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千独游 > 第十七章 剑从天上来(作者:我看青山)

第十七章 剑从天上来

    依旧是离剑势起手,三尺长剑轻轻颤鸣,比起与向问天交手时更加灵动活泼,宛如生命。

    令狐冲心中明白,无论裴文德心中到底如何打算,在看过自己出剑之后还有心请教,多多少少一定是有几分把握的,不可等闲视之。

    “这一手对我来说可是无用。”

    面对那飞速掠来的长剑,裴文德神情轻松,不见丝毫紧张。如果出其不意和这变幻莫测的离手剑遇上,对敌经验实在匮乏的他确实可能吃上一个大亏,不过在旁观了向问天与令狐冲一场斗剑之后,他心中已有几分成算。

    既然令狐冲这离剑势不是传说中的仙人飞剑术,那便不是全无破绽,而是有法可循。

    裴文德看得明白,令狐冲手中长剑虽然锋锐,但仍是凡物,比起他手中断念剑犹有不如,更不是什么通玄灵物,但作为随身配兵,应该已在令狐冲手中不少时日,气机浸染下,亦是生出一丝变化。

    令狐冲便是以这一点灵性为引,方能运转无碍。只是限于剑诀,剑器以及本身功力限制,在变化,范围,玄妙等方面远不如真正御剑术。

    如果勉强形容的话,用提线傀儡来形容倒是更加合适,只不过两者之间的牵机线就是无形无迹的气机内力了。

    想要破去这剑势,最简单莫过于以力破巧,根本不去理会诸般变化,如那东方不败运转雄浑内力拍击湖面惊起千重浪,溅出的水珠犹能击穿草木,射杀飞鸟,只随意拍去便是。

    只可惜裴文德习剑的养气法不重杀伐,在绵长精纯上或许有几分称道之处,然而其他方面实在不值一提,霸道浑厚更是没有半分可能。

    剩下的,或者说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以巧破巧。

    好在在这方面,裴文德还算有些自信。

    一手持剑,一手负后,裴文德不去理会那长剑如何飞腾变化,人随剑走,切入剑身同令狐冲之间,宛如稚童信笔涂鸦,随意挥舞。

    然而每次出剑,原本已经袭向裴文德周身各处的长剑便不自觉回旋折返,将大好形势舍弃。

    如果抛开那不断盘旋飞舞的离手剑,这一场打得实在没有半点意思,枯燥乏味,甚至可以说是难看已极,无非令狐冲飞剑离手,裴文德随手乱挥,然后自动返回,你来我往,循环往复。

    所有人中,也就只有两人神情肃穆,不动如泥塑木雕。

    一个是方才和令狐冲交过手的向问天,令狐冲不会放水,而只有真正领略过那已经有几分御剑术风采的离剑势,才知道裴文德眼下此举是如何艰难。

    另外一人就是那代号和尚的契约者,再一次摘下墨镜,露出一对空洞眼眶,盘膝坐下,一动不动,只有手指在空中不断钩抹涂画,另一方面则是利用团队频道同几位同伴解说。

    “这个裴文德的感知绝对不在我之下,而且肯定有着类似我‘心眼’一类的特殊技能。”

    稍顿一下,和尚继续补充道:“笑傲江湖位面中的独孤九剑总诀出自《易经》,重点落在一个‘破’字之上,八式号称分别破去刀,剑,长兵,短刃,软兵,拳脚指掌,暗器,内功等诸般功夫,说是克制天下所有武学也不奇怪。只是对于资质悟性要求过高,单单总诀式就有三百六十种变化,绝非常人可以掌握。不过这个任务世界魔改程度太高,除了破剑式外和原本的独孤九剑基本上没有任何关联,应该是轮回空间顺着剧情自行演化或者干脆将其他剑法拼凑而成。就比如说这离剑势应该就脱胎自蜀山这类修仙位面的御剑心法。”

    滔滔不绝讲了半天,和尚总算恢复过来,继续解释道:“只不过这个世界品阶水平也能这样,所以令狐冲施展起来就显得不伦不类,有许多破绽,根本发挥不出仙人飞剑术的真正威力。这个裴文德就是通过类似‘心眼’一类的技能或者天赋感知到令狐冲的气机运转,然后再通过自身气机截断,他每次出剑看起来没有章法,实际上却是恰恰落在了令狐冲人剑之间的气机交汇轨迹之上。”

    “那你呢,能不能做到。”

    契约者老周分心二用,将和尚的解释与战局相互对照,总算隐约明白,只是旋即他又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是他知道自己多半是多此一举,“还有你看裴文德和这个令狐冲谁更强一些。”

    “不能。”

    很干脆摇摇头,和尚老实说道:“如果说单纯判定气机轨迹,我勉强还能做到,可是剑招变化不过一念之间,以我的敏捷根本跟不上。更何况我作为施法者,本来就不擅长这种近身格斗,就算在这个任务世界轮回空间把我的施法能力修改成劈空掌一样的武学,也和你们那些纯粹的武者不一样。”

    “至于说裴文德和令狐冲这两个人吗……”

    沉思片刻,和尚手指轻敲,道:“应该还是令狐冲要强一些,他毕竟是剧情主角,如果试炼者都比他强,再加上还有我们这些正式契约者。那么任我行的势力就太大了些,又没有其他契约者被投放进来,这个世界的实力对比必然失衡,轮回空间不会这样。不过……”

    话音一转,和尚继续道:“说到这一次比剑,两个人的属性毕竟相差不多,裴文德对令狐冲的剑路有所了解,以有心算无心之下,裴文德的赢面和令狐冲应该相当。无论是令狐冲驭剑还是裴文德截断气机,消耗内力能量都不算多,然而对于精神心力却是不小的负担,谁先承受不住,就要落败。不过这两个人都不傻,如果不想变成拉锯战,应该在这之前就会有人抢先变招。”

    “荡剑势!”

    “撩剑势!”

    “截剑式!”

    仿佛要印证和尚的说法,他传音刚完,收回长剑的令狐冲招式一变,不再离手回旋,趁势后掠,然后拄剑于地。

    霎时间,剑身弯曲如弧月,剑身一荡,复又挺直。

    而令狐冲已然借机旋转,扶摇而上,头下脚上,从天而降。

    剑从天上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千独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