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骑砍之异世界风云 > 第五章 相爱没那么容易(作者:大咸者摩西)

第五章 相爱没那么容易

    等到芙蕾雅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所看到的第一张面孔自然是鲁道夫,不过此时的鲁道夫正在安心驾马没有功夫去看怀里的她。

    那么现在芙蕾雅有两个想法,第一自己已经醒过来了应该起身对鲁道夫致谢,并说自己失礼了。第二个就是继续装作昏迷,而这答案很明显。

    芙蕾雅的鼻子缓缓打开,贪婪的吸取属于自己身旁男人的味道,目光中她能看到鲁道夫的大半侧脸,那张严肃的面庞能给她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就如那一天自己与他第一次见面一样,让人无法忘记。

    “或许昏迷过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丝丝甜蜜的糖浆灌注在芙蕾雅的心口,不自觉的笑容绽放在她的嘴角上。此刻的她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拉长些,甚至是定格在这一瞬间。

    不过美好总是短暂的,鲁道夫一行的第一个休息点到了。人乘马来自然不需要休息,但马跑一路是必须要吃草料的,因此鲁道夫一拽缰绳拉住了自己的马。

    而芙蕾雅连忙闭上眼睛,面色噌的一下就红了起来,与那天受尽酷刑却咬牙死扛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鲁道夫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芙蕾雅,他伸出手轻触她的额头,温热的指尖碰触到芙蕾雅的时候,她立刻浑身一颤(然后索然无味)。

    鲁道夫转头对后面的安赫鲁说。

    『等下去后给她好好检查一下,如果接下来的路程她还是经常昏迷的话,这一次行程就作废。我可不希望为了一趟宝藏,你们和她出什么问题。』

    鲁道夫说着勒紧缰绳从马上下来,顺便把芙蕾雅抱给了安赫鲁,他则先进旅店找老板去了。

    熊背上的安赫鲁笑着露出弯弯的眼睛说。

    『他走远了,醒醒吧。』

    芙蕾雅立刻睁开眼从熊背坐起,她捂着詾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安赫鲁说。

    『你也太可爱了吧,还是说你们狼人族都这么清纯啊。』

    芙蕾雅捂着脸回答说。

    『我是第一次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他之后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以前在部落里就算再英俊的公狼我也完全没有兴趣,可是他我的内心告诉我不能拒绝。』

    安赫鲁听到这番话咬着拇指说。

    『我怎么感觉这话好像在哪听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著名的案例叫华洛德灵魂认知障碍,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灵魂病症。』

    安赫鲁所说的病症其实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很像,但又有点不同。

    这里的病症原因是人在经受大量折磨后灵魂会极度脆弱,这时候如果有一个无比强大的灵魂磁场出现,那么这个脆弱的灵魂就会被这个磁场所吸引。

    安赫鲁讲解到最后的时候还不忘补充一句。

    『这是七百年前荆棘魅魔的惯用手段,她们就喜欢用火焰荆棘鞭子俘虏那些沉迷在她们强大堕落灵魂中的人类。』

    芙蕾雅听完后她的心突然有些刺痛,她单手捂着额头以往对于鲁道夫的记忆涌上心来,一旁的安赫鲁连忙伸出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手碰触她的后背,保证让芙蕾雅的灵魂不至于崩溃。

    此时的芙蕾雅双眼中充斥的全部都是黑暗,而后一股光芒进入的瞬间,她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海那里全部都是有关鲁道夫的记忆,当然这些记忆都是被混沌的颜色浸染的。

    当大量有关鲁道夫的记忆碎片从混沌的灵魂海里被捞出后,芙蕾雅将它们一点一点的重新拼接,逐渐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客观的评价,她那残破不堪的灵魂也在瞬间被点燃了火焰。

    一口黑血从芙蕾雅的口中吐出,而一旁的安赫鲁说。

    『恭喜你,找回了你自己。』

    现在芙蕾雅的双眼中一片清明。

    鲁道夫这边也终于忙完了自己的事,他出来告诉大家可以进去休息了,这时他看到熊背上刚刚呕出黑血的芙蕾雅,他从腰侧抽出一块手帕递给了她。

    这一次芙蕾雅很自然的接过手帕并说了一声谢谢,她擦干净嘴角的黑血残渍,然后顺着鲁道夫的手掌从熊背上跳了下来。

    下来的芙蕾雅做了一个放松的姿势,然后说。

    『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现在醒了。』

    此时的芙蕾雅又变回了那副自信的样子,她对着鲁道夫欠身行礼然后绕过他的身边走向了一旁的酒馆。

    鲁道夫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然后他看了一眼安赫鲁,而安赫鲁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很快酒馆中走出一位侍者,他努力咬着牙来到站在雪吼身边的鲁道夫面前说。

    『尊敬的先生和小姐,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丰盛的餐点,这些马儿和熊我会照顾好的。』

    安赫鲁从熊上跳下来,她拍了拍雪吼的后背说。

    『跟着他,有肉吃。』

    雪吼憨憨的点了点头,然后挪着步子跟在双腿还在打哆嗦的侍者身后。鲁道夫他们也吹了一个哨,听到哨声的这些马匹就乖乖跟着这位侍者走了。

    四人来到门口刚要进去,就听到门内叮了咣啷发出一阵打斗的声音,一个含混不清的男性声音说。

    『你这个諘子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

    鲁道夫偏头看了一眼正在愤怒的四人立刻说了一句。

    『在外不要随便惹事,进去好好休息然后走。』

    对于鲁道夫来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他早就不干了,并且这一次还是隐蔽行踪出门,真的没必要随便惹事。

    虽然鲁智深和张飞都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但他们的王主都发话了,也只能咬着牙瞪着眼浑身杀气腾腾的走了进去。

    而当鲁道夫一行进入的时候,看到了被掀翻的桌子和满地狼藉的现场,他们随便一眼就看到了地上鼻青脸肿嘴角还在流血的女招待,以及一位非常肥胖喝的满脸通红的醉汉。

    这个醉汉一边撸着衣袖一边往嘴里灌酒,然后他将那个染血的酒杯扔下那个女招待,接着呲着牙犹如母狼的芙蕾雅立刻站了出来,她一脚将酒杯踢回到醉汉的脸上并说了一句。

    『你这个人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骑砍之异世界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