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骑砍之异世界风云 > 第六章 仁慈既错误(作者:大咸者摩西)

第六章 仁慈既错误

    回旋飞舞的杯子以极快的速度砸在了那张有着酒糟鼻的脸上,一声痛呼让酒馆中的半数人站了起来。

    芙蕾雅身后的侍女看着如此多的人站起来的时候,她仓皇的向后退,一边退一边指着芙蕾雅说。

    『是她打的你,我和她不认识。』

    一路急退的她贴到墙壁的时候,立刻用手扶着墙壁努力撑起颤抖的双腿,以一个很慌张的姿态跑进了酒馆里的后厨。

    而吧台之上,酒保样子的男人正在那里慢条斯理的看着场中的一切,也没有人出来专门制止。

    鲜血从鼻腔中不断滴落,男人捂着鼻子恶狠狠的说。

    『全部给我上,抓住这个敢打我的諘子!』

    酒馆中剩余的顾客自动让出一条道路,而站起来的十多个人纷纷从自己腰间抽出武器,有短剑有长剑快刀匕首简直能开一个武器行了。

    而那个胖子的武器是一柄巨斧,他将一口血痰从口中吐出,骂骂咧咧的握紧巨斧缓步走了上去。

    芙蕾雅目光看了一圈,在明白自己是被包围之后,她本能的看了一眼门口,再见到鲁道夫他们无动于衷后,这头狂野的小母狼没有选择呼救,而是倔强的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横在詾前。

    这些恶棍并没有急匆匆的冲上来解决战斗,而是一边大量她的容貌和身材,一边慢步靠近。就像是猫戏老鼠一样,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落在了芙蕾雅的肩上。

    滑腻冰冷的汗液浸透了芙蕾雅握住的匕首,她的喉咙上下蠕动艰难的拖延口水。

    这些恶棍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他们形成的半包围结构能有效的控制住芙蕾雅任何可以出逃的方向,并随着阵型的收紧芙蕾雅被擒住那是迟早的事。

    门口的安赫鲁用手肘碰了一下鲁道夫,但很罕见的鲁道夫并未回应安赫鲁,他依旧是目光沉稳的盯着芙蕾雅的方向,宛如一尊石像。

    芙蕾雅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她体内的狼性催动着身体活动起来,只见她呲着牙露出尖锐的犬齿,压低身体向前冲的时候就像是一匹真正的饿狼。

    短小的匕首在空气中擦出一道细小的光芒,那光芒一路直上直指一名恶棍的喉咙。

    匕首虽然锋利迅速,但芙蕾雅还在发育时期,她那胳膊根本无法与这些人高马大的恶棍相比较。

    只见一个恶棍单手出拳直接砸中了她的右半边脸,然后她就像是一个旋转的陀螺一样向后面的墙壁极速飞去。

    『砰!』

    芙蕾雅就像是一个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一样砸在了冰冷坚硬的墙壁之上,然后她又像一块从玻璃上滑下来的海绵,缓缓的从墙上滑落到了地上。

    芙蕾雅感觉自己的右半边脸麻麻的,她的嘴角破裂开来一丝丝鲜血从那里往外渗出。她捂着晕乎乎的额头站了起来,眼前满是金星。

    芙蕾雅是一位拥有超凡嗅觉的狼人族,在同一时间她就闻到了一股特别浓重的酒臭味,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占满了她的整个视线,随后就是一次重击!

    芙蕾雅感觉自己都快要胃给吐出来了,她眯着眼睛扶着自己的腹部,但又感觉头皮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像是那些毛发纤维要离开她的头上一样。

    恶棍看着晕乎乎的芙蕾雅说。

    『虽然你是一个讨人厌的諘子,但是你就算挨了这么多打也没有痛叫出声,这一点值得我记住。不过接下来你一定会叫的,嘿嘿嘿。』

    芙蕾雅晕乎乎的脑子里听到的只是含混不清的扭曲话语,直到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啧啧啧,发育的很不错啊,这该死的冬天把这些可爱的小玩意都给封存住了。但这又像是开酒桶,在没有开启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那桶酒是好是坏。』

    恶棍粗重的鼻息让芙蕾雅感到本能的害怕,这时候的她不在像是一头母狼,而是一位无助的少女,她发出了这一辈子的第一声尖叫。

    『王主,我有点控制不住了。』

    鲁智深双拳紧握目瞪欲裂,一旁的张飞也是发须皆张说了一句。

    『俺也一样。』

    鲁道夫的脸上看不清喜怒,他依旧是那副冷静的样子,他的手紧紧的摁在安赫鲁的肩上,尽管她正在努力啃咬自己的手,但鲁道夫依旧是那副表情。

    他看着芙蕾雅脸上惊恐的神情也知道差不多了,所以他开口说。

    『那就上吧。』

    霎时间一股澎湃的战气潮流从酒馆中迸发,浑身黑气的张飞冒着黑烟就像是一个雾中恶鬼,猩红色的光芒在雾中时隐时现,一条壮的不像人的手臂从雾中破出抓住一个恶棍。

    那恶棍壮如牛的身体也经不住张飞那样爆炸性的力量,直接被拖进雾中,然后一声拳响一个已经失去意识的恶棍便从黑雾中缓缓倒出。

    鲁智深大嘴一张深吸一口气,一股恢宏的金色战气从他体内迸射而出。

    但见鲁智深大踏步豪气冲天的迈了出来,一把抓住恶棍的衣领子攥起砂锅大的拳头恶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一拳齿落鲜血崩裂,二拳人昏四肢渐冷,三拳升天佛渡恶念!

    他们心中的正气、侠气、豪气皆在拳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恶棍们手持刀剑上前立刻被二人单手擒住,然后二人像拧麻花一样将这些刀剑拧成几股,这些恶徒在他们手中比这刀剑还轻松。

    这二位门神般的存在站在已经吓尿裤子的胖男人面前,他将斧刃架在芙蕾雅脖子上搂着她像个孩子一样跪在哭着地上祈饶。

    鲁智深看到这一幕感觉肺都要气炸了,他给张飞使了一个眼色,张飞立刻伸手握住了那斧刃的柄处用力一掰,只听咔嚓一声胖男人的脸色瞬间变成惨白,他扔下芙蕾雅转身就要跑。

    此刻攻守易型。

    鲁智深浑身金气猛的激增,一把抓住胖男人的肩膀对准他的面门又是三拳,只不过他只能挨过第一拳就没了气息。

    酒馆里的客人看着满地的尸体都有些坐不住了,当他们准备起身想要离开时,就听到鲁道夫说了一句。

    『现在,谁动谁死。』

    张飞和鲁智深立刻向周围递去凶狠的目光,霎时间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鲁道夫松开了安赫鲁,而她也立刻跑到芙蕾雅面前伸出散发着温暖白色光芒的手。

    芙蕾雅身上的伤痕就像是时光倒退一样开始极速消失,然后她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溺水中脱离出的人一样,抱着安赫鲁大口大口的呼吸。

    安赫鲁抱着芙蕾雅转过头对鲁道夫第一次用较为严厉的口气说。

    『这一次我认为你做的太过分了,她很冲动是没有错,但她的年纪也不过十五岁,你不能指望一个孩子一辈子不犯下错误。』

    鲁道夫的神情依旧目光冷然,他转过身背对着安赫鲁和芙蕾雅说。

    『我曾对她和你们发出过警告,还只是一个孩子并不是她犯错的借口,犯了错就必须承担犯错后的责任。

    现在立刻休息,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鲁道夫说完便离开了酒馆门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骑砍之异世界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