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错负轮回剑 > 第646章 有金刚不坏之身(作者:小大毛)

第646章 有金刚不坏之身

    陈旭嫦暗喜,有朝一日要如陈静这般境界,默默“偷师”之后,就可正大光明的“出师”了。

    小米豆汤羹来了,还冒着滚烫的一绺袅袅白烟,这是这一日里来的第一锅又是第一桌客人。

    雪白的大馒头也来了,软乎乎的一绺扑鼻幽香,看着都很馋人。

    “两位女侠,慢用,请慢用。要是不够,招呼一声,即刻就有。”

    陈静自知待刘一谷与陆修静到客缘斋之前,还需昼伏夜出,招呼道:“店家小二哥,先备两间房。”

    店小二点头而去。

    “嫦嫦,嫦嫦,客缘斋里的小米豆汤羹与大馒头,可是我小时候吃过的、又是最为熟悉的味道。”

    “这就好比家的味道,这一些年来,从来也没有第二家能出其右,找不到这么难舍难分的味道。”

    陈静急切言毕,一口小米豆汤羹下肚,又是一口热乎乎的馒头。

    陈旭嫦还是第一次见陈静这一副吃相,看来每个人都有一种独有的嗜好,只是并非人尽皆知。

    陈旭嫦忙活了一夜,实在有一些饿了,轻咽一口小米豆汤羹,暖乎乎的感觉如闪电直去任督二脉,入口下喉之后,全身舒坦像上天。

    捉起一个热乎乎的馒头,轻咬一口,甜中微微有一绺清香清香中微微有一些醉意从鼻息而上脑门,整个太阳穴都是力量。

    “静静,真的,是真的呢!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好奇,究竟客缘斋的掌柜是怎样的一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

    大清早的笑声如风铃。

    半老小徐娘一身袭地的锦绣华衫从阁楼上婀娜而下,兰花指轻扬之间,神情尽显雍容华贵之态。

    陈旭嫦抬望眼之间,先放下了小米豆汤羹,又放下了雪白的大馒头,起身抱拳道:“幽嫣谷墨家第九十九代谷主,见过客缘斋掌柜!”

    半老小徐娘眉头一舒,举手投足之间,轻笑道:“谷主不必拘泥,你就当客缘斋是自己的家。谷主这般礼节,我还得还礼。谷主:吉祥、吉祥、吉祥。哈哈,哈哈,……”

    陈旭嫦还是第一次见女子能活成半老小徐娘这般模样,相见之下确实羡煞旁人,也不客气的继续轻咽小米豆汤羹与雪白的大馒头。

    半老小徐娘碎步而来,锦绣华衫轻扬,在一旁的桌台边上坐下,趁着晨曦中的一绺天光,先细看了一回陈静,自言自语道:“这一路去了这么长的日子,从孟婆江南一路杀到孟婆江北,又一路杀回来,虽然有一些憔悴,万幸并未伤着!”

    陈静轻笑道:“多谢掌柜挂念,在南山郡要不是葛道长与幽嫣谷墨家大侠,只怕也没命回来了!”

    半老小徐娘沉思之间,悠悠又道:“罢了,罢了,罢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只是,这无声之雷,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眼下,哎!”

    半老小徐娘目光落在陈旭嫦身边的三把越女剑上,打趣说道:“谷主,一人使三把越女剑。你有三头六臂吗?有金刚不坏之身吗?”

    陈旭嫦倒也没想到客缘斋掌柜如此这般平易近人,旋即咽下小米豆汤羹道:“掌柜的,那你说我有三头六臂吗?有金刚不坏之身吗?”

    半老小徐娘轻笑道:“老娘我倒是没有看见三头六臂。金刚不坏之身,老娘倒是看见了。哈哈,……”

    陈旭嫦忍住小米豆汤羹没有喷出来,强忍着一咽下肚,长舒了一口气息,镇定道:“掌柜的,我本一介女流之辈,何来金刚不坏之身?掌柜的,没多喝五石散兑酒吧?”

    半老小徐娘轻笑道:“这做买卖的要是都沉醉于五石散兑酒,那这买卖就没得做了。老娘我为了客缘斋的买卖,可不能喝五石散兑酒!”

    “实不相瞒。昨夜老娘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使越女剑者都有金刚不坏之身。故而,才有方才一问。”

    陈旭嫦轻咬一口馒头,而后又道:“掌柜的真会说笑逗人开心。要是使越女剑者都有金刚不坏之身,我那五个师兄,为何命丧于无声之雷下?不是有金刚不坏之身吗?”

    半老小徐娘瞅了一眼只顾一个人沉溺在小米豆汤羹中的陈静,而后又与陈旭嫦轻笑道:“佛门中说,劫数难逃。这是诸如“四大天王、八大金刚”的定数。依我看来,兴许你那五个师兄的金刚不坏之身,遇见了无声之雷,变成了绕指柔吧!”

    “道家中说:以柔克刚。纵使你那五个师兄有金刚不坏之身,无声之雷又近似于无象无形,正是以柔取胜。这也是道法自然啊!”

    “要是以江湖中侠客说来,强撸灰飞烟灭又不能穿透鲁缟,这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敌人太强!”

    “……”

    陈旭嫦又忍不住放下小米豆汤羹,极速咽下之后,骤起“嘤嘤”轻笑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停下来。

    “掌柜的,真会说笑。要是掌柜的与我等同行,只怕不用吃喝,笑笑也就饱了、笑笑也就胜了!……”

    半老小徐娘轻拂锦绣华衫,而后急切道:“谷主,你可别小瞧老娘我这笑笑。老娘我张嘴一声大喝,就能喝退大多数的牛鬼蛇神!”

    陈旭嫦掩面轻笑道:“掌柜的,莫非燕人张翼德之后?又或者燕人之后,那是响当当的燕人之威。白白大师兄、乐乐二师兄、山山三师兄,也都是响当当的燕人!”

    半老小徐娘也不争辩,觉得该说的话已经全部都说完了,径直起身道:“谷主,慢慢吃哟!要是觉得客缘斋中的饭食合胃口,好吃就多吃一点。老娘我这管饱,一定管饱的!初次相见,这是待客之道。”

    紧接着,半老徐娘行至客缘斋正中过道上,双手插腰,往阁楼上一通高声疾呼道:“店小三,该起来收拾收拾了,你可不许再偷懒!”

    “店小四,所有的客房都理好了吗?要是老娘发现有一处纰漏,今天都不许吃饭,你听见了没有?”

    “店小五,明天的柴禾、后天的柴禾、大后天的柴禾,你都准备好了吗?未雨绸缪,要老娘说几次?”

    “……”

    阁楼上没有一个人应声,但是紧接着就骤起一阵“噼里啪啦”而又忙碌的声音,从客栈后方又响起了斧子劈木柴的“哐当、咔嚓”声。

    之后,半老小徐娘指尖轻扬似蜻蜓点水,从一方桌台滑过另一方桌台,旋即锦绣华衫飞扬如烟。

    “店小二,店小二,你过来,你过来,你给老娘死过来!你看,你看,你看看你这擦的什么桌台?咱们客缘斋的桌台远近闻名,要比闺中姑娘的双颊还要光亮,明白吗?”

    店小二支支吾吾不敢靠近半老小徐娘,只是打着哈欠在远处的桌台上,一抹、一抹、又一抹,……

    半老小徐娘旋即指着店小二的鼻子,大骂道:“昨夜,你偷牛去了吗?看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老娘我要买一头牛与你偷?”

    店小二面色铁青,使劲再抹桌台,急切又道:“掌柜的,你怎么知道我昨夜去偷牛了?昨夜还真是在梦里偷牛去了!还是偷的一头大金牛!掌柜的,你能买回来让我偷一次吗?那么大的金牛,只要掰下一只牛角,我八辈子吃穿不愁!”

    半老小徐娘打趣又道:“你这一个家伙,梦里的东西你要是能拿出来,我就能把它送梦里去!梦送黄金楼,你要不要?你又要不要?……”

    店小二眉头一皱,极速往另一方桌台上轻抹,道:“梦里的一切都是假象,梦醒之后空空如也!我还是干活吧,干活更踏实不心慌!”

    半老小徐娘窃笑道:“算你小子识相。虚得一招不如实咬一口!”

    半老小徐娘又在客缘斋中巡视完一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又上前道:“两位,请自便!现在,老娘我又困了,得去补一个回笼觉!”

    陈静与陈旭嫦自是点头不语。

    半老小徐娘又与店小二隔空招呼道:“小心照看客人。有紧要的事,大呼一声。即使老天爷要塌下来,也得先让老娘补足了瞌睡!”

    店小二只道:“好嘞!”

    半老小徐娘如烟云一闪,往阁楼上行走,又哼着小曲:“杀鱼呀,提刀,虾呀鱼酥,啊啊啊,……”

    陈旭嫦目送半老小徐娘上了阁楼,轻笑道:“客缘斋真有趣,客缘斋掌柜更有趣。江湖中道:好看的皮囊比比皆是、有趣的灵魂万中无一,都在客缘斋咯。嘤嘤嘤,……”

    陈静先一口大馒头,就一口小米豆汤羹下肚,轻叹一声“啊”,而后镇定道:“半老小徐娘,可非一般的客栈酒肆掌柜,厉害着呢!”

    陈旭嫦附和道:“看得出来,就好比佛笑楼中的宋掌柜。读书人说的: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就不知道客缘斋掌柜与佛笑楼掌柜为谁而隐!”

    “对了,方才客缘斋掌柜说金刚不坏之身,你有吗?嘻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错负轮回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