是那个被我扯下一块皮都感受不到痛觉的老玄。此时此刻才对“这个老玄”彻底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老玄对我说:“虽然我一向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可是我们在短短时间内就经历了这么多,就算现在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真没鬼,我恐怕都不会相信了,虽然我胆子一向都比较大,可听你这么一说还真它娘的瘆得慌!”

    此时才想起自己是顺着一行血色足迹而来,此时再去看却发现墓室之中积了厚厚一层灰,哪里还有半个血色印记?

    老玄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古怪,老玄略微沉呤片刻后说道:“当时你在一旁,分析为什么阴阳妖蜃时,一开始还挺正常,可后来却越走越快,一边走就算了,还一个人自言自语,就跟人聊天一样,可我明明看见你身边毛都没有一个,最后把我撇在了身后,可让我一个人好走。”

    “招呼你,你又完全听不见,加上当时受伤太重,一时之间也追不上你,好在你你你身上血迹不少,这才远远跟了上来。”

    老玄说到这里,一脸幸灾乐祸,啧啧道:“再看见你的时候,你就背着一个女尸,跟你说话也不回应。我还以为是你单身太久,连尸体都不放过,但看到你背上的干尸竟然对着我发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当时吓得我头皮一麻,真他妈的尸变了,所以就从你背上将它扯了下来。”

    “谁知道你他娘的竟然不要命的上来就跟我干,看你手下不留情,就知道你可能着了笑面尸的道,怎么跟你说话,你都听不进去,无奈之下只好将你打晕了。”

    “你知道本身就是强弩之末,又担心你醒来任分不清接着跟我干,若平时自然不在话下,一只手少说也能打你十个张寻秋,现在却没有把握再放倒你一次,为了保险起见只好把你手脚捆住,正想着休息片刻将你扛出去,你他娘的竟然又醒了,你说让人省心不?”

    听完老玄的话,终于将整个事的前因后果联系在了一起。敢情之前在迷宫中,走在前面的老玄才是鬼,而真正的老玄却在后面。

    想到这里连忙去看老玄背上的伤,虽然没有之前那个老玄的伤严重,可也好不到哪里去,伤口已经开始化脓,部分地方已然失去了自觉。

    心道不好却又觉得奇怪,老玄这伤乃是为尸毒所侵,我之前脚踝和脖子都曾被老粽子掐过,可除了有些发青之外也并没有出现老玄这样的腐烂。难不成我的免疫力竟然比老玄这种铁血硬汉还要强?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想到这一层又不知不觉的想起,我的血竟然有让那只粽子的脸恢复的功效,这在之前更是在见闻之外,也从未听闻过这等奇事更不曾亲身经历,可眼下又的的确确的发生了这等诡异的事,这在我所接触的世界中又未免过于奇幻了些。

    此时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问老玄:“在鬼脖子骨骼燃烧之后,你有没有在火里看到一棵树?”

    老玄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眸子中罕见的有一抹期待,很多的是恐惧。

    老玄最终没能给出一个答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看着老玄的凄惨样子,心中难免愧疚,于是郑重其事地对老玄说:“有一件事必须跟你道歉,之前在甬道外,不小心敲了一口古怪的钟,钟上刻的就是万虫进食的图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才引来三尸虫唯独,害你吃了这麽多苦头,老玄你说我这样的兄弟是不是太损了?”

    老玄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我的道歉,然后恍然大悟似的感叹道:“是有点…损,不过在你敲钟之前我已经着了三尸虫王的道,估摸着即便不敲那口钟,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了这不死里逃生、再世为人了?和你关系不大,不用太上心。”

    明知老玄这个委婉的说法,是为我开脱罪名,但心中那道坎终究是过了大半,继续琢磨着在火光中看到异像。

    于是对老玄说道:“假如说尸骨燃烧那层不升反沉的薄烟,能够让我在视觉上出现幻境,在火光中看见奇异的景象,那麽有没有可能是我吸入了太多的这种气体,产生了幻觉,这才一路误打误撞的闯到这里来?”

    老玄早已经上前去翻动那两具尸体,挺到这个推理停下了活计,考量道:“我觉得这个推理好,而且可能性极大……嗯,我想了想,你所看到的另外一个我,应该是幻觉无疑,毕竟这个世界上也没听说过真正意义上的鬼。”

    早先听闻老玄说我背上背的是女尸,我便颇为惊奇,这一个和尚的墓中竟然出现两句女尸,这事倒也奇了。

    不过我打心眼里就没信过老玄的话,这和尚佛墓中怎么可能有女尸呢?而且看着墓室的沧桑程度就知道,再怎么着也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也就是五代十国与两宋之间,那个时候佛教寺庙可不会收女弟子的。

    对老玄的话终究是半信半疑,穿好衣服凑近一看眼皮一跳,老玄果然没有挤怼我的意思,还真它娘的是女尸!两具!

    一具女尸身着青衣,另外一具则是红袍,长发略微用镶着玛瑙的银簪子束住,多余头发披在身后,光泽虽然被磨灭了几分,不过韧性还在。

    看着那红袍女尸,难免分深,在甬道深处就曾经看到一闪而逝的红袍,模样款式出入无几。

    老玄此时已经将两具尸体翻过身来,两具尸体穿着打扮没有什么差别,看样子像是双胞胎,唯一不同的就是其中衣女尸嘴角微微上扬,如同在笑一样,还他妈的还真是笑面尸,而这个女尸正是我背出来那一只。

    看着女尸委婉的“笑容”竟觉得头皮发麻,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的眼睛竟然张开了几分。想到羽陵遗书上说,尸体受到活人的气场影响可能诈尸,再加上这样完好的尸体可能会更容易起尸,到时候可不一定会有之前那样的好运,毕竟此前就有一个蹦蹦跳跳的老粽子。

    越看越觉得不妥,招呼了老玄就打算撤退,老玄正有此意,指了指地上的两具尸体问我如何处理。

    权衡了一番利弊,只好对老玄说:“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还是不要胡乱动的好,所谓逝者为大,胡乱糟蹋尸身可是大不敬的,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遛了算了!”

    “而且古往今来,死而不腐的干尸更是邪门的很。虽然不明白那行血迹是我的幻觉,还是它俩有意为之,总之,把我引来此地的目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我有一种直觉再呆下去会出大事,我们还是走了的好。至于尸体处理,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况且这是佛教墓室中发现的干尸,定当世所罕见,也许是当世仅存,我们只需要点一把火,就可以轻而易举销毁,可是佛教将她们放在这里必有深意,还用罐子装着,其中深意不言而喻。这档子事我觉得还是不要插手了。”

    老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临走之际,看着满屋子的青铜器件,还是耍了个小聪明,随手拿了尊铜佛。

    老玄笑道:“哟呵,寻秋,见财起意啊?”

    我翻了白眼:“我是什么人,你张宇辰还不清楚吗?我是想着佛像傍身,万邪不侵。这叫高瞻远瞩,居安思危,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

    老玄呵呵一笑:“那我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说着屁颠屁颠的跑回去一手拿了一个。

    嗯,真是学以致用,可喜可贺。

    我与老玄对古董一向不懂,也没有刻意了解接触过,更不知道两宋时期的青铜佛像到底值不值钱,但也知道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的道理。

    转念一想,两宋时期距今正好一千年。想来价钱也不会太低,一千年什么概念呢,打个比方,那时候最不值钱的普通瓷碗也得卖上几万块钱。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玄掂量着佛像的重量,问道:“这玩意儿值钱?”

    虽然不知道价格,可也不想丢了面子。不由笑骂道:“低俗!真是低俗不堪!这是历史的见证,文化的荟萃,怎么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就算上这一层关系它就是万金难求,是无价的!老玄你可别误会,我对这些个古董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防止恶鬼而已,倒是你要好好反思一下,你说咱俩九死一生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留个念想吗?眼下你不也是没有找到纪念之物?”

    老玄撇了撇嘴道:“这不是我爷爷的我不会要!”

    被老玄这话噎的不轻,心道好你个张宇辰,书读得不多竟也如此迂腐不堪,故意给你台阶你都不下,成心让我难堪吗?

    但仍是不动声色的对老玄说:“你丫的不在乎这个破铜烂跌,完全可以上交国家,你能尊重古董,尊重历史吗?放在博物馆比放在哪里都强,子孙后代都能看见,也好为中华古玩市场,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虽然卑微而又微小,但从你做起,以点带线,以线成面,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佛教在我中华民族了地位何等尊崇,不也挺好?再说以后下来可就难咯。”

    老玄骂道:“谁特么有病还下来,真是嫌命长。”

    又说:“做人呢也不能太贪心,要学会知足常乐,否则贪多必失。”

    老玄顿了顿:“捉摸这你的意思,是要带动全世界人民掘人祖坟,盗取古董了?身为中华人民特种兵,此时此刻我宣布你被捕了。”

    我呸了一声,骂道:“你他娘的还好意思说,身为军人不以身作则,反而将祖国的花朵,国家的栋梁、优秀的先进知识分子,带入此等场地,干这种不可见光的营生,你又意欲何为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丘之永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