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千独游 > 第五十六章 妖怪(作者:我看青山)

第五十六章 妖怪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中条山下,河中府内,蒲州城外的官道之上隐约现出两道身影。

    “可惜了,今日是看不到那鹳鹊楼了。”

    驻足望去,裴文德看着依稀可见得的那一角飞檐,侧头看向身边稍显疲色的裴庆,朗声说道:“不过好在总算到了城镇左右,不难寻驿站旅社。我们便在此地休整几日,然后去看看那云逸楼同镇江大铁牛,王季凌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那一首《登鹳雀楼》实乃五言之最,不可错过。”

    裴庆不过勉强认得百十文字,对于诗文全然不感兴趣,无法体会文人士大夫登高作赋的心境,自然不能理解什么五言之最。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次陪同自家少爷出门不单单只是进京而已,更是要借机游历天下开拓心胸见识。更何况河东裴氏所在的河东道距离京兆之地并不算太过遥远,时间极为充裕。故而也是大点其头:“蒲津渡是京都长安沟通我们河东的要道,我们本来要打这里过去,倒是不急。蒲州城乃是天下有数的雄城,小郎大可以在这里多停些日子。”

    “停车!”

    裴文德与裴庆这老家人稍作歇息,就准备再次动身,赶在夜色降临之前进入蒲州城中,然后就见烟尘伴随着车轮声迤迤而来,在经过自己身边时,更是彻底停下。

    “阿郎可是进京赴试的生徒?”

    绣织帷幕被拉开,从车厢中露出一张除去富贵之色外再无其他可堪称道之处的面孔,作为主人的中年人走下马车,看也不看一旁奴仆打扮的裴庆,而是紧紧盯着负箧挎剑的裴文德,拱手作揖道:“现下天色已晚,即便到了城中一时也找不到洁净旅舍,小郎不若和我一道,今日就在寒舍歇息如何?”

    见裴文德适时流露出疑惑提防之色,中年男子骤然明白过来,开口解释道:“我虽然天分浅薄,在经义上没有领悟,但素来最敬仰的就是小郎这般有学之士,小郎若是光临寒舍,也好方便我请教些学问。”

    “这家伙好生古怪。”

    对着男子随意拱手还了一礼,视线只是匆匆一扫,裴文德便自皱起眉头,手掌虽未放在刀剑上,但是已经暗暗运转气机,游走全身,戒备起来。

    对于这人的说辞,裴文德全然不信,唐人开放热情,但也不会像眼前这人一般,而且他也不像自己所说的那般。

    经年读书,即使限于天分,不能明悟其中精义,但亦有涵养精神之功,然而此人却是灵慧浅薄,气质粗鄙,和自承的喜读诗书全然没有一点儿相似。

    而且他实在太过于古怪,对裴文德太过热切,虽然极力掩饰,但那抹**裸的贪婪之意还是瞒不过灵觉敏锐的裴文德,这男子简直像是要将他占有吞食一般,让裴文德心中极为不适,若非限于家教和自身修养,对方表现得也没甚出格之举,又有不少仆役跟随,裴文德少不了就要给他个教训。

    要知道,他可是在任务世界当中亲手斩杀过人的,虽然心境依旧澄澈,但是心态比起进入轮回空间之前已经有所不同。

    只是裴文德也是十分疑惑,他实在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可供对方贪图之处。

    钱财么?

    自己不过一主一仆两人而已,行囊简单,虽然不算穷困,但也绝对算不上豪富。然而对方却是真正豪奢,衣衫服饰富贵至极。

    更何况这里已然临近蒲州城,要知道蒲州城作为天下中都,差一点儿就要建制,人来人往,森严繁华,这人总不可能发癫在这种所在行劫掠之事。

    莫非是身上刀剑?

    裴文德思来想去,自己身上一眼能够看出不凡的事物也就只有新进入手的那对刀剑,其他之物,即使是断念剑单从卖相上都远为不如。

    可是在裴文德耳目之下,这人虽然气血似乎比常人要旺盛一些,懂得一些最粗浅的呼吸吐纳手段,但不过是养生之用。

    大唐皇室以“李”为国姓,追尊老子为圣祖,立道门为国教,玄门道人极受追捧,一些强身健体法子因此流出被达官贵人习得,甚是风行。

    这个中年男子身法拙笨,目无精光,筋肉松弛,气血虽然旺盛但是极为散乱,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爱剑成痴的习武之人。

    而且他眼中关注得也只有裴文德这个人,而不是身上的刀剑。

    闭上眼睛,复又睁开,开闭转瞬之间将心念压下,裴文德就要开口婉拒这人。

    无论对方打得是何等心思,裴文德都没有参与其中,沾染麻烦的想法。当然,如果对方不识好歹,依旧不依不饶,裴文德也就无需再忍。

    只是嘴唇方一张开,声音就要脱口而出,裴文德却又强行收起舌头,眉毛再次皱起,视线在这人和他身后马车后来回巡视,鼻翼也自微不可察地轻轻抽动。

    就在方才,裴文德忽然感觉有一股古怪气味从车上帷幕后面逸散出来,极浅极淡,若有若无,裴文德之前从未闻到过,不知如何形容,只是隐约觉得有些近似腥臊气。

    这古怪气味并不算浓烈,然而在吸入少许之后,哪怕裴文德及时收敛气机,凝聚心神,却还是感觉自身原本驯服无比的气血有些微微脱离掌控,在体内翻涌起来。

    不过这也不算坏事,体内气血强度尚未足以迷惑动摇其灵智。反而在其催动下,裴文德耳目之力也比之前要敏锐,感知到了先前没有发觉的东西。

    之前他只觉得那中年男子气血虽比常人旺盛,却失之凝练,然而现下却是发觉这人气血不单单只是散乱而已,而是颇有凝涩之意,而且和那突兀起来的腥臊气息一般,裴文德也自从此人身上嗅到些许常人不该有的气味。

    “硫汞之味,莫非这家伙还信奉外丹之法不成?”

    裴文德心念电转,忽然有些明白过来对方为什么明明吐纳功夫几近于无,然而身上气血却比常人旺盛,不输于青壮男子,只是极为散乱虚浮。

    原来这不是他自己打磨筋骨凝聚而成,而是通过吞服丹汞外丹,草木之精蕴养而成。

    可是这还是解释不了对方车上那缕古怪气息还有为何对裴文德如此态度。

    “莫非?”

    视线远去,落在自己来时方向,想到那座香火不存,近乎废弃的山神庙宇,裴文德心中一动,忽然生出一个算不上完整的念头,只是当他拉回视线,看到前方人烟稠密的巨大城池后又忍不住摇摇头,觉得自己想法简直荒谬绝伦。

    “朗朗乾坤,又是在这等律法森严的雄城左近,哪里会有妖物作乱,如若当真如此,只怕这人就要先受其害。”

    不过不知不觉间,裴文德心中还是埋下一粒种子,更加戒备起来,只是对于这中年男子的提议反倒不再推辞,开口应允下来。

    跟着这男子步入车中,还未坐定,裴文德心中便是一紧,袖中右手不自觉握住那根由十数道红线绞合而成的红绳。

    到了车厢之中,那股原本淡不可闻的腥臊气终于加重几分,只是也不知是否“鲍鱼之肆久闻不知其臭”的缘故,这男子恍若未觉,反而兴奋莫名地向着裴文德介绍一左一右倚在自己怀中的两名姬妾。

    即使以裴文德眼光看来,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名正当年华,和中年男子看上去十分不般配的女子称得上妖娆二字,份外妩媚,尤其是再搭配上她们身上单薄近乎于无的纱衣,更是有着勾魂夺魄之力。

    不过裴文德毕竟读书养气有成,而且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位面中见过的四女虽然体态气质迥异,但都堪称绝色,尤为难得之处在于她们之美,不单单在于皮相,而是直入骨中。

    和她们比起来,这两个不过是庸脂俗粉罢了,裴文德眼神清明异常,毫无迷惑之意。

    看到裴文德神智清醒坚定,毫无动摇,让看似左拥右抱实则一直暗中观察他的中年男子心中更觉满意,暗自点头不止。

    “如果当真有什么猫腻,只怕就是出在这两人身上,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还是两个都有问题?”

    裴文德固然感应敏锐,但毕竟不通术法,实在看不出更多来,也就不再纠结,双手彻底解放出来,置于膝上,闭起双目,开始在心中继续推衍刚刚到手的华山养吾剑法。

    不知不觉,养吾剑意与读书生出的浩然气息生出共鸣,从裴文德胸腹间离开,释放出去。

    车厢毫无变化,然而却有一股浩然博大,充塞天地的意境渐自生出。

    “哎呀!”

    裴文德睁开眼睛,循声看去,自己侧对面,那个将大半个身躯挤在中年男子怀抱中的姬妾提起一对玉臂,不自觉拉开蔽体紫纱,露出胸前大半雪白,脸上不复先前妖娆,而是现出几分苦痛。

    细腰挺直,紫衣女子两边唇角往上一翘,细嫩雀舌缓缓舔舐嘴唇胭脂,眼神如钩剜向裴文德,竟让这原本充满旖旎靡靡气息的车厢中凭空多出一丝**裸的血腥味来。

    “原来是她。”

    紫纱女反应极快,不过一瞬恍惚,就已经将先前表情尽数藏起,借着略显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作为掩饰,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然而裴文德却是已然将其气机锁定,对于自己先前猜测再无半分疑惑。

    山神庙中避雨,裴文德因之进入轮回空间,让他对这世上神仙妖魔鬼魅之事再无怀疑。

    只不过毕竟之前十数年间他从未见识过这些,故而心中也就认为,这些妖魔鬼怪即使真正存在,也必然是藏匿在什么深山大川当中,而不会轻易骚扰人间。

    否则那些供奉的山神水祠,城隍社公之属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裴文德也是因为猜到这中年男子似乎痴迷于外丹之术才会由此及彼,生出那股腥臊气息源于妖怪的念头来,只是他也认为没有任何可能。毕竟这里已经真正进入蒲州城。

    可是裴文德却没有想到他那虚无缥缈的猜测居然为真。

    他也是突发奇想,心想着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或许天然压胜这野性未驯妖怪之类,故而才通过那养吾剑意来催动自己读书十数年养出的一股浩然起来。

    只是没想到效果居然如此显著,或许这妖怪之前行事过于顺利,疏忽大意之下,轻易便被裴文德试出了端倪来。

    重新握住那根红绳,裴文德不由在心中推衍开来,“也不知这妖怪本体为何,有什么神通手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千独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