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千独游 > 第二十章 该死就当杀(作者:我看青山)

第二十章 该死就当杀

    “教主?”

    听得那声娇喘细吟,裴文德轻轻一笑,昂然向前走去。

    一灯如豆,忽然亮起,驱散黑暗,只是伴随着光亮的还有一声惊呼,“你是谁?”

    一名东瀛浪人打扮的男子姿势古怪地站在房屋正中,以手按刀,面色紧张,全然没有理会门口扶灯而立的娇弱女子,以手掩口,连声问道:“猿飞日月,你怎么胆敢来这里,难道不怕被教主责罚?”

    他追随东方不败许久,自然识得对方的这名爱妾诗诗,只是他也清楚对方全然不通武功,故而虽然明知东方不败留了她这里,却也没有丝毫担心,自认凭借自身武功不会被她察觉,最不济也可以轻松将其灭口。

    只是他没有想到,正当他在房中翻箱倒柜寻找那部不知被东方不败藏在何处时,忽然汗毛一紧,筋骨收缩,感觉有一股莫名杀意不知从何而起,似有灵性,在黑暗中缠绕到自己身上。

    东瀛浪人轻贱生死,并不十分畏惧厮杀。如果平日,他早就悍然拔刀和对方好好杀上一场,只是眼下他却是行鬼祟之举,实在不宜弄出太大动静,否则一旦惊到浪人营中其他人,或者拖延时间太长,被东方不败返回,不要说《葵花宝典》无法入手,就连性命只怕也留不住。

    “老子大业未成,怎能死在这里!”

    猿飞日月身子斜倾,右手握刀,打算等那不知名高手一现身就狂风骤雨将对方快速解决,却没成想自己心意起伏,一动一静之间,没有完全收敛住动作,还没等裴文德出现,就已经让里屋内的女子诗诗生出错觉,以为是东方不败返回。

    “看来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心中掠过一抹杀机,猿飞日月转动脖子,咧嘴怪笑一声,正打算在与那不知名高手交手前先将这女人清除干净,身子再次一僵,耳边忽然响起一把平淡嗓音,“不要乱动,一动,你一定会比那女人先死。”

    缓缓扭转身形,调整筋骨,待得猿飞日月正式与裴文德对上,原本紧绷的心弦忽然松开,背后太刀已然彻底拔出。

    那份杀意过于飘渺玄妙,若非猿飞日月亦是生死关头磨砺过来,直觉敏锐,未必能够察觉,故而未照面之前他心中对来人武道无限拔高,已经达到了东方不败的地步,视为平生仅见的大敌。

    然而等到亲自见到裴文德,他却忍不住放松下来。

    裴文德皮囊极佳,神华内敛,但是距离那种不世出的高人来终究还是差了许多。

    虽然他也不清楚裴文德为何不愿趁机偷袭,反而光明正大向他宣示自己的存在,但他自认,正面厮杀,裴文德只有死路一条。

    左脚木屐踏地,猿飞日月身形一缩,在空中复又展开,扭转身子,以一个古怪至极的刁钻角度向着裴文德脖颈阴毒劈去。

    “眼下我还无有资格与那东方不败正面交手,正好斩了你以正剑心。”

    见猿飞日月一刀劈来,裴文德面色平淡,无忧无虑,断念剑顺势上撩,护住门户,将对方长刀格开,然后顺势划出半个圆弧,向下切去。

    他本非江湖中人,最缺少的就是与人生死搏杀的经历,之前与令狐冲那一场不错,但距离达到他心目中与东方不败正面为敌的地步还远远不够,眼下这个猿飞日月实在是最好的试剑对象,如果能够在比斗中堂堂正正将他击败斩杀,对自己武道剑心大有裨益。更何况,和服部千军一般,这猿飞日月也属于轮回空间为他圈定的任务目标。

    进入这处洞天世界以来,裴文德短短时日就已见识不少高手,但却没有一个让他生出必杀之心。这猿飞日月却是例外。

    和猿飞日月一般同为浪人首领,服部千军虽然性子冷冽,出手无情,但还算直接,即使曾夜袭任盈盈等人,裴文德也没有追杀他。毕竟,那是各为其主,没有太多对错可讲。

    然而,这猿飞日月却是不同,行事鬼祟,心思卑劣,实在该死。

    该死就当杀。

    “哼!”

    冷哼一声,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猿飞日月没有试图退去或者加重内力和裴文德硬拼,而是左手发力,按在太刀背上,让这柄经过九重叠打的利器弯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身形一摆,顺着断念剑身在空中一荡,坠落地面。

    身形再次一缩一张,猿飞日月后背微弓,反手握刀,两腿足不过膝以趟泥步交互踏下,低头向前奔去,瞬间斩出十七八刀。

    刀风呼啸,嗤嗤破空声不绝于耳,这个猿飞日月俨然已经催动内息,使出了无形剑气。

    他下劈为虚,本意就没想着能够真正奈何得了裴文德,真正目的就是要声东击西,生生断去裴文德双腿。

    “无胆鼠辈!”

    冷笑一声,裴文德嘴角讥笑之意更重。

    这个世界当中,他所见过的剑术高手,无论是令狐冲,向问天亦或者服部千军,路数或许不同,但没有一个如这猿飞日月一般心思诡谲,毫无避忌。

    五指松开,任那断念剑落下,裴文德左手在上弹指,长剑旋转循环,将裴文德周身罩定。

    正是令狐冲施展过的离剑势。

    当日交手过后,裴文德便自反复琢磨,他当然没有令狐冲的独门驭剑心法,但是对气机运转敏锐至极,却是胜过令狐冲,再加上断念剑灵性十足,倒也可以勉强施为。

    叮叮当当,金铁交击声不绝于耳,短短瞬息,这断念剑与猿飞日月手中太刀便已交击不下数十次。

    只是这驭剑术虽然招数变幻由心,但所能赋予长剑的气机实在不算浑厚,虽然护住了自身,但刀剑每次相撞,裴文德仍是不得不碎步后移,虽然幅度不大,但累计下来也是不容小视,竟尔被生生逼到墙角,再无可退之地。

    只是裴文德以上击下,还击猿飞日月大有不便,而猿飞日月贴地发力,攻得更是不顺至极,这一招本是奇兵,打得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寻常与人对敌,对方哪里能够支撑如此许久。

    不可避免,猿飞日月招式一缓,气机运转出现一丝迟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千独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